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二十一章 沙龙
    李鑫使出浑身解数,在信里将数据偏差解释为实验现象。

    李老爹就在身后看着,道:“再加一句,就说信里说不清楚,希望当面详谈。,明天把信寄出去,你就和小邓跑一趟武汉吧。”

    《有机化学通报》期刊社在武汉。

    李鑫一脸疲惫,道:“当面解释,不是更会解释不清?”

    “让小邓带两千块钱,再解释不清楚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李老爹接着又道:“把影响控制在最小,实在不行就拖着,能拖多久就多久,以后再慢慢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鑫对这样的结果不满意,哀声道:“您就不能找两个朋友,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你爸我是司长,又不是总理,我找谁打招呼去,再说了,就你干的这事,我真不好意思张口。”李父其实找过人了,但就像他说的,这种事情还真的很难找人来解决。因为魏振学的论文已经在国外期刊上发表了,期刊社也通知了华东纺织工学院。这两家如果压下来不作为,那就等于埋了一颗定时炸弹给自己,归根结底,还是消息已经扩散了出去,来不及去压了。

    李鑫被老爹说的脸一红:“我当时急着毕业了,实验做了三个月,怎么做都做不出来,脑袋一蒙,就猜了几个数字,其他人也都这么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人没被抓住,你被抓住了,这就是最大的不一样。”李父浅尝辄止,继续道:“不要想着能轻松过关,你这次去,要想办法让期刊社处理的轻一点,只要不登刊,一切好说,去了武汉,再去上海,找学校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李鑫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李父叹口气,道:“我到时候找人陪你一起去上海。你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鑫这才有些轻松,又问:“你个发文章的人,查清楚了吗?是不是有人背后搞我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媒科所的,现在在一个香港公司做研究,河东人,和你没什么联系。”李父得到的也是公开资料。

    一听河东两个字,本来就有怀疑的李鑫目光一凝,问:“河东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南什么的市。”

    “南湖市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你认识?”李父皱起眉。

    李鑫微微点头,道:“上次去景副总家里见她女儿,他们家有个客人就是河东省南湖市的,北大的学生,和我见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罪人家了?”李父轻易听出了潜台词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想随便教训他一下,结果人家认识高教司的人。”李鑫不再隐瞒,先将孟亮的情况说了,继而道:“我觉得肯定是他买通了这个魏振学,把我给整了。我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李父摸着下巴,却是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爸,肯定是他,没跑的。”李鑫认为找到了症结,想让老爹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李父却是想了很久,摇头道:“就算是人家整了你,用这种法子,你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鑫一怔:“他这是陷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陷害你什么了?是人家陷害你论文造假了吗?”李父其实也是一肚子的气,给儿子设计好的路,很有可能就这么断掉了。

    李鑫没辙了:“那我就去武汉了?”

    “赶紧去,和人家好好说话,你爸的关系用不上,你就靠自己吧。”李父背着手,回卧室去了。

    李鑫踟蹰片刻,随便塞了几件衣服到包里,下楼走了。

    李父站在纱窗后面,看着儿子的背影消失,点燃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帮忙,但就像是他说的那样,在这种事情上,他能做的事实在很少。

    所谓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,司长在北京其实也是个大官了,但要是和地方上的同级官员相比,司局级干部确实又显的力量薄弱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省的司局级干部,尤其是有实权的司局级干部,用一页纸就能写下来,下面管理的人和事往往多达上千,可相应的,一个部委的司局级干部通常就只能管理一个办公室,接触的面少了,手上掌握的权利少了,用于交换的资源少了,能够动用的关系也就少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李父和学术界几乎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倒是认识几个教授,也通过关系的关系看了李鑫的论文,结果造假的结论无法推翻。

    学术是很顽固的东西,尤其是理工科的论文,造假了就是造假了,不是用只言片语就能推翻的,而用长篇大论去探究,自然对李鑫更没有帮助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李父对此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找景存诚说说?”李父念头刚起,就自己捻灭了。事情又不是景存诚做的,弄不好就得欠他的人情,另一方面,造假已是铁案,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善后问题了,这种时候,景存诚也是帮不上忙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振学的论文很顺利的发表了出来,魏振学喜上眉梢,在实验室里干劲十足。

    杨锐也收到了一篇小修的论文发表的信件,毛启明帮他宣扬的满学院都是,这一次虽然还没看到期刊和单行本,可知道的人反而更多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就是九个饼吃饱的故事,前面八个饼都是用来垫肚子的,只有吃到第九个饼,才会觉得吃饱。

    而203寝室的格调似乎也一下子提高了。

    “杨锐呢?我有些问题想和他讨论。”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生敲开门,说着与前面几个人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每天躺在床上看书的董志成也从开始的好奇变成了烦闷:“没在,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总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,说不定睡实验室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晚上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来看看也不费时间。对了,我把我的问题留下,他来了可以先看看,方便晚上聊。”花格子衬衫的男生说着留下一个作业本。

    董志成探头看了一眼,无奈高喊:“老毛,毛启明,人呢。”

    毛启明从隔壁宿舍跑了进来,大声道: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一个找杨锐讨论问题的,还留了一个本子,你给杨锐收起来吧。”董志成说完又把脑袋钻了回去,拿起大部头的名著,这一次,他看的也是原著了,虽然身边还需要更大部头的字典。

    毛启明拿起花格子男生留下的作业本,翻了翻,丢在了杨锐的桌子上,说:“第三本了,感觉像是中文系的宿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中文系的宿舍怎么了?”侯兵一个翻身,睡眼稀松的看下面。

    “中文系的宿舍天天都是谈文学谈诗歌的呗,本子换来换去的,唉,你怎么还睡觉呢?”

    “思考,思考呢。”侯兵将被子卷了卷,说:“数学就是思考,位置在哪里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,轻轻的鼾声就从被子下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晚上,杨锐回到203宿舍,房间里已经塞了将近十个人。

    “杨锐,我看了你的论文,正好我有个想法。”宿舍里的人正聊天聊的高兴,见到杨锐,好几个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锐张张嘴,乖乖的进门问:“啥想法?”

    一次小型的科学沙龙被迫开始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参加的人更多了,这也是80年代的传统生活,大家因为某种原因聚集在一起,谈天说地,吹牛扯淡,大部分的原因都是文学的,偶尔遇到理科的聚会,反而更有集中性。

    好在这样的沙龙不用杨锐来组织,更不用他来管理,话题除了头两天围绕着他以外,大家很快就生发出了更多的东西,只是将203宿舍作为基地而已。

    不仅有本校的学生参加这样的沙龙,外校的学生或者社会人也可以到宿舍里来聊天,反正宿舍区不封门不停电,只要有人收留,想谈到多晚都可以。

    杨锐很快适应了这种气氛,有时候聊的晚了,或者在讨论中上床睡觉,或者干脆去别的宿舍睡觉,现在人都没那么讲究,胡乱换个宿舍或者床铺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做也经常会遇到意外。

    比如醉倒在自己宿舍前的人,白发了一晚上的酒疯,找到的却不一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刚刚从上海返回的李鑫,就找到了203宿舍,喝着酒闹了半宿,结果根本没见到杨锐的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看到从外面回来的杨锐,李鑫顿时有发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宿舍去哪里?”李鑫的第一个问题就跑题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