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十七章 看不懂图纸
    “你们这个学习小组,有多大机会考上大学?”

    “补习是怎么算的?住宿怎么解决啊。”

    “高一能不能进?早学一年,是不是好考一点啊?”

    耳边的噪音,瞬间把杨锐的实验室吵爆。

    大舅段华向杨锐歉意的笑笑,虽然提前打了电话,可担心子女的父母爷奶,还是一股脑的冲了进来,将房子塞的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正在摇烧瓶的杨锐尝试着整顿秩序,发现没有效果以后,干脆不理他们,站到试验台的另一边继续做实验。前两天在西堡肉联厂的阅读室里,那两名研究人员给了他很好的启示,使得杨锐决定将辅酶q10的结晶工艺作为新的研究点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辅酶q10扬帆启程的时代,结晶作为生产工艺中的一环,不仅是研究的热点之一,而且能够带来明确的利润。更重要的是,结晶在一系列的生产工艺中,属于比较简单的,仅需简单的设备,甚至自制设备,就可以进行。

    但它带来的产率提升和其他的工艺相同或相似。

    而且,30年来的各种结晶工艺的发展非常完善,有着相当的延续性和层次性,杨锐本人数次参与辅酶q10的生产,做一些重复实验进而申请专利并没有难度。

    他做着实验不理人,闻讯而来的王国华等人一看,立刻将人群和实验仪器分开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众人安静下来,邵工从后面挤了上来,满头大汗,道:“杨锐啊,别责怪,我们本来要在宿舍那边等你的,又觉得影响不好,就找了过来,一激动,就都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邵工来了。”杨锐漠然的点点头,道:“各位先到外面吧,我把手里的工作完成了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大伙先出去吧。”邵工指挥着,让家长们都退出实验室。

    后面过来的曹宝明等人也帮忙疏导,将人又拉又推的给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段华留了下来,不好意思的道:“本来说好是一家来一个人,然后在外面等你的,可到了地方就乱了,拦也拦不住,都急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看的出来。”杨锐笑笑,道:“不过,以他们的态度,我觉得应该先做两个小时实验再出去,他们估计就没那么着急了?”

    杨锐说着回头,道:“再称一份,重复一遍。”

    魏振学“嗯”的一声,开始指挥着何成工作,他是向来不管学校里的事的。

    大舅段华听的满脑子的浆糊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刚才的态度,我觉得不像是对待老师,更像是对待其他的普通学生。”杨锐完全进入了补习老师的状态,颇为严肃的道:“虽然我的确是个学生,但我是能给他们子女拉分的学生,所以,我觉得等两个小时,让他们冷静一下,明白自己在要求什么,明白自己在向谁做要求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段华不由的重新审视杨锐,每次见面,这个外甥都能给他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杨锐的话,段华笑了,说:“这些人脾气不一样好,你让他们等两个小时,就不怕他们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生我的气没关系,承您的情就行了。要我说,如果生气就能加20分,他们估计气死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段华莞尔:“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晾他们一会,最后愿意加入的,可以跟着锐学组,做入组积极分子,但不能做锐学组成员,除非有人推荐。另外,所有用到的复习资料,饭费住宿费,还有补习费,他们都得自己掏。”杨锐接着特别说明道:“不赚他们的钱,但也不能让他们占了便宜,另外,没加入锐学组的都得叫我老师,差不多是这个规矩,我一会儿给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都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都不愿意?邵亮下一次考试,应该能有320分到350分,到时候,抢名额的就不是他们这么几个人了。”杨锐对锐学组产生的轰动有所预料,搞大清洗也是为了现在的队伍纯洁。

    之后再加入锐学组的人,心态也会变的不同,杨锐准备把他们看作是普通的补习班学生。唯有那些被看中且志同道合的学生,才会被拉入锐学组内。

    可以说,筛选将越来越严格,而锐学组内的优越感也会越来越强,而优越感和责任感是相互纠结促进的产物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杨锐再走出实验室的时候,等在外面的学生家长果然镇定许多,且面有不愉。

    “希望我们明确一点,不是我求你们做什么,是你们要求我做什么。”杨锐开章明义,语调并不讨喜。

    这份人情是送给大舅的,至于他自己的,等学生到了手里,还不是想要就有,因此,他根本不追求讨喜。

    但是,学生家长们就吃这一套,大家互相看看,表情都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杨锐将适才说给大舅的话,捡着需要的说了一遍,再道:“我是因为大舅的原因,愿意收部分人做旁听生,想来的,就过去签个名,等于是转学到西堡中学的复读班了,学费住宿费和餐费都按照复读班的标准交给学校。不过,他们到时候跟着我们锐学组听课就行了。另外,我们是全封闭教育,没有得到同意就不能回家,当然,要是有人真的不乐意了想彻底退出,直接离开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家长们的想法都变了。

    有人小心的问:“真的能考上大学?”

    “肯定比他们现在考上大学的几率高。”杨锐回答。

    “比邵亮怎么样?他以前和我家小子的成绩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杨锐看了看对方,道:“邵亮是锐学组的后备组员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的太明白,特权的效应就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纷纷询问如何加入锐学组。

    杨锐摊开手,回答道:“这个要靠学生自己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此回答,再次激起了家长的情绪。

    在工厂里操持惯了粗苯机器的工人,通常并不斤斤计较,但也不会温柔体贴,众人很快就把杨锐给围了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的又问又喊。

    即使有曹宝明等卧推组的成员帮忙,也不能抵挡这些老爷们和老娘们的推挤。

    就在乱成一锅粥的时候,外圈传来不一样的吼叫:“这个是你画的吗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问题?

    吵吵闹闹的声音莫名的停止了,齐刷刷的看向后方。

    “那个,廖师傅……李主任……段厂长……”两名年轻人一个个的打招呼,然后拿出一叠草稿纸,问:“杨同学,你前两天给了我们一些图纸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怎么找到我的?”杨锐表示惊讶。对面两个家伙,正是他在西堡肉联厂的阅读室里,遇到的两个毛毛糙糙的年轻人。而他们手里的草稿纸,也正是杨锐用两个小时画出的蒸发器图样。

    “你在阅读室里登记了,我们问了一下就知道了。”站在前面的年轻人浓眉大眼的,有点小品演员的感觉,自我介绍道:“我们是西堡肉联厂脏器生化组的,贺海川,他是宁民。”

    杨锐拍拍脑门,他本来计划做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好孩子的。

    “找我是做什么?”杨锐不得不问。

    贺海川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,说:“图纸上有些东西,画的不太清楚,我们就想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锐心想,这不是废话吗?两个小时画出来的东西能有多详细。

    当着一群人的面,他没好意思损他们,遂道:“我是考虑你们在阅读室里,能查一些资料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们查资料自己补充不行?

    贺海川和宁民讪笑着,小声道:“我们这几天都查资料呢,有些东西,实在是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杨锐愣了一下,无奈道:“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画的蒸发器较为成熟,虽然不是什么超前技术,但也不是很常见的,否则也不用画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,要找的确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贺海川连忙将草稿交了上去,说:“里面的循环部分有点不太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电机带动的……”杨锐搜索了一下记忆,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周围的家长们围观片刻,只见一人突然转身去签名,其他人才突然醒觉,齐齐的扭头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