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三十五章 说通了没有
    国内的高校论资排辈严重,黄茂既然是讲师,那就一定没有自己的实验室,最大的可能,也就是在某个实验室里比较受重视,比较自由化一些,换言之,也就是科研民工一名,比杨锐在唐集中实验室的头犬地位稍高些。

    10万美元的经费,在80年代的中国是相当高等的项目才有的。唐集中一级的牛牌教授是能拿到这样的项目的,王永一流的则相对困难,但总归还是有机会申请得到,但若是一名副教授,比如杨锐曾经听说的富教授那样,非得拼了老命去,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黄茂这样的讲师,申请10万美元的经费,通常可以用痴心妄想来形容。

    当然,在一些特殊的时间和特别的项目上,优秀的科研工作者还是有机会的,但这是属于新闻联播里的故事,正常情况下,一名讲师若是能拿到这么多经费,也就应该拿到副教授的头衔了。

    否则,又何苦在这样一所学校里呆着。80年代的人才流动固然粘稠的像是沥青似的,可在上层,沥青毕竟是在流动的,聪明人也总是有聪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能够申请10万美元科研基金的学者,在任何一所学校里都是受欢迎的,清华北大一流的学校即使有它的坚持,终归不能逆流而行。申请经费的能力,是比科研能力本身还要硬的条件,任何一所学校都不敢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经费,大量的经费,才是现代高校的基石。有钱有精神的学校,才叫做高等学府,只有钱没精神的学校,勉强可以称作是大学,光有精神没钱的学校,最多不过是延安干部专门学校,胡塞些马哲之类的东西冒充人文科学,也就比心理学高端一点。

    稍微再过几年,学校间就会掀起抢人大战,给出的条件一个比一个好。现金、房子、户口、老婆工作、父母医保、孩子上学、家庭用车等等,完全囊括了一名教授生活所需要的一切。

    到未来的千人计划的时候,更是直接提出给予符合条件的专家学者100万元以上的现金奖励……

    杨锐私下里考虑,讲师黄茂现在虽然不能说是不受重视,但也就是年轻人当中的受重视,在一群以副教授和教授为主的学校里,还处在可怜的积累期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头尤显青涩的未来牛,就像是育肥场的场主,看着一头瘦骨嶙峋,但却有潜力长成千斤大牛似的。

    稍顿了一下,杨锐忍不住接着道:“黄老师其实可以来我的实验室做实验,每个月的经费,我都用不完,崭新的实验仪器放着,其实也有点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杨锐的实验室里只有魏振学是全职的,涂宪偶尔会用,也用的不多,而就他所建设的实验室的规模来说,三名以上的专职实验员,再加三名以上的助手,都可以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自然,最重要的是黄茂的潜力无限,颇具实力。

    科研总归是要讲究天赋的,杨锐到目前为止,自觉天赋比以往有所提高,但极限在哪里,他也不知道。黄茂的天赋,却是经过历史证明的,作为一名20多年就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超级牛,他的每一年都会产生常人难以企及的价值。

    黄茂显然没有将自己摆到这么高的高度,他现在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,或许在年轻人中比较出挑,而且有一层出国考察后的光环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与杨锐的认识相反,黄茂作为一名工农兵大学出身的讲师,在大学的路子反而是越来越窄的,老一辈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看不起工农兵大学的学生,新一代的80年代大学生,也看不起工农兵大学的学生。能够出国考察,既是因为他显示出了出众的能力,最重要的是,黄茂踩在了青黄不接的茬口上。

    他是趁着恢复高考以后的大学生尚未毕业,自己又年轻的优势,争取到了出国考察的名额,换成84年,未必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同样的原因,也让黄茂在实验室里不能尽展其能。

    曾经去过美国的黄茂,知道私人实验室的威力,在10万美元的经费的刺激下,黄茂不由自主的问:“你这个实验室,究竟是属于捷利康的,还是属于你的?”

    “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黄茂愣了一下,没吭声。

    杨锐呵呵一笑,又道:“不管怎么说,眼见为实,您看过再说,如何?”

    黄茂默默的点了两下头。实验室对研究员的吸引力,比美女的诱惑还要强烈。

    杨锐为了增强吸引力,更是追加道:“我们现在有最好的气相和液相质谱仪,dna测序,纯化等方面的仪器,已经能够完成大部分的基因组学的实验,你来了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基因组学?”黄茂觉得这个词有些生僻。

    杨锐用英语说了,又将基因组学的观点拿出来卖弄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东西到年末才是热点话题,现在却是只有几个人用基因组学这样的词汇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说明黄茂回到中国以后,落后于世界生物技术的发展了。

    黄茂自己也意识到了此点,问道:“捷利康能提供外国的书籍和期刊吗?”

    “有买一些,你如果需要的话,我们可以现订。”

    “书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能订几本?”外国的书籍和期刊都是相当昂贵的,直到21世纪也是如此。一本图文并茂的大部头科研书籍,价格往往超过100美元,许多小一些的项目,光是这项开支就令人头痛。

    而在1984年,外文书籍的价格虽然会便宜一些,可算上物流成本,价格只会更高,全中国的图书馆以及科研机构加起来,也就是北大图书馆的藏书质量最好,即使如此,也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,图书馆更不会根据讲师的需要而采购书籍。

    杨锐脑筋一转就有了想法,道:“你如果决定加入的话,我保证100本书籍,10套期刊的采购额度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想要多少有多少的话,100本外国书籍和10套期刊买回国,成本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,而且足够黄茂用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黄茂的两颗眼珠子,一下子就瞪圆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学习和积累阶段,大部分的研究员在研究初期大抵如此,所以也分外的需要学习。80年代百废待兴,国内的资源贫瘠难以想象,有限的经费即使用于理论研究尤显不足,许多研究员都不得不自己存钱购买书籍,用两三个月的薪水,托人从国外带回一本二手书籍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屡见不鲜,因此而影响到家庭生活,夫妻和谐,人伦大事的,更是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黄茂去了美国再回来,自然对国内的恶劣条件深恶痛绝,100本书也许不能改善多少,却足以令他沉浸其中,不至于浪费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……方便去看?”黄茂嗓子有点发干。

    刚才还是杨锐在邀请黄茂,问他什么时间有空,现在就变成黄茂主动邀约时间了。

    杨锐暗自一笑,说:“明天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做什么?”秦主任带着笑声,走了过来,拍拍黄茂的肩膀,笑问:“怎么样,说通了没有?”

    黄茂转了转头,突然有点尴尬,要问说通了没有,似乎是他被杨锐说通了才对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