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六十七章 报告会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的学长,师兄了。”赵丹年将队伍拉了过来,用骄傲的语气介绍道:“咱们西堡中学也是几十年的老校了,到了这一届才终于起来了,很不容易。你们家长把你们送到学校来,也是希望你们能延续上一届师兄的辉煌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学生仔自然是齐刷刷的说“好”,纪律性首先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王国华的大为振奋,挺胸抬头,恨不得吼一嗓子,脸上的汗水都变成了油光。

    赵丹年却是毫不犹豫的将杨锐顶在了前面,说道:“杨锐是咱们83届的状元,是咱们溪县的状元,南湖市的状元,更是咱们河东省状元,以及全国状元。我不要求你们也能取得相同的成绩,但是,我希望你们能以此为目标努力。”

    杨锐乖乖的站在赵丹年前方当道具,一旦说话说到这里,也就没有道具开口的份了。

    学生们的目光迅速集聚在了杨锐身上,而横幅下方的领导们,也纷纷向这边示意,在任何时间,状元的名头都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,比起飘忽的成绩,杨锐现在最引人关注的是他的装束。

    高级手工定制的羊绒大衣,美利奴的羊毛围巾,还有笔挺的西裤和皮鞋……再加上杨锐的天生帅气,普通学生哪见过这个,就是小县城里的干部,也没有接触过杨锐这般光鲜打扮的。

    而现场的情况,恍惚间很容易令人以为,杨锐的玉树临风之势是因为他上了大学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要是上了大学,就能变成这样,在场的男生女生都要冒出星星眼了。

    杨锐乖乖的做背景墙,在摆姿势照相的同时,还和曹宝明讨论怎么烹饪老鳖。

    野生老鳖还是不容易买的,要不是过年时间,人们的购买力大增,市面上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,不像是野鸡之类的山货,老鳖是越大约好吃的。到30年以后,两三斤的野生甲鱼还可以用千元内的价格买到,到四五斤重的野生甲鱼就要每斤数百近千元了,至于七八斤重的老鳖,能不能见到就纯凭运气了。

    车上的背篓里就有两只七八斤重的老鳖,虽然多出了价格,但想想就觉得舒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这种时候,唯一能想的事了。

    县里的宣传干事也拍了两卷胶片,临近黄昏,这一系列流程方才结束,县里的宣传干事过来通知,说:“我们计划后天再弄一个正式的报告会,你们回去以后都准备一下,自己写一个报告,要真情实感的,咱们到时候宣讲的时候读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顿时愁容满面,说:“从来没写过报告,不会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大学生了,写个报告算什么,你看看我,才是初中毕业,还不是天天写报告,认真写,肯定能写出来。”宣传干事小有点得意,顺便炫了一下自己,又道:“你们写出来的报告拿过来,我再帮你们润色,每个人都要自己写,这样才能写出特色和不同来。”

    “后天不行。”市里跟来的中青年干部出声了,说:“市里的计划是大后天做报告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县里做一天报告,大后天送过去不就行了?”宣传干事并不因为对方是市里来的而怯懦,时间可是领导确定好的。

    市里来的中青年干部摇摇头,说:“首先,你们一天不一定能做完。其次,连续做两天的报告太累,第二天的效果发挥不出来。另外,市里还想让他们做个预热,连续排班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宣传干事又争辩了两句,没说过,只能道:“那我再去问问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市里来的中青年干部撸起袖子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杨锐赶紧拦住两个人,说:“我们是回家过年来了,你们这一天天的报告会,那就什么事也别干了,是不是参考一下我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见是啥?”宣传干事和市里的干部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回家,休息一段时间,最好是春节结束了,咱们再商量做报告的事。”杨锐说完看看后面,道:“我不代表其他同学,我觉得这是个人决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集体决定的事。”市里的干部驳了一句,旋即又道:“做报告对你有好处,对你们都有好处,你想想看,这样的报告会可不是想开就能开的,等到下一届的高考完了,不管考的好还是不好,再开报告会也轮不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县里的宣传干事也道:“不管你们以后回不回来,混个眼熟总好吧,这报告会的规格很高,市县的主要领导都要来的,说不定省里的领导也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杨锐不说话了,让其他人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沟通一下。”宣传干事扯着市里的干部走了。

    一会儿,回来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杨锐。”段航远远的和杨锐打招呼,笑道:“我被派来做说客了。”

    杨锐讶然,转瞬笑了起来,给了段航一个大大的拥抱,问道:“他们给你开了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送一个老婆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嫂子管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嫂子的舅舅是县宣传部的。”段航摊开手,呵呵的笑道:“县城里就是这样子,一团连着一团,不过,你也不用太给面子,免得他们蹬鼻子上脸。”

    “但报告会还是得参加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先答应下来,到时候是否参与,还是由你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临时告诉他们去不了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有其他人去就行了,他们要是不爽,你就说你嫂子的舅舅是县宣传部的科长。”

    杨锐哈哈的笑了出来,问:“市里的报告会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坏处了。”段航回头看看,又道:“如果你参加市里的报告会,有可能被推荐到省里再去参加报告会,今年的教育系统的年终报告,估计都要提到全国状元,你就是明晃晃的政绩呀。”

    杨锐哑然失笑:“那我要是不去的话,是不是还要得罪人?”

    “得罪了也就得罪了。”做警察的段航某些时候还是颇执着的,笑道:“你以后回河东省工作,参加报告会当然是大好事,你要是不准备回来了就无所谓了,得罪人又能怎么样,一个县教育局,或者省教育厅,也拿你没辙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段航又道:“但换一个角度来看,其实也就是浪费几天时间,别人想露脸还露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了等于没说,算了,我弄了点老鳖,跟我看看去。”杨锐换成贼兮兮的表情。

    段航的口水也一下子涌了出来,说:“路上买的吧,有多大的?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七八斤了,给你们留点,剩下的带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高高兴兴的分了老鳖,再和冷静下来的宣传干事们敲定时间。

    紧接着,段航骑着摩托将杨锐送回西寨子乡。

    学生们则分道扬镳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,在街道的另一端,有几双眼睛悄悄的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