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二十九章 遴选
    王永迟疑了一下,张张嘴,道:“总之,先道歉再说,快点,别把事情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杨锐用中文回了王教授一句,又换英文说“抱歉”,且道:“我不是担心您会撰写同样或类似的论文,我更担心自己的想法不能得到认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或许就是文化差异了。”王永笑着帮他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锐其实也不是说理查德教授就一定抄袭自己的论文或,大家第一次见面都不熟悉,他只是出于保护自己的资产的敏感心态,而做出的应激反应而已。

    相应的,理查德教授肯定也是出于某种心态,做出了相应的应激反应。

    从杨锐的角度来说,不管理查德教授是不是真的要抄袭自己的创意,打个预防针是应该的。反正就是一个外国教授,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再牛,又能怎么样,过上一年,这位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,杨锐自然不在乎他开心或者不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,王教授的面子是要给的,不能因为自己的预防针,影响到了王教授,另外,杨锐也不在乎嘴上的道歉,这种东西简直是成本最低的交易品了,如果道歉有用,中国随便派出几百万碎嘴婆婆,早就占领东京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点反应过度。”短暂的时间,也足够理查德整理好心情了。

    杨锐再次道歉,然后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理查德自然不会挽留他,端着自己的茶杯去试验台了。

    王教授道了句抱歉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了一层楼梯,杨锐等了一下王教授,不等他说话,先道:“我想把刚才说的论文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通过基因克隆的方式,对钾离子通道进行研究。”杨锐郑重道:“王教授,您要是不嫌弃,我邀请您加入这个课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哎,没有必要嘛。”王教授觉得杨锐是年轻心态作祟。就像是很多少年人,在人生中,总会觉得自己发明了一个全新的东西,比如将橡皮擦套在铅笔后面的发明,不知重复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学术研究中,一样会有类似的情况。某个人某天灵光一现,或许就想到了某个绝妙的点子——与铅笔擦的创意不同的是,学术研究的审查更严肃,成本也更高。教授招募那么多实验狗做什么?在没有搜索引擎以前,这些就是人工搜索引擎,为什么考研都要考英语,不懂英语连搜索引擎的功能都没有,是狗都不如的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做前置的了解,杨锐就说要做项目,还邀请王永参与,他自然觉得杨锐年少气盛。

    不过,王永见多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,对杨锐的印象又好,没有打击,只是道:“先不要急着做课题,你有兴趣,就先找找相关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好吧。”杨锐总不能说自己在脑海中查资料的效率高。

    王永拍拍杨锐的肩,又道:“年轻人有锐气是好事,但要小心使用了。好了,我回去再看看理查德。你呀,回去查查伯克利加州大学是怎么回事,多好的机会呀,要是被理查德看重,以后想出国留学都容易的多。”

    杨锐摸着脑门子笑笑,却是决定先把这个论文完成,反正是顺着钾离子通道一条线上去的,借此积累影响力的话,这也是一个极好的方向。

    王永回到实验室,自然又是一番解释,总算将此事给消弭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理查德更是出人意料的提出,希望在北京大学招募几名实习生,辅助自己做实验。

    吸引外国的著名教授在北大工作,自改革开放以来就是北大领导层所期望的。

    国外的牛牌大学都是有很多外籍教授的,北大没有,感觉上格调就低了。

    理查德教授的要求可以说是挠到了北大管理层的痒处,王永刚帮他报上去,上面就批准了,而且如理查德所要求的那样,允许他通过期末考试出题,遴选自己所需要的人才。

    对此,正在积极备考的学生们,却是茫然不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锐根本没把期末考试放在眼里,如果说高考是对高中知识的全面检测,考研就是对大学知识的重新学习,论文则是对硕士期间知识的再整理。

    通过高考的学生,掌握的高中知识和没有通过高考的是两样的,同样,通过了考研的学生对大学知识的掌握程度也是相对高的,认真去做论文的硕士生,又比随便做论文混毕业的硕士生能够更充分的应用知识。

