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十章 难度倍增
    夏侯欢自诩很会看人,因此亲自前往西堡中学面见杨锐。

    而他见到杨锐的第一感觉是:太帅了。

    陪夏侯欢同来的女助理更是将随身的提包抱在了怀里,两眼直冒星光。

    80年代帅哥的标准就是里的三浦友和,里的郭凯敏,都属于原生态的帅哥浓妆艳抹的电影形象。

    杨锐原本就有一张帅脸,身材姿态却是比现在的明星还要好,又是无比自信的做实验当中,瞬间掳获了参观者的心。

    夏侯欢一个40岁的中年研究者,看到黄金比例的长腿欧巴,瞬间亮起了观人神经,仔细观察了杨锐的面相,心怀愧疚的对贺海川说:“我前面还想,一个高中生怎么能做发表这样的论文,设计出这样的图样,写出这样的公式,看到杨锐做实验做的这么用心,原因不言而明。”

    其实,研究所里做实验用心的人多了,夏侯欢自从发了以后,一向是看不起他们的。躲在黑黝黝的实验室里,佝偻着腰,看文献看的斗鸡眼,然后伏案写作累的面目苍白,双眼赤红,一个不小心还会出实验世故,何时有出头之日?

    而之所以看得起杨锐,也是同样的原因。

    长的帅!

    古人有相面之术,非常复杂,不同的人写的还有互相矛盾的地方。但是,这门技能其实是非常有用的,而且是每个人都可以用的。

    他的核心简版用一句话就能概括:长的帅的人有前途。

    招聘的时候,一群985和211的毕业生,抱着脑袋那么厚的证书来应聘,简历多的读都读不完,用观人之术一看就知:应该选长的帅的。

    选合作经销商,从一百个报名人里挑20个,时间紧迫怎么办,用观人之术一看就知:应该选长的帅的。

    追求的人太多,条件都很好怎么办,用观人之术一看就知:应该选长的帅的。

    夏侯欢运起观人之术,激动握住杨锐的手,再满意不过的点头:“和杨先生这样的人合作,我感觉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在杨锐询问的目光下,贺海川不好意思的站了出来,将酒桌上的合作提要说明了一番。

    杨锐“哦”的一声,却道:“先容我整理一下实验材料,你们在外面稍坐,我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借着这个时间,杨锐也将迅速的将此事考虑了一番。

    专利授权费什么的是不用考虑了,国内的专利法还没出台呢,出台很长时间以后,也没有好效果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代表他就只能忍受对方山寨。

    想山寨,你也得有山寨的技术不是?

    自制一台蒸发结晶器是挺简单的,可简单也是相对的,上百个步骤,对于做过的人来说也还轻松,可对没做过类似产品的人来说,却是重重难关。贺海川愿意答应做一台结晶器给杨锐,就是想借他闯过难关。

    杨锐用不着专利许可,他用自己掌握的技术,就能占据谈判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中国古代的技师没有专利保护,一样有传承千年而独享技术的,国外的可口可乐也不是靠专利来保护自己的产品不被侵权。

    医药公司不申请专利而采用技术保护的范例更多,因为医药是一种特殊商品,不是用罚款等措施就能阻挡山寨的,关于伦理的争执从来就没有停止过,也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杨锐想明白了细节,脱下实验服道:“老魏,麻烦你接管一下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做实验,是不是能署名第二作者?”魏振学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,杨锐的上一篇论文寄去了国外,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如何,但这种期待感比驴子前的胡萝卜还诱人。

    杨锐微笑:“你要是把以后的实验都做了,给你第二作者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搞化学的,不是搞生物的。”魏振学扭捏的渴望。

    杨锐暗说一声“逗”,道:“你也说自己是搞化学的,拿一个生物期刊上的第二作者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评职称的时候,谁管你发表的是什么类型的期刊。”魏振学这时候清醒的很,瞪大眼睛问:“怎么样?反正你的第二作者也空着。”

    杨锐想想,道:“你给我多做半年的实验助手,下次你参与的论文,就让你做第二作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参与的论文,本来就应该给我署名吧。”

    杨锐叹口气:“你是没有老板啊,要是参与实验的都署名,一篇论文里就全是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读三年研究生,要给导师做的实验找的资料不知多少,能有一篇署名的,就算导师摸着良心做人了。

    魏振学想想点头,又道:“时间太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六个月。”

    魏振学毫不犹豫的同意了:“说定了,到时候一定要给我署名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到时候要署名的文章多的是。”杨锐接着想:半年和六个月究竟是什么区别,让这货立刻同意了呢?

