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六十三章 漂漂亮亮
    每天早晨,理查德都要大谈他的美国精神,并有意无意的暗示自己有带人去美国的意愿和能力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理查德才懒得说这些话呢,那时候,他的理查德实验室资金充裕,要什么政策有什么政策,无论是来自北大的老师还是学生,都能安安稳稳的呆在实验室里,一边做研究赚补助,一边积累经验和资历,即使理查德什么都不提供,也有北大给他兜底。

    然而,好日子总是过的比较快。为了节省经费,理查德实验室的补助变少了,条款要求多了,试剂等材料也开始讲究节省了,最让理查德担心的是北大的政策变化,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培养一批研究员了。

    实验室的吸引力下降了,工作量还大大的增加了,理查德能谈的,也就只剩下精神了。

    好在80年代的中国依然淳朴,勉强让理查德给骗了下来。换成20年后的中国实验室,光谈理想和精神的老板,早就被人给丢开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朱家豪和胥岸青依然觉得郁闷,而两人排解郁闷的新方法,是用少的可怜的吃饭时间,顺便偷听其他同学的谈话。

    哪个系的学生先放假了,谁谁谁传出绯闻了,哪里又有两只野鸳鸯被巡夜的给抓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80年代的学生一样分泌荷尔蒙,一样被荷尔蒙催的成双成对,不同的是,20年后的学生至少有钱开个房什么的,80年代的学生就不用想了,有钱也没地方开房去。

    当然,80年代的光棍汉更多,像是朱家豪和胥岸青这种****夜夜被堵在实验室里的学生就更是没有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在被理查德摧残的日子里,朱家豪和胥岸青只能从食堂里的聊天获取力量,现在,就是让他们自己聊天,他们都累的没精力去聊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,清华有个特漂亮的女生,最近几天,都到咱们学校找个男生。”突然,一队人端着饭盒路过,边说边分享信息。

    “有多漂亮?”同行者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有点郁闷:“你们就不想知道她来找哪个男生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我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漂亮法子?”这位最直接,连解释都省去了。

    传消息的这位叹口气:“多漂亮我也没见到啊,光听人家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没问一下?”

    “问倒是问了。还是说漂亮呗,皮肤白,眼睛大,嘴唇红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养的羊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没有朋友圈没有qq没有校友网的日子里,流言蜚语都来自于口口传播,除了准确率低一点以外,效率其实是不低的,更难得的是这种信息还不要求准确,只是传播,说的人开心,听的人快乐。

    忙的没朋友的朱家豪竖起耳朵来听,见对方坐的远了,颇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胥岸青一把拽住他,却是主动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朱家豪稍微有点不好意思,小挣脱瞬间,也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几个人终于说到了男生。

    只见掌握着消息的男生神神秘秘的道:“她找的这个男生,据说才是大一。”

    “才大一?”

    “大一我们不认识呀。”

    趴在桌子上一起觉得神秘的男生大为扫兴。

    只有传消息的男生不急不躁,说:“你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系的?”又有人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消息男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见过别的系的新生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听到。”消息男不再吊胃口了,咳嗽一声说:“生物系的杨锐,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听说了,是在国外期刊上发表了论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一个外国的实验室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香港的实验室,港资,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怎么就变成外国的实验室了?政治都学狗脑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那些做什么,我看学政治的才是狗脑子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旋即开始进入了热烈的政治话题讨论,同时伴生的还有方法论等等严肃问题。

    和流言蜚语的八卦比起来,80年代人显然更喜欢政治卦象。

    朱家豪看了胥岸青一眼,问:“杨锐还有时间和清华的女生玩?”

    “兴许就是见个面。”胥岸青从理智上认为,杨锐浪费时间在女生身上是值得高兴的事,但从本能上,胥岸青又觉得不爽。

    朱家豪撇撇嘴,说:“咱们连吃饭都要看着时间,他有时间见面就了不得了,哎,你说,要不要给理查德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说杨锐没有像咱们一样,整天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呀,让理查德也轻松些。”

    胥岸青哼声道:“骄横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说杨锐呢,骄横透顶,现在不想办法保持优势,难道真以为自己能赢了加州大学的教授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已经赢了。”朱家豪相当不解。

    胥岸青语气一滞,道:“他赢了一次,不代表次次都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进度比咱们快呀。”

    “也快不了多久了,他也最多就提前我们一个月的进度。”胥岸青说到这里,语气稍微有点虚。

    朱家豪呵呵一笑,说:“我觉得不止一个月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一个月的进度,他也没有领先多少,只要实验出一点问题,我们就能追上几天时间,何况是谈情说爱,每天都被耽误工夫。”胥岸青说着说着,就气愤起来。

    朱家豪不解的问:“你生气啥呀,这不是好事吗?他耽搁了时间,我们追上进度,给他个教训,这不是你之前告诉我说的,说你要赢的漂漂亮亮!”

    “我不光要赢,还要赢的漂亮,赢一个骄傲自大的杨锐有什么意思!”胥岸青拉着朱家豪,开始向外走,说:“他现在连实验室都不去了吧,这算是什么!”

    朱家豪被拖着走,小跑着问:“咱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见杨锐!”

    “见杨锐干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警告他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要赢的漂漂亮亮,不给他借口。”胥岸青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朱家豪整个人都蒙圈了,他一方面觉得胥岸青说的好有道理,另一方面,他又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朱家豪轻声说:“咱们就是理查德实验室的实习生,赢杨锐和咱们没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胥岸青的脚步一绊,却是充耳不闻,走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