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三十一章 阅卷
    “年轻人的世界啊!”阅卷的王教授深深的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永总共喊了三个人来帮他批阅试卷,两名本科生是给前面的题目打分的,研究生专门批改附加题。他只要给挑选出确定不能过关的试卷,剩下确定能够过关的,或者看不懂说什么的,全部上交给王永决定。

    王永除了给大一带,还给大二和大三的本科生带课,手里的试卷多达数百份。

    这也是80年代的本科生才有的待遇,等到高等教育改革以后,王永似的教授虽然还有给本科生上课的,但却不可能如此密集了,他们的工作重点将会偏移到科研生活中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按照8小时工作制,任何一名教授的时间都是不够用的,别说每天给一两个班的本科生上课了,能抽出时间给研究生上课的都要超工作时间,毕竟,他们除了实验室的工作以外,还有大量的管理工作和会议要进行,中国传统,通常就是一名教授的科研和教学水平越出色,就让他做越多的与科研和教学无关的工作。

    王永还没有牛到日理万机的程度,但也忙的可以,能够抽出时间看试卷,完全是出于对学生的负责任,因此,他也不得主动加班,并用优秀的试题答案来麻痹自己。

    用红笔写了一个分数,王永喝了口浓茶道:“英语水平不行,答案有点意思,不过,为了说清楚,用的中文词语太多了,看来是不能通过了,你帮我把名字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研究生去拿笔记本,翻到折角的页数,里面已经写了十几个名字。

    王永换了一张试卷,道:“理查德出的试卷还是有水平的,深度和广度都不错,咱们的学生答起来有点费事,不过,能答得出来的,学的都很扎实。”

    研究生默然点头,这里面的题,他有的都要查文献,自然是不好置评。

    “有看到杨锐的卷子吗?找出来。”王永看看时间,直接点了名。

    “李路,你从大一的试卷里找一下。”研究生喊本科生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一摊,将批过的试卷翻了一遍,找到了几套大一学生的试卷,拿给王永。

    王永大致扫了两眼,就轻轻点头,卷了起来,道:“把通过的试卷都交给我,另外,你们去找其他老师要通过的试卷,一起送到理查德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哦,还有,王教授,这个胥岸青的是试卷也答的好。”研究生指了一下王永手里的卷子,道:“我放在第二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好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思路清晰,问题答的也很有针对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瞅一眼。”王永看了一下手表,时间虽然有点紧张,但还是来得及的。

    他抽出第二张写着胥岸青名字的试卷,用手捏着最后看了一遍,沉思须臾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挺好的?”研究生在炫耀自己的眼光。

    王永点点头,说:“以本科生的要求来说,的确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比杨锐怎么样?”研究生是听说过杨锐的。北大光是校内刊物就有五六七八种,还有各种地下刊物暗自里流行,几乎每一届都有文艺青年想要办报办杂志,想要从校报记者做起勇夺普利策奖,更别说三角地这种公共论坛或聊天室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北大再大,也经不起这么多自媒体互相折腾,像是杨锐这种有话题人物的新生,刚开始一两个月还会被老生们忽视,之后就越来越有名气了,尤其是他学术方面的成绩,对学生们来说是无可争议的强悍,研究生也不得不承认,别的不说,光是能自己申请到学校项目,就已经足够各个科研组的研究生和博士羡慕嫉妒恨了。

    王永听到杨锐的名字,眼睛都是眯起来的,摇头说:“不一样,档次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档次不一样是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档次不懂?你做初中的题,和初中生做初中的题能一样吗?初中生做的好,那是一种档次,研究生做的好,那又是一种好。”王永说完,将胥岸青卷子都给卷了进去,又道:“别操心了,下午前把其他老师那里的卷子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研究生傻笑两声,送走了王永。

    看着导师出门了,研究生把笔一丢,摇头笑道:“教授魔怔了,一个大一的学生,有什么档次不档次的,不就是高中生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能自己做项目了,肯定是有些不一样。”大三的本科生最羡慕此点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就是家里厉害,听说他挺有钱的?”

    “高干子弟吧,谁知道呢,不过,这个英文写的还真好。”大三的本科生记忆犹新的说:“要是被理查德看中了,这小子可就一飞冲天了,伯里克加州大学啊,我要是能留学那儿,少活20年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高干子弟,用不着少活20年就能去了。再说了,你说少活二十年就少活二十年?我还少活三十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少活40年。”

    “50年!”

    “60年!”

    大四生幽幽的加入战圈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

    研究生和大三生瞬间叹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永确实存着送杨锐出国留学的想法。在他看来,能在大一做到现在这种程度的杨锐是真真正正的天才,而这样的天才,是不应该被埋没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大学里的。

    经过在美国的一年访问学者的学习,以及多次国际会议的参与,王永对中国的教育水平有了全新的认识和定位。

    就1984年中国大学百废待兴的状态来说,清华北大的条件甚至比不过埃及的开罗大学,更不要说与伯克利加州大学相比了。

    王永相信,杨锐如果能去加州大学,一定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。

    而理查德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加州大学,像是他这样的教授,对于个别的外国学生,完全可以做到一言而决。

    王永将卷子拿给理查德看了,再次劝说道:“从题目的回答就能看出来,杨锐是我们学校里,最有潜力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看其他学生的表现才行。”门口,另一名教授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