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五十一章 保密
    椒盐蒸排骨端上桌的时候,朱家豪已用汹涌澎湃之势将一碗米饭干完了。

    杨锐也吃光了满满的一大碗米饭,在这个没有电脑,没什么电视节目,更没有无纸化办公的时代,每人每天的消耗量都不小,当然,味道好也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碗?”杨锐不等朱家豪回答,主动又盛了一碗饭给他。

    朱家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早饭就没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在研究所是随便吃饭的,想吃什么吃什么,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。”杨锐给自己也添了一碗饭,然后夹给朱家豪一块排骨,道:“大家做实验都很辛苦的,有时候一个实验做完的时候,饭点都错过了,总不能惩罚努力工作的人吧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朱家豪连连点头,说:“我们在实验室里也有给放一些东西,像是面包馒头什么的,给错过了饭店的人吃,炒菜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理查德是老外,他们吃黄油面包就觉得舒坦了,我们中国人还是习惯吃点炒菜,吃点米饭和面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我就经常想吃点主食,结果就剩下面包了。刚开始还觉得面包挺新鲜的,吃两次就不想吃了。”理查德实验室的待遇还是相当好的,尤其是物质条件,北京大学尽可能的提供其所需,理查德也用加州大学的经费补贴了其他研究员和实习生,这也是包括刘助教在内的诸人能够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杨锐将剩下的麻婆豆腐拨到自己碗里,将剩下的小炒肉拨入朱家豪的碗里,同时笑道:“外国人的做事习惯和我们中国人不一样,在老外下面做事,挺多不习惯的地方,我和捷利康的人接触就有这样的感觉,他们有些地方严肃的很,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,有些地方又松懈的不行,让人看不惯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理查德的那个学生,叫康纳斯的,就不停的强调小白鼠清洁什么的,然后他自己臭的不行。”朱家豪说着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锐也笑,说:“这个不能全怪他,咱们的洗浴设备落后,老外的体味又重,不洗澡就是这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他臭的很,还经常闲我们不爱搞卫生。”朱家豪是个直肠子,对同学有什么不满,都是直接说出来的,但他的英语要和老外交流已经不容易了,用于抱怨,自然是远远不够,于是全都积累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锐像是个知心哥哥似的,语气都放缓了,引导着朱家豪放心的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他做补习老师以后学到的技巧,补习学校虽然粗糙了一些,但也要了解学生的精神状况,尤其是自己创业做补习学校以后,就不得不对学生在补习学校中的行为进行规范,面对21世纪的熊孩子,聊天的技巧就相当重要了。

    朱家豪首先觉得杨锐的声音亲切。现在的中小学教师都是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的,偶尔亲切一下子,就让学生感动肺腑了。朱家豪家里有兄弟姐妹多人,父母也没时间和精力和他软语说话,杨锐的声音充满了磁性,像是男中音似的,循循善诱之下,立刻让朱家豪觉得聊天是件愉快的事儿。

    杨锐又顺势问起了小白鼠,朱家豪知无不言,从他的感觉上来说,做生物实验用小白鼠是太正常不过了,杨锐和他说这些,反而让朱家豪轻松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当杨锐确定理查德的实验室里,养的只有小白鼠之后,立刻大松了一口气,同时和朱家豪更多的讨论它们,直到朱家豪没什么说的为止。

    克隆钾通道的突变基因,是需要诱导生物基因突变的。就杨锐所知的方法中,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,实际是果蝇。

    果蝇是遗传学常用的实验材料,通过果蝇筛选出来的基因非常多,比如掌管视锥细胞的基因,调节生物节律的基因,确定时间观念的基因,还有后期发现的抖腿者基因——当抖腿者基因突变以后,乙醚麻醉下的果蝇的小细腿就会不停的抖动,而这正是因为抖腿者基因控制了细胞的钾离子通道,而钾离子通道又与神经细胞的活动密切相关。

    当然,果蝇虽然是研究遗传学的好材料,也是被人类研究的最透彻的几种生物之一,但是,果蝇并不是研究遗传学唯一的实验材料,因此,理查德使用常用而经典的小白鼠,也是非常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,相比果蝇的繁殖速度,要从小白鼠中筛选出突变基因,时间肯定消耗的更多。

    后世做钾通道的论文中,用果蝇的有,用小白鼠的也有,还有用植物和其他哺乳动物的,采用不同的生物做的筛选,能够得到不同的结果,一些结果也是相当重要的。但是,这些结论的重要性都比不上第一个用克隆突变基因法,确定钾通道性质的论文。

    因为同样的方法还可以用于钠离子通道,钙离子通道,甚至后续的其他基因分析方法。

    这样的论文,注定是要得到大量的引用的。因为用该方法做钙离子通道,钠离子通道的研究员,总得引用文章来证明自己的方法正确性。

    而大量的引用,在科学界就意味着知名度。在每个研究员平均做一个实验,就要阅读上百篇论文的情况下,一篇有10个引用的论文,至少有上千名研究员阅读过,而有30个引用的论文,可以说是领域内皆知。

    杨锐追求的自然是第一篇论文,若非如此,他也没有兴趣做这个实验了。

    理查德其实同样如此,堂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,放弃美国优渥的实验环境,来到中国建立实验室,这自然不是国际主义精神,这是瞅着成百的影响因子去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篇论文发表出去,理查德自觉混个终身教授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显然,能做临门一脚的高端论文,它的难度也像是禁区劲射,你不光要考虑时间和竞争对手,还要考虑角度和力道。

    用小白鼠做实验,力道绝对是足够了,它也能较为容易的证明钾离子通道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是,诱导小白鼠的基因突变的角度却不是容易选择的。

    杨锐有意无意的说了一点关于小白鼠实验的东西,这一次,他确定都是老调重弹的知识,朱家豪却听的挺认真。

    他自然而然的认为,杨锐肯定也在用小白鼠做实验。

    手捧着饭后清茶,朱家豪不由的陷入了纠结:如果向理查德和盘托出,虽然可能获得理查德的赞赏,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笔奖金,但这种行为,却是朱家豪本人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不说的话,朱家豪又觉得自己愧对了工作,他毕竟是理查德实验室的实习生,而实习生也算是实验室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得走了。”朱家豪的纠结几乎是写在脸上的,他还生怕杨锐不明白似的,说:“我要回理查德的实验室工作了,理查德要是问起来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回去?我们晚上有车接送到学校和市区的。”杨锐用的车仍然是捷利康的车辆。外资企业很方便上汽车牌照,而私人购买车辆是麻烦重重的。

    朱家豪更加不好意思了,连说不用,道:“我骑自行车来的,还是汽车回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行车放在这里,下次来拿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吃了那么多,有的是力气,我走了,再见。”朱家豪不知道自己留下来,还能说点什么,他不想再探听华锐的消息了,又不能将理查德实验室的秘密说出来。虽然他说了一些理查德实验室的消息,但就朱家豪看来,那些是杨锐已经知道的,所以,似乎也称不上秘密。

    骑上自行车,朱家豪暗暗决定,除非被问到了,否则,就当没有来过华锐实验室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