    只能是逗吧。

    出得门来,到了旁边新建的锐学组活动室,夏侯欢已经摆好了架势。

    小小的茶几上,四个大茶杯摆在四角,中间的茶壶却被一瓶茅台给取代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喝酒,有点早了吧?”杨锐闻着空气中的酒味有点发怵。他身体挺好,但酒量却没有练出来,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不太想练出酒量。酒精考验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夏侯欢请杨锐坐下,然后给四个茶杯各倒半杯茅台,笑道:“我和外国人谈生意的时候,人家总喜欢倒酒。不过,洋酒名字好听,喝起来真不怎么样,咱们今天,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……来,坐着聊。”

    杨锐苦笑看着半杯子茅台,道:“我还读高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您能设计出这东西,还不能喝酒?小贺,你说是不是?”夏侯欢拉了贺海川一把,他和杨锐等于是不认识,需要贺海川搭个桥。

    贺海川笑笑说:“我们厂里的小青工,有的才十五六岁,也照样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给我吧。”杨锐把茶杯攥到了手里,抿了一口,就对夏侯欢的劝酒置若罔闻了。

    夏侯欢有求于他,不敢逼迫,自己喝了两口酒,觉得不是味道,摇摇头,道:“老外的喝酒法子不对,这样,先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他开了一包新中华,挨个发烟。

    杨锐无奈接过烟,心道:给18岁的我发烟,现在的大人都怎么了?

    “直说吧,我实验正做了一半,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痛快,我这个人也不爱绕圈子。”夏侯欢笑着看了身后的沈平辉,说道:“这位是咱们平江生研所的沈所长,他看了你的公式,大加赞赏,我这么一琢磨,就想,既然是沈所长看好的人,那一定厉害,这不是又遇到小贺,我就思量着,把你的这个图纸给做出来,让更多的人用。这不,咱是来请您同意,顺便,请您做我们的技术指导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假话,也没说实话,终究是把杨锐给当中学生了,想用恭维话堆出实惠来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像是没听懂似的,问:“你是生研所的?”

    夏侯欢笑笑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研究所也做生意啊。”杨锐故作惊讶的看向沈所长。

    夏侯欢顿时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沈所长哈哈一笑:“他是我们所的下属单位,生物器械所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还以为是国家要征用我的设计呢。”杨锐一句话就把夏侯欢给堵住了,又道:“我把图纸给了贺海川,是因为我大舅在西堡肉联厂,他们缺钱,又想做一套结晶器,这个正好。其他人,我不太熟,你们现在拿到了图纸,要做结晶器,我也没办法,但我自己很忙,给你们做技术指导的事,恐怕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来二去不就熟了。”夏侯欢笑着敬酒,恭敬的道:“这个技术指导的位置,非您莫属,有您参与,这个结晶器做出来才像样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年复读,再考不上大学,家里面也说不过去。所以,我就不参与此事了。”杨锐说什么都不答应。

    夏侯欢好话说尽,都被高考给搪塞住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夏侯欢道:“要不然,我和您父母谈谈?”

    “您和我父母谈也没用啊,他们又不懂结晶器。”杨锐摊开手笑了。

    夏侯欢这才有点醒悟,连忙问:“您的意思呢,你说,我能满足的都满足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是不是真的能满足,还不是看他。

    杨锐微微摇头,道:“现在说没意思,你要是真的决定要做,就自己组织人手研究一下。你是请我做技术指导,不是做苦工吧?”

    夏侯欢“啊”的一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其实就想杨锐帮忙做工,什么技术指导之类的都是名义而已。他的器械所原本就是个皮包公司,总共三个半人,除了自己,没有一个技术员。不过,生物研究所有自己的工厂,他原本计划承包下来,工厂要解决的技术问题,全部交给杨锐,哪知道被杨锐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“技术指导就是技术指导,就是指导一下。”夏侯欢不由的重新评估杨锐,沉吟了一下,问:“这个,生产上遇到的问题,杨先生也没遇到过吧,不如,咱们约个时间,一起到厂里讨论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。”杨锐这次回答的更快了。他是准备让夏侯欢先体会一下难度,再谈合作。如果夏侯欢因此而放弃,他也无所谓,反正是没损失的事。

    夏侯欢就挠头了,承包工厂是要花钱的,到时候要是生产不出东西,可就抓瞎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确定了产品再承包工厂的,现在换了过来,难度何止倍增。

    沈平辉有点好笑,在椅子上扭了扭,道:“杨锐,你这个公式,是怎么算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