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五十二章 3月20日第二...
    朱家豪停好自行车,顺着实验室的后门,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,换上白大褂,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站到了试验台前,准备继续之前的实验。

    然而,所谓的“偷偷摸摸”其实是朱家豪想象中的偷偷摸摸,他一个平时都不会逃课,上课不知道早退的老实孩子,哪里懂得利用视线盲区之类的高级技巧,他所做的也就是弯腰低头,不去看实验室里的其他人,这种偷摸技巧,不过是让他变的更明显而已。

    理查德的实验室里总共也就是不到10个人,突然多出一只穿着白大褂,蠢萌蠢萌的板着脸的实习生,实在令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“朱家豪,你怎么才来?我等你等的都饿了。”刘助教的眼睛有点发红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出去走了走。”朱家豪低头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让你做实验,你做的丢三落四的,出去玩倒是不用人教。”刘助教随口撒气,继而问:“胥岸青呢?”

    “胥岸青去,去问其他人了。”朱家豪的脑袋深深的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刘助教懒得再问,道:“先过来帮忙,今天忙成这样,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,你先去配溶剂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命令,朱家豪如蒙大赦,连忙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等他把溶剂配好,刘助教检查以后,送到主实验桌上,两人才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刘助教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然后审视着朱家豪,语态轻松的问:“打探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打探到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是没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问谁了?”刘助教慢悠悠的喝着茶,这是他们难得的闲暇时间,等下一段实验开始以后,会再次忙的连撒尿的功夫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好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问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普通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闪闪躲躲的做什么。”刘助教察觉到了不对,不由的细问起来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之下,朱家豪就词不达意了。

    刘助教皱眉想了想,问:“杨锐发表的论文内容,你问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“知道……一点。”问到这个时候,朱家豪已经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刘助教却是闻言大喜,忙道:“说说看,杨锐的论文内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先从知道的部分说起,仔细说。”刘助教说话间,就将朱家豪拉进了休息间,一手拿了纸笔,准备边问边写,同时,这也是避免别人听到了朱家豪的话,跑去理查德那里抢功。

    朱家豪百般推脱,总归是被刘助教一点一滴的给榨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论文内容的问题被榨干净以后,刘助教反而有点不相信了,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杨锐是在庞校长的逼迫下,为了抢先发表论文,只写了一个小论文?”

    “庞校长威胁杨锐,如果不能提前写出论文,就要怎停他的课,给处分,开除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庞校长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朱家豪傻笑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有点像是杨锐被庞校长给气到了。也有可能。”刘助教知道庞校长是自己这边的,他扪心自问,如果他要整一个学生,肯定也会提出一个完不成的要求,然后在他不能完成的情况下,给予惩罚。

    朱家豪继续傻笑。

    刘助教继续沉思:“也不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又看看手里的记录,道:“仅仅说明克隆突变基因,分析钾通道的方法,这种论文实属浪费,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朱家豪懒得想,也确实不知道。

    刘助教却是自问自答,道::“也影响不到我们,我们的大论文最晚两个月左右就能发表,到时候,刚刚知道这个创意的学者还没有多少呢,这样的时间差,我们连引用都不用给他,甚至可以反过来说他剽窃我们。没有实验数据,光有点子,那不是论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什么了?”刘助教决定寻找旁证。

    朱家豪摇头:“再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仔细想想,别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就聊了聊小白鼠什么的,都是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用的也是小白鼠,还是问我们用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用的应该也是吧。”朱家豪将杨锐说的一些小白鼠的技巧说了出来,这在他看来,自然是不影响到实验结果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不会,养殖小白鼠的技巧再完善,也不过是得到充足的实验材料而已,而基因缺陷的小白鼠还是比较难以获取的,与养殖技巧也没有多少关系。到最多十几二十年,世界各国都会有专业养殖基因缺陷动物的实验室和公司,在一只普通小白鼠卖三五块钱的时代,一条基因缺陷的小白鼠的价格往往高达数千元,而在大学期间,若是能学到这样一门手艺,基本也能做到吃喝不愁了。

    可惜1984年的中国没有基因缺陷的小白鼠出售,尤其是钾通道相关的基因,人们还只是刚刚了解到它,远远来不及主动养殖。

    刘助教倒是听的挺认真。在理查德的实验室里,助教是介乎于科研民工和科研狗的存在。助教虽然是老师,但他的学历只有本科,工作时间也只有一两年,和研究生是差不多的,科研实力说不定尤有不如。当然,研一研二的学生也谈不上多少科研实力,所以,作为助教的老师出于同事关系,往往还是被看做人的,但也仅此而已,遇到资深的教授,这种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年轻,还是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。理查德的实验室里,同样没有本科生的位置,刘助教的职责范围中很大的一部分,就是保证小白鼠的生活状况,说他是牧鼠犬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,养老鼠在生物系中,不能说是糟糕的工作,相反,这是一件相当重要的工作,很多大学或者研究团队,都会聘请专人来养小白鼠。

    美国曾经有一所学校的地下室被淹,就引起世界各地的学生们的同情,因为地下室里那一代代的小白鼠,往往就意味着一年两年的实验进度,而实验室被淹,小白鼠全灭,指不定有多少博士生研究生要就此延迟毕业了。

    84年代的中国,刚刚解决吃不饱饭的问题,许多学生和老师还不得不在细粮中夹着粗粮吃,养小白鼠实在是件奢侈的,刘助教因此也没有多少经验,每天都像是第一次养宠物的小孩子似的,三五不时的就要去看。

    朱家豪转述自杨锐的养小白鼠技巧,虽然没有超过80年代的范畴,那也是超过了刘助教掌握的范畴了,不一会儿,就听的他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这是刘助教自己很难琢磨出来的东西,又是他立刻能用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实际上,朱家豪说的一些东西,刘助教心里一想,就能有所印证。

    这样刘助教对朱家豪送来的信息倍感信任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我现在再调查一下情况,你去找胥岸青,看看他那边有什么消息。”刘助教半推半赶的,将朱家豪送出了门。

    心下,刘助教暗自兴奋:学生毕竟是学生,杨锐这种学生,却连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。这要是去了军队的研究所,不是三言两语的把国家机密都得泄露了,我得让他长个记性。

    朱家豪前脚离开实验室,刘助教后脚就进了理查德的专属实验室,用翘舌的英语道:“教授,我打听到了一些消息,是关于杨锐和华锐实验室的。”

    不怎么爱理人的理查德果然露出凝重的表情,问:“是关于论文的吗?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据说,杨锐的论文只是一篇试水之作。”刘助教爆发了十八成的灵感,才用英语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