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九十七章 移液器
    “杨锐是吧?来,给你根长的。”食堂的阿姨找了一根又长又粗的油条,递给杨锐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杨锐诧异万分。

    “认识,怎么不认识,食堂前天最多人看的那张照片不就是你的?学习好还长的俊,多难得呀,我儿子要是能长的这么省心就好了……”食堂阿姨很快进入中老年妇女感慨模式。

    杨锐连忙道谢让出窗口,再看两边,果然多了许多友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其实平时也有许多友好的笑容的,只是笑的没有这么灿烂,没有这么多熟识的目光。

    1984年之初,杨锐骤然发现,自己似乎可以刷脸了。

    到小卖部,可以刷脸。

    到食堂,可以刷脸。

    到了教室,也可以刷脸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对中老年妇女,帅脸简直是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变帅,可以让你的生活更便利!杨锐觉得,自己简直可以去给整容医院做广告了。

    同样顺利的还有景语兰的住宅装修,以及华锐的实验室装修。

    前者有史贵帮忙照看,面积又小,已经到了晾晒准备入住的阶段。后者则是史贵和魏振学联手把关,在源源不断的资金供应下,工人们终于赶在元旦,将装修和设备安装给弄完了。

    杨锐也悄然松了一口气。北方的冬天是不好施工的,因为天气太冷,水泥等建筑材料都会发生变性,不利于长期使用。尽管会有一些材料专门用于寒冷地区,但就80年代初的国内工业水平,以及国内外的进出口麻烦程度,与其把精力放在采购特殊材料用于冬季施工,还真不如冬季准备物料,开春加班加点。

    实验室的基建水平不错,仪器和设备也更新了一些。杨锐更是给自己买了几只漂亮的进口移液器。

    移液器是一种很小型的仪器,外形和功能都很像是针管,用于将液体从一个容器转移到另一个容器。

    听起来,这似乎是一样无关紧要的东西,但实际上,杨锐对移液器的怨念,一天一夜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首先,移液器用于科研,要求很高的精度,单位通常是微升。

    5微升,10微升,20微升是常用的单位,pcr实验中,1微升也是经常遇到的。

    而1000微升才是一毫升。

    若是形象一些的话,一滴水就是50微升。

    换言之,移液器的任务,是每次转移半滴水,十分之一滴水,甚至五十分之一滴水

    杨锐读研的时候,导师普普通通,实验室普普通通,自然没钱买好的移液器,所以,实验室里的好几只科研狗合用一只国产移液器,科研民工人手一只国产移液器,而导师给自己买了一只进口移液器,锁在柜子里,只在自己做实验的时候才拿出来用。

    国产移液器和进口移液器的区别通常就是几个小数点的误差,有时候还有一些刻度上的微小差别,外形最多是人体工程学的一些设计。

    听起来好像没什么,但是,当一只科研狗或科研民工,每天需要用几百次移液管的时候,这点差别简直让人想死。

    疲劳还能忍耐,疲劳之后的结果却是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拼死拼活做的实验,往往讨论的也就是几个百分点的误差,移液管就有几个百分点的误差,这让人情何以堪?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?学老前辈战天斗地,自制仪器来继续做研究?要不要把聪明才智都用在这种重复性的劳动上?还是数据造假吧……

    杨锐即将涉足的pcr对移液器的要求更高,有时候就加1微升或者2微升,移液器里吹不出来就是吹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使用来一段时间旧枪和国产杂牌移液器以后,杨锐也明白了一个道理,凡是高科技的玩意,没钱你就别研究了,穷鬼实验室除了是高价培养基地以外,不会有值回票价的成果。全国人民勒紧裤袋发展科技是可以的,科技勒紧了裤袋做实验就是玩笑了。

    而在80年代,国产移液器这种东西不能说是不存在,但必须在前面加上“自制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杨锐在隔壁实验室就有见到自制的移液器,用一支注射器,一根加重的自行车辐条,一片有机玻璃以及一个塑料吸液嘴粘合而成。

    这玩意的精度比移液管怎么样,杨锐不清楚,但要说它使用方便或者误差很小,那就太昧着良心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解决了有无的问题,减轻一点实验员的操作量罢了。

    杨锐只要有一点机会,都不愿意进入到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用更少的时间经费,更艰苦的条件,做出比奢华级实验室更完美的研究,这固然是一件很传奇的故事,就像是很少学习的人获得了第一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往往是学霸更刻苦,而奢华级实验室的研究员更专注。

    因为不够专注的研究员,早就被具有无限吸引力的奢华级实验室给淘汰了,有太多太多的优秀人才在排队等待。而条件艰苦的实验室除了期待偶尔纳入门下的人才够优秀以外,就只能祈祷了。

    华锐实验室尚未启动,元旦的假期结束,杨锐就带着自己的移液器回到了唐集中实验室。

    移液管在研究员手里,就相当于手术刀在医生手里,习惯了好的,就再回不去了,杨锐甚至很怀疑,自己当年所在的实验室里的某些人,那么努力的考博,是不是就为了得到一支配发的移液器。

    “杨锐来了?”孙汝岳来的最早,正在实验室里打扫卫生呢,见到杨锐,便乖巧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来的这么早?”杨锐脱掉大衣,换上实验服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,元旦也睡不着,就想着到实验室里来……杨锐,我能不能给你打下手?”孙汝岳鼓起勇气,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说完,似乎怕杨锐误会,孙汝岳又连忙道:“我不要署名权,什么都不用,我就是想实战操作一下。”

    实验室的耗材从来都没便宜过,杨锐做研究生的时候,普通的实验室一天消耗几千块的材料稀松平常,在80年代,其实也相差不远,唐集中申请来的百万元经费,基本只够核心团队使用,科研狗们除了帮核心团队提前处理材料,做一些边角料的实验以外,自己做实验的经费通常都是几十几百元,而到了30年后,学生申请实验经费,通常也就是三五千的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这点钱,也就是买个好点的移液器。

    孙汝岳才是大二学生,虽然有点新星的意思,以前的小老板也不敢让他练手艺,只能洗瓶子看操作学理论。

    孙汝岳以前倒还满足这种生活,直到见着了杨锐。

    孙汝岳说不清自己和杨锐相差多远,他看不懂那些英文论文。他只知道,自己如果现在不开始,一定会被越拉越远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杨锐瞅了一会孙汝岳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做实验。”孙汝岳怕杨锐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可以,开始做吧,先学着处理标准溶剂和溶液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汝岳这才确定杨锐是真的让他做实验,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教人做实验往往比自己做的还慢,杨锐也是想要充分利用起孙汝岳,才顺便训练他一番。

    相比普通的实验菜狗,看了半年的孙汝岳还算机灵。

    到唐集中来的时候,科研狗们已经差不多恢复了状态。

    “下午有检查评估组,都准备一下,实验服也弄干净,身上的脏了就找同学借。”唐集中进门,先公布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检查什么?”杨锐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检查,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申请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先要经过学校的评估,这是第一组,不用紧张。”唐集中这么说着,顺手拿起一只空放的烧瓶,在水池里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