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四十三章 糖衣炮弹
    杨锐等了一盏茶的功夫,就见捷利康的天津经理从行政楼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开门坐上副驾驶,杨锐问:“是因为理查德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理查德,不过,我提出由捷利康公司出资,与他们合建实验室,被拒绝了。”捷利康的天津经理是个年轻的英国人,外表矜持,语气高傲的用英语道:“其他学校都是抢着要和我们合建实验室,或者合作项目的,这位庞校长说北大要做研究,会优先与学术机构合作,竟然不想和我们这样的商业公司合作,担心钱多的校长,我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优先与学术机构合作,比如加州伯克利大学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说具体的名字。不过,拒绝我们应当是利益冲突,唔……只能是利益冲突。”捷利康的天津经理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捷利康在中国是有多个合作项目的,每年也会投入一定的资金以维护公司的形象,这些纯外汇的投入是大专院校和研究院最喜欢的,往往都要争抢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两年里,包括北大清华和中科院在内,都与捷利康等英资港资公司接触过,有的拿到了钱,有的没拿到钱,但不管拿到还是没拿到的,仍然在继续积极的与之接触。毕竟,像是捷利康这样的大型跨国公司,现在也就是那么几家,属于生物或者其他专业领域内的公司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庞校长毫不犹豫的拒绝,只可能是这笔钱拿不到手,否则,谁又会嫌钱多。

    相比来自英国的跨国公司,庞校长显然更喜欢来自美国的名校教授。

    对此,捷利康的天津经理颇有些愤愤不平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,这位最靠近首都的捷利康经理,得到的恭维太多,拒绝太少了。

    他扬起下巴,道:“你说的这个理查德,一定和北大签署了排他性的协议,让北大支持他做出克隆突变基因的实验,生物制药公司很喜欢用这种方式限制大学的教授,没想到这个大学教授也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确定他们的协议就好了。”杨锐有点自言自语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问一下。”捷利康的天津经理带着浓浓的自信,说:“排他性的协议必须和北京大学签署,这位庞校长不告诉我们,我们也可以问其他人,中国的单位不是很在乎协议的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拜托你了。”杨锐皱了皱眉,他也不认识其他的外国公司了。

    捷利康的天津经理笑着点头,又开门出去,再进行政楼。

    这次的时间更短,皇冠车的司机在外面抽了两支烟,就见经理回来了,赶紧用手扇风,然后坐回到司机位上。

    “问到了吗?”杨锐没有搞稳如泰山的把戏,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与理查德签署了协议。”捷利康的天津经理喘了口气,道:“协议的具体内容,是以理查德为主组成团队,完成数个项目,协议时间是1+2+2,先做一年,可以再延长两年,最多延长4年,总协议时间不超过5年。经费由北京大学出一部分,理查德也会出一部分,在此期间,理查德的工作单位是北京大学,据说加州伯克利分校也同意了,说不定也会出一些钱,作为交流活动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理查德作为访问学者,他的工作单位仍然应该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这是要写在论文里的信息。一所学校的科研成果积累,也是由此而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80年代的中国大学任性一点,美国人通常也是不在乎的,在这个院士都不一定能发表顶级期刊的年代里,中国高校与美国名校的差距,实在是大到了可以获取同情,吸引慈善的程度。

    杨锐将捷利康的天津经理说的话,细细品咂了一番,说道:“理查德打的好主意,他的署名权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付出的全是加州大学。当然,加州大学也不在乎一两篇文章的署名权,他们更想和中国的大学搞好关系,还真有点左右逢源的架势。”

    左右逢源用英文不会说,杨锐就随口用简单词汇代替了。

    坐旁边的英国人耸耸肩:“你如果想结束这样的协议,恐怕得出一大笔钱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用在这种地方。”杨锐说:“得想一个简单的方法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提供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特拉普先生的提议仍然有效,您可以选择任何一所英国的大学继续深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我想还是有更简单的方法的。”杨锐想,如果干脆不管实验,直接写出论文,或许是真的简单。毕竟,只要论文完成了,那他也不会继续参与实验了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实验就写论文等于是编论文,风险还是极大的,尤其是这种情况下,如果理查德仔细检查,足以令杨锐身败名裂了,就和倒霉的李鑫差不多。

    杨锐下了车,皇冠一溜烟的开走了。捷利康的几个辅酶q10工厂都是满负荷运作的,天津工厂是最新的工厂,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。

    杨锐站在停车场做了个深呼吸。

    现在的空气还是好的,停车场也像是个空地似的,除了寥寥几辆汽车以外,停的最多的是摩托车。

    “高教司综合处似乎是搞不定此事了。”杨锐仰头活动着脖子,心想:请景存诚估计也没什么用了,实在不行,就只能自己退出,让黄茂带人做完这个项目,然后发表自己的第一个通讯作者论文。

    就黄茂的水平来说,独立完成此项目是没问题的,不过,在目前的竞赛状态下,黄茂是否能够比理查德更早的完成项目,杨锐就没什么把握了。

    杨锐将能帮忙的人一个个的数下去,暗想:实在不行,就只好去找系主任了,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说话。

    生物系的主任蔡教授是学部委员,也就是后来所谓的院士。

    这种大犇级人物,在学校或者研究院都是横冲直撞的,除非是大校长出头,否则蔡教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他若是愿意给杨锐说话,庞副校长也得缩起脑袋。

    不过,蔡教授也不一定是好说话的,杨锐和他唯一的交流,也是蔡教授劝说他加入理查德实验室的时候。虽然最终是杨锐说服了蔡教授,但这点香火情够不够用,杨锐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像是王教授似的爱才如命的教授终究是少数,杨锐也说不清蔡教授的性格。

    杨锐的脑袋里转着各种念头,双眼无神的望着跟前的花坛。

    入冬的北京,到处是灰黄的树叶和光秃秃的树干。地面也变的无比干涩,翘出地面的树根苍老的像是20岁的沙皮狗似的。

    “咯咯”的轻笑声,抚乱了杨锐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人行清华分理处的郝玉,有点好笑的给杨锐打招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问道:“我刚才看你从一辆皇冠车上下来,是你朋友的车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单位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皇冠要好几十万吧,什么单位这么有钱?”郝玉直戳戳的打问,看到杨锐从这样一辆车上下来,郝玉还真的是好奇心迭起。

    杨锐是他们分理处的金牌客户,尽管大部分时间,杨锐都是小陈的客户,也不妨碍郝玉八卦一番。

    杨锐未答反问:“你怎么到学校来了?今天不用上班?”

    “我送票据过来的。”郝玉指了一下怀里的小木盒,扬起了柳叶眉,问:“你愁什么呢?眉头都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打糖衣炮弹,还没找到办法呢。”杨锐笑着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郝玉也用玩笑的语气笑道:“打糖衣炮弹的办法应该找小陈啊,他数着日子想炸你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