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零五章 药引子
    学生会主席走了,毛启明一下子翻下床,“呦”的一声,道:“杨锐,你不是吧,学生会你都不去?”

    “入学生会有什么好。”杨锐语气淡淡的,他现在同时推行两个实验室的项目,又在不断的上课和自学中,过的简直是高端实验室老板的生活,哪里有时间纠结学生会政治。

    毛启明恨其不争的道:“刚刚王亚平说了那么多,你就一句都没听进去?人家都暗示了,你只要进入学生会,别的不说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机会毕业留校啊,如果是你,这和百分百有什么区别?留校北大啊,你天天跑实验室,难道想毕业了以后哪来哪去?”

    哪来哪去是毕业分配的一种政策,简而言之,80年代的毕业生分配遵循的原则,首先是择优分配,其次是哪来哪去,也就是好地方的位置紧张,成绩好和表现好的先去,剩下的通常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,对北京上海的大学生来说,后者尤为令人畏惧,因为哪来哪去就意味着要去下面的省份,虽然很可能会留在当地的省会城市,并且得到相当的重视,但是,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是奔着国际化大都市去的,80年代的北京上海就已经比2015年的地级市漂亮方便了,比同时代的省会城市更是有着巨大的差距,所以,毕业生都是希望留在北京的。

    在毕业分配政策结束以前,北漂之类的名词是很孤寂的,这时候的学生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是不可能放弃一切,重返北京自己找工作的,其实也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对杨锐来说,如果没机会做科研,纯粹为了现实“成功”而打拼,留京自然是很不错的,提前加入学生会也是正确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也只是微笑一下,问:“王亚平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学生会主席啊,你连学生会主席是谁都不知道?”毛启明愤愤不平道:“王亚平也是瞎了眼,找你进学生会,他要是选了我,不用多,两年时间,我至少整一个共青团的荣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共青团的奖状啊。”董志成像是把窝安在了床上似的,吃饭学习都在上面,想说话了就把头探出来,觉得闷了就把头探出窗外……

    毛启明语塞:“学生会总有一个好坏吧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会能留校就行了,要好坏做什么。”杨锐促狭的重说毛启明的话。

    毛启明不以为意,哈哈一笑,说:“你看,你也懂这个道理的,故意不答应,莫非是以退为进?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一个学生会还用策略,太浪费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会才要用策略呢,你想啊,学生会手里的权利小,要想发挥作用,就要把权利发挥到极致……”毛启明满面憧憬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么多,怎么不申请进入学生会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申请?申请两次了。”毛启明撇撇嘴,道:“人家优先吸收班干部和党员,还有预备党员,我啥都不是,两次都给刷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锐乐了:“花样还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,我要是学生会主席,我以后肯定要把条件给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啥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,总得方便大家,不能光是论资排辈吧?”毛启明说着一叹,又劝道:“杨锐,能进学生会就进学生会呗,你凭你这个资质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手从上到下的一比划,道:“最起码,咱们宿舍的人,以后的纪律检查和卫生检查都能省下来。评个优秀,弄个奖学金什么的也有优势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听着心里一动,他对毕业出路什么的没兴趣,但是,能解放自己多得自由却是好事。

    现在的学校不像是以后,即使是北大这么宽松的学校,某些方面也很严肃,动辄就会批评教育,写检查做处分甚至于开除,杨锐在开学之初也不得不按时上课。

    宿舍的纪律检查和卫生检查也是一样,夜不归宿是重罪,卫生不合格也要被批评,并且影响接下来一年的各种评选。

    杨锐对于批评或者表扬都没兴趣,但是,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了宿舍成员,他也会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杨锐于是盯着毛启明看了一会,笑道:“我看不如这样,毛启明你去学生会,宿舍的各种检查和表扬,都交给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去……”毛启明说了半句话,问:“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办法是人想的,这样吧,等明天,我找这个王亚平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王亚平,怎么问?”

    “就直接问好了,他找我加入学生会,肯定是有所求,看看大家能不能谈拢好了。”杨锐一副谈生意的模样。创业做补习学校的一年时间里,杨锐也习惯了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毛启明有点发愣,似乎觉得学生会主席不应该用“谈拢”或“谈不拢”来亵渎,可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杨锐说的好有道理,以至于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杨锐拉着有点畏怯的毛启明前往化学系,找到没有去上课的王亚平。

    对两人的到来,王亚平明显有些诧异,稍微有点生硬的调整了表情,但到说话的时候,王亚平已经是热情洋溢了:“杨锐想清楚了?我还想这两天再去拜访你呢,太好了。这位是毛同学吧,和主席是本家,口音好像也是湖南的?”

    毛启明有点受宠若惊,没想到王亚平记住了自己的名字,使劲点了两下头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说:“我是有些想法,王师兄有没有时间,我们到外面聊聊?”