    杨锐即使多年不接触大学的东西,重新复习,也能很快回忆起来,更别说他还认真的学了一遍,所以他根本用不着专门分配精力和时间给期末考试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期末考试的临近,考试气氛还是感染了杨锐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,明天要考试呢。”景语兰专门烧了一桌子好菜,等着杨锐回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闻到了喷香的味道,在实验室里忙碌十几个小时的疲惫似乎也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明天要考试?”杨锐拖了鞋进门,打开水龙头慢慢洗手,心里充盈着暖暖的气息。

    景语兰轻笑两声,说:“你们上次聊天,我记住的,快来上桌了,我买了你喜欢的牛肉,还有大黄鱼和对虾。”

    “对虾也买到了?”杨锐略表惊讶。

    “有人送我爸的,我给截走了。”景语兰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作为海产品,80年代的中国鲜少龙虾、帝王蟹,或者蓝鳍金枪鱼这种奢侈品,对虾差不多就是顶级存在了。

    因此,虽然沿海仍然能够捕捞到非常大的对虾、明虾,但分配到地方以后,能不能买到就各凭手段了。

    杨锐看着比手掌还长的对虾,不由笑了起来:“你爸知道你拿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单位吃饭的时间比在家还多,哪知道厨房里有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尝尝看。”杨锐搓搓手,开始剥对虾。

    景语兰坐对面,也笑着剥虾,芊芊素手,却是灵活的如同舞蹈一般,同时用英语道:“我做饭的时候已经吃了些,你要把菜都吃光。”

    杨锐一愣,笑道:“这还顺带英语教学了?”

    “英语要常练习才行,有没有外语环境,区别很大。我读书的时候,一个宿舍的同学,平时都要用俄语或者英语说话……那时候条件比现在艰苦,但大家的学习效率也很高。”景语兰秉承着家庭教师的职责,一边用英语聊天,一边帮杨锐剥虾挑鱼刺。

    美女授课,兼带厨艺赏析,杨锐简直爽的飞起,大口吃虾的同时道:“现在的条件也挺艰苦啊,除了房子大一点,吃的好一点,老师漂亮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景语兰已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,杨锐坚持叫了锐捷公司的皇冠过来,让司机将景语兰送回家。

    杨锐拥有锐捷公司34%的股份,是名副其实的第二大股东,虽然不参与经营,但要求锐捷公司派一辆车给他,却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一家年利润千万美元的公司来说,也根本不在乎一辆公务车的支出。

    第一次坐这辆车的时候,景语兰也稍微有点不自在,但坐多几次,倒也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司机的态度很好,车况也非常舒服,除了注意一些上下车的地点,有车接送,大大方便了景语兰的来往,也解决了晚上回家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杨锐收拾了碗筷,回房坐了短暂的温习,干脆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北大的各大教学楼笼罩着沉重的严肃气氛。

    现在的教室大多被考试所占领了,楼道里,黑板上,到处可见严肃的考试纪律。

    如果只看外面的话,多多少少要被这严谨的气氛给震慑,就好像北大变成了清华的似的。

    入了教室,铁血似的气氛却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说笑的人群,轻松的话题,灿烂的笑容,又会让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还是北大。

    杨锐喜欢这样的大学。

    自诩社会精英的人群,即使不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至少也应该是考试临于左而目不瞬的。

    “喂,杨锐,好好考,争取把咱们班的平均分拉上来。”班长后来进门,首先给坐中间的杨锐打气。

    杨锐失笑道:“我争取不扯咱们班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隔壁班的胥岸青可是摩拳擦掌的要抢年纪第一呢。”白玲从女生群里伸长脖子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家怎么想,你怎么知道?”杨锐问。

    白玲撇撇嘴,说:“左立言逢人就说胥岸青有多厉害,谁能不知道啊,所以说你得加油呀。”

    杨锐哑然,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一会儿,监考老师拿来了试卷,颇为随意的发了下来,且道:“你们今年的试卷有两道附加题,是外教出的,能做的就做,不能做的放着也不影响。”

    拿到卷子的连忙翻到最后,果然是两道纯英文的题目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