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二十四章 期末总结
    教室里。

    刘安平等人原本下课就要走的,听了杨锐和教授的对话,全都留下了。

    jmc什么的,不一定每个学生都听过,但看教授的表情也都该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了。

    班长刘安平三两步的跑上讲台,道:“杨锐,你刚说的那个医药化学很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medialchemistry就是医药化学了,刘安平听一耳就能翻译出来,不过,他的志向不在于科研,对国外的期刊却是一点不熟悉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妨碍他对期刊发表论文表示出羡慕。80年代的中国大学教育就是科研型的,学生们耳濡目染,也能窥测到论文和科研的难度。

    杨锐被同学堵住了,不好挤开,乖乖的道:“是sci的期刊,比较不错。”

    刘安平眼珠子一转,说:“你这个科研水平,在咱们系,是不是独一份了?”

    “科研水平不能完全由论文来体现的。”杨锐不知道刘安平想做什么,说了一句套话。科研水平这种东西就像是能力这个词一样,多少有点虚无缥缈,论文是一个很好的衡量工具,不过,有的人论文水平很好会谦虚的说论文不能体现科研水平,有的人论文水平很渣,也会借此为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刘安平目的明确的问:“在咱们系,你的论文是不是最好的?你发表的论文的期刊,是不是最厉害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注意其他人发表的论文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,你把你发表的论文的期刊名字写给我,除了这个医药化学,其他几篇也写给我,你最好自己写个简介,我帮你找老师问一问,再和其他同学对比一下。现在也是学期末了,各个班级都在搞大比武,大评比,咱们生物科学专业,也能靠着你的论文来露个脸。”刘安平的话音刚落,旁边就有学生赞同。

    更有知道的确定的道:“咱们系的学生,能发表论文到外国的也就那么一二十号人,新生就更少了,这个肯定可以,放到全校,估计都能排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班长听着同学的话,有了精神,拉着杨锐,道:“这是全班的荣誉,你可得上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回头就写。”背着班长同志满满的期待,杨锐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记得啊。”班长再三嘱咐,像是望夫石似的望着杨锐离开。

    白玲在后面悠悠的道:“最好现在就写了,要不然,人家忙起来,你不定找的到。”

    班长一想:对啊,现在写了更好,杨锐经常不在宿舍里,万一找不到,又是好一阵折腾。

    他马上高喊“杨锐”,说:“赶得早不如赶得巧,你就现在把东西给我写出来,我回去给你一整理,咱们就能报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不是要想一想?”

    “想到多少写多少,以后想到了再补充。”刘安平招招手,就差喊一声纸笔伺候了。

    杨锐瞅了一眼白玲,坐下开始写清单。

    至现在,他写的论文已近20篇,英文的超过了十篇,堆积起来的影响因子有20个以上,放在后世,也是中等水平的博士生了。

    为了班级荣誉什么的,完全不需要这么多篇论文,杨锐就捡着不同的期刊的文章,写了三四个,又加了两个中文期刊的,交给刘安平。

    白玲看着他写,眼神里闪着光,偶尔杨锐抬头,她就吐吐舌头,做无辜状,让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刘安平却是真的上心了,拿到杨锐写的清单就去准备稿子。

    这是新生度过的第一个学期,期末总结便是各个班级的重头戏,究竟能不能出彩,决定着新生班长们在大学中的政治生涯。

    刘安平不喜欢搞学术或者任何专业工作,他喜欢的就是行政和政治,希望从学生干部一路做到党政干部,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,刘安平家里没什么傲人的背景,就全靠自己一点点的打拼了。

    踏踏实实的做好学生干部,然后争取一个好分配是刘安平和许多学生的共同计划。

    刘安平拿着本班的学期总结到系办公室的时候,其他班级也都拿了自己的学期总结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是学雷锋还是好考勤,都没法和刘安平列出来的长长一串清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生物科学专业的学期总结做的好。”系主任毫不吝啬的夸奖,然后道:“这个清单抽出来,放到咱们系的学期总结里。”

    隔壁班的班长不情愿的道:“咱们系的学期总结是不是应该多考虑一些集体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个体不能代表集体,集体也不能覆盖个体,我们强调集体,但也可以突出个体。”系主任很有水平的总结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是,杨锐的“成绩”就被堂而皇之的放在了全系的成绩单中,再次递交了上去。

    学校在为自己的年终成绩做准备,杨锐却是奔波于自己的年终成绩。

    当期期刊一发行,杨锐就往图书馆跑,准备走后门借出来,就去找王教授说项。

    教授这种动物的脾气都怪得很,因为没天敌的原因,任性的教授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教无机化学的王教授既然说了要杨锐考前拿期刊给他看,杨锐就得注意着,否则,挂科也就是大笔一挥的事。

    对王教授来说,挂掉杨锐的罪孽,喂一顿鸽子大概就偿还了,杨锐下个学期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表示自己的认真,杨锐是数着时间去的图书馆。

    “借出去了。”相熟的图书管理员帮着杨锐翻找了一遍,遗憾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借给谁了?不是今天才到的?期刊不是不外借吗?”杨锐顿时是一连串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再去看看。”图书管理员又去查了一遍,回来道:“王永教授借出去的,他早上就来了。总共一本,已经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永教授,是我们生物系的教授?”杨锐还真没记住所有教授的名字。

    图书管理员摸着下巴想了一会,说:“好像是吧,看这种期刊的,不就应该是你们系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搞的。”杨锐整个人都糊涂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