    要是再过上十几年,邀约这种事情就应该先电话联系了,现在人却是习惯了自动上门。

    王亚平想了一下,干脆的说:“我下午两点有个会,剩下的时间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就出发,中午吃个便饭。”杨锐说着客气话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杨锐将大部分的说话机会让给了毛启明,这让王亚平稍微有点不舒服,只是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王亚平的不舒服没有延续多久,当三人来到校门外,看到早已等在那里的皇冠,并且有司机小跑着下车开门的时候,王亚平的表情已是变了再变。

    在1984年,皇冠可是绝对的豪车,进口的价格要十万往上,而且有钱还买不到。车辆进口的名额是非常有限的,事实上,在全国都缺乏外汇的情况下,有资格花外汇进口车的,大腿至少是又粗又硬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车?”王亚平的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捷利康的车,我借来的。”杨锐说着停了一下,解释道:“捷利康是个国外的医药公司,看我写的论文有用,就和我有些合作。李师傅也是捷利康派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自然是很不清楚的,而且模糊的让人有了极大的想象空间,效果却是非常突出。

    王亚平谦让的拉开副驾驶车门,示意杨锐先上车。

    现在的车辆紧张,能够独占一辆车的,在北京至少得要司局级干部,不能独占就要和同时分享一辆车,如此一来,副驾驶就变的舒服不少。

    杨锐笑着将王亚平推上了副驾驶,说:“今天就是来请你的,你是客人,先坐先坐。”

    推让了两下,三人才坐上了皇冠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王亚平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脊背完整的贴合椅背,只觉得位置也舒服,视野也舒服,精神更舒服。

    “和我以前坐的皇冠不一样,这个车很新啊。”王亚平没话找话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杨锐笑道:“这个李师傅知道,是日本人新出的型号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的,83年款,第七代皇冠。”李师傅年纪不大,开车却非常稳,说话的时候也目不斜视,两只手认认真真的架在方向盘上,尽量维持稳定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你一说我想起来了,咱们学校的那辆是第六代皇冠,说是79年生产的,哎,你说日本人怎么这样,才过了4年,好好的车就不生产了,换另一种了?太浪费了,你看解放卡车,30年了,现在才换。”王亚平一脸不解的神情,颇有针砭意味的道:“资本主义国家就是有这种浪费的毛病,生产以前不考虑清楚,把半成品推出来赚钱,过几年又把赚来的钱投在产品改良上,不如好好的做设计,先在纸面上形成完美的产品,然后一次性生产,发挥成本优势。成本这个东西太重要了,我认为咱们国家的主要优势就是成本,以后,中国生产出来的低成本产品,一定能用完美的产品打败老外。”

    北大的学生会主席,没水平是不可能的,至少他就成本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。不过,具体到产品本身的完美,还有生产的判断,却是如普通人一样考虑简单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道:“这一代的皇冠设计的很好了,估计能延续好些年,老外的市场竞争严酷,汽车卖不出去滞销,比生产线调整要麻烦的多,咱们的解放车现在也不好卖了,生产线说不定已经开始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王亚平点点头,却没有按照这个话题再说下去,而是笑道:“你这混的,都有车坐了,让我们这些高年级的师兄羡慕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确实羡慕。北大是有些小轿车的,他坐过的第六代皇冠其实也才买没多久,但是,学校的车给校长和副校长们分配都不够,他也就是曾经蹭到了两次罢了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说:“也不是我自己的,这一次要不是请你,我也不会去借车……”

    王亚平坐在皇冠车里,听着杨锐的话,只觉得面子“咻”的一声增长了:“太客气了,咱们师兄弟,用不着这样,唉……咱们这是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北京饭店,我订了位置。”北京的高级饭店很多,如长城饭店等等,都是国际化的高档酒店,做涉外接待都是毫无问题,但就杨锐这个外地人来看,带着“北京”两个字的北京饭店还是最好用的,就像是外地人到了平江去平江饭店一样,都知道它是好饭店。

    王亚平这下坐不住了:“太破费了,王哥我能力有限,镇不住北京饭店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就是吃顿便饭,我就是想把我们宿舍的毛启明介绍给王哥。另外,我还有几个申请学校项目的问题,想问问王哥。”杨锐顺势叫了王哥,反正也不掉一块肉,再者,人家比他大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毛启明是想进学生会吧,这个好说,我就能办了,学校项目是什么问题?”王亚平也是人精,毛启明又藏不住心思,他早就开出来了,只是之前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杨锐对此早有预料,80年代人走后门,也就是请顿饭,送瓶子酒的。

    只要请对人,请客请到北京饭店,要是还不能进一个学生会,那就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王亚平还是心虚,所以才追问学校项目。

    杨锐便将自己要申请学校科研经费的事说了。唐集中虽然说能帮忙,而且也帮了忙,但就杨锐看来,唐集中做个领路人很好,做办事人却不恰当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太高端了,作为学校的牛教授之一,唐集中其实很少申请学校的经费,他申请的都是国家级或者是部门级的经费,因此,唐集中平常打交道多的也都是国家级或部门级的委员会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学校的项目虽然低端,经费虽然少,可那毕竟也是百万级别的拨款权利,唐集中经营高端,并不意味着他就能通吃低端。

    再者,唐集中虽说帮忙,其实也不会非常用心。

    学校的科研经费,又是给学生的,少则数十元,多则千元,有没有都不会影响到杨锐的实验,只是一个旁支补充。

    他却是不知道杨锐积累论文的心思和目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王亚平却有些地头蛇的味道,他尽管不是老师,却熟悉学校的各个机构以及负责的老师,对于曾经攻陷了图书管理员的杨锐来说,只要找对人和方法,再攻陷两个经费审核的老师应当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杨锐的问题一出,王亚平就爽快回答。

    毛启明乖乖的坐在旁边,像是一盘药引子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