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九十五章 食物链
    83年的圣诞节,杨锐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。

    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12月30日,科研狗们的放假日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工作节奏毕竟没有后世那么变态,圣诞加元旦不放假的事,美国老板做的出来,中国老板还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孙汝岳耷着肩出了实验室,文青式卖萌道:“我怎么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哎呀,不用戴护目镜了,手上也没有黏糊糊的手套了,太舒服了,看这太阳,看这太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蛋!”汪颖气的给了他一下,道:“你精神这么好,干脆再回去干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这不是兴奋的,放假两天呢,你说做点啥好?”孙汝岳笑的像是得了大奖似的。

    赵平川呵呵一笑,说:“睡一觉,再睡一觉,时间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说点高兴的事吧。”孙汝岳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一下,又转瞬高涨起来,问:“你们有参加元旦晚会吗?我准备吹个笛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笛子吹的好?”

    “还行,比不上音乐学院的吧,比普通人强点。汪师兄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笛子水平?和音乐学院的学生差不多吧,以前常吹,所里开会了,弄群众运动了,都让我上去,现在好久不吹了,全搞了瓶瓶罐罐。”汪颖一脸唏嘘。

    吹笛子都被比了下来,孙汝岳的脸也垮塌了:“算了,不说了,我看,我在咱们实验室这个食物链里,就是最底层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赵平川少有的利用到了专业,说:“食物链最底层的生物,至少有当食物的价值啊,你看你,差分都不会算,英文也写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实验操作也不行,烧瓶试管的都洗不干净……”汪颖也开枪了。

    赵平川喘口气,接过话来,继续道:“泡的茶太淡,买早餐太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买素包子,面条里都不见肉丝……”汪颖替换上场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给的钱太少!”乖宝宝孙汝岳整个人都垮塌了。

    “食物链最低端的生物也会自己捕猎啊,你就不能想办法从隔壁实验室偷只兔子?他们上个学期还解剖了一只羊呢。”汪颖的消极攻击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孙汝岳愤恨的道:“生计的学生看兔子看的比裤裆都紧,还羊呢?羊毛都被拿回去缛被子了,你说咱们做蛋白质的怎么就这么惨,连一只实验动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实验动物才是食物链的底层。”赵平川机械化的赞同。

    孙汝岳一呆:“对啊,我至少比实验动物高级啊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能拿你做实验,你啊,就和自然界的石头一样。”汪颖安慰化的拍拍孙汝岳,说:“没事,再练两年就好了,到时候就可以和实验动物争权夺利了。”

    孙汝岳想了半天,才气道:“我和实验动物争权夺利什么,我宁愿当石头。”

    回过头来,另两人都走远了。

    实验室。

    唐集中先是对杨锐好一通赞扬,等到气氛浓烈了以后,才拿出一个红包,道:“这是对你的额外奖励,从经费里走的账,你拿回去,好好休息,想吃点什么吃点什么,想喝点什么喝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杨锐第一次得红包,一阵不明白。

    唐集中哈哈一笑,说:“没多少钱,就是一个心意,你在实验室的工作非常好,我和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满意,商量了一下啊,决定给你一点物质奖励,保持目前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杨锐在实验室管理方面,做了十数项尝试,目前长期坚持的主要就是试剂和溶剂的标准化处理,以及最重要的实验记录。

    这两项,国内的某些书籍中虽然有强调,能贯彻下来的却很少,就是那些大犇级的归国教授,很多也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,或者就是忙的顾不上做管理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也是80年代的生物实验较为简单的缘故。

    杨锐在刚刚开始做实验的时候,也不注意实验记录,有时候是实验做完了,才去做记录,漏记了也不去补充。

    但是,人做实验的时候思维清晰,不代表实验做完了就能历历在目,到最后做记录,期间是滴定了0。5还是0。55,那又哪能每个都记得。

    不能做出完整的记录,重复实验就会出问题,走过的错误路线就有可能要再走一遍。

    试剂和溶剂的标准化处理同样重要。国内的某个科研小组在做杂da反应中,就曾出现过试验结果不能重复,而且所用的苯甲*酸越纯,反应结果越差的情况,他们进而想到了最初使用的苯甲醛有可能被部分氧化成苯甲*酸,从而发现使用酸作为添加剂,可以大大改善反应结果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像是未做标准化的试剂和溶剂立功了,可实际上,这只是败中求胜而已。如果没有最后的分析过程,前期的实验可以说是全盘失败,而在试剂中含有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的时候,实验设计完全是无根之萍,可以想象,根据之前的实验制定的新方案,也会出现无数的问题。

    唐集中和其他教授一样忙的要死,在指导学生的时候只能粗略说明,简单管理,更多的是要学生自己去领悟和自我控制,而像是杨锐这样的优秀小老板,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唐集中因此将许多以前必须科研民工才能做的工作,转交给了科研狗们,大大的解放了自己助手的工作量,从而将实验进程推快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而科研狗们因为承担了一些科研民工们才能承担的工作,逼格也瞬间提高,进化的速度也加快了。这也是杨锐不停的压榨他们的劳动力,反抗却不激烈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对学生们来说,能学到东西是最重要的,谁都不想长期做猎犬。

    杨锐谢过唐集中,出了实验楼,打开红包,就见里面放了一张崭新的大团结。

    十块钱!

    想想2014年的研究生每月400元的老板补助,杨锐顿时觉得唐集中的形象高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寝室成员难得的聚齐了,蔡桂农立刻提议出门喝酒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热情拥护。

    提议通过,蔡桂农先行出发,还在楼下偷偷摸摸的打了两分钟的电话。

    杨锐看在眼里,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行人出了大门,坐到小饭馆里没多久,就有三名女生赶到。

    “她们自己喝酒不方便,就要我喝酒的时候把他们喊上。”蔡桂农期期艾艾的解释。

    杨锐对三女中的白玲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自从加入了唐集中的实验室,他去上课的时间少了,见到的同学就更少了,文娱委员白玲是他少数有印象的女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白玲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,她身材匀称,活力十足,说话做事也很大方。

    这次见到杨锐,亦是毫不羞涩的坐在他身边,道:“女孩子单独出来喝酒太危险了,总要找两个男生,正好你们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正好。”杨锐随口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蔡桂农已经与另一名圆脸女生眉来眼去上了,杨锐登时恍然。

    “元旦晚会你来参加吗?”白玲一边用水涮茶杯,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大概会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问你要不要表演节目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两天了,节目都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院自己玩,当然是想上台就上台了,胥岸青你知道吧?他准备弹钢琴呢。”

    杨锐哑然:“我什么乐器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诗朗诵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跳舞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白玲无奈了:“那你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实验算吗?”杨锐想象了一下在舞台上表演试管滴定的画面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