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九十章 秒过
    唐集中教授夹着书,昂首挺胸的走进教室。

    因为研究任务增加了,也变得重要了,学校因此减少了一些教授的教课任务,在师资力量薄弱的学院,许多专业课不得不由讲师或者助教来带,北大生物系的底蕴雄厚,教授们少带几节课,倒不至于分配不开。

    唐集中是特别要求了给生物科学专业代课。

    由此造成的结果,是杨锐每周的作业量,有三分之一是唐集中布置的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唐集中布置的作业多,而是他布置的作业往往较为复杂,需要一定的思考过程,这种题目,唐集中以往都是给大三末或者大四的学生布置的,完全是因为杨锐的关系,唐集中才增加了难度。

    第一次增加难度,唐集中原本是准备仅此一次的,没想到杨锐答出了难题,事实上,整个生物科技专业有数人答出了难题,这才有了第二次难题,第三次难题,直到难题常规化。

    普通学生自然是怨声载道,唐集中却是不怎么理会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一个专业哪怕有100名学生,能在大四进入实验室的也不到30个,毕业以后能进行研究工作,并真正研究出东西的,怕是连10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其他学生能做出或者不能做出他的作业,都无关紧要了,反正还有简单的题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来,把作业发下去。”唐集中的作风和中学老师没有什么不同,写作业也几乎是现在的教学必修课,只上课不作业的模式,至少目前还行不通。

    课代表颠颠的起来拿作业。

    唐集中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跑去寻找杨锐。

    就是不到一百人的教室,扫一遍,就让他发现了人堆里的杨锐。

    一群人正喜气洋洋的围着杨锐说着话呢。

    唐集中眉头一蹙,就下了讲台,往教室后方去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学生也跟着转身回头。

    有人以为唐集中是生气了,使劲咳嗽两声,提醒杨锐等人,也有的人会莫名的幸灾乐祸,只是并不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班长紧张的望向杨锐,恨不得高喊两声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唐集中的声音低沉,瞬间结束了学生们的低声讨论。

    “唐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唐教授。”

    围在杨锐身边的乱纷纷的叫人,其中文娱委员白玲更是咯咯的笑着,说:“唐教授,我们正看杨锐的论文呢。”

    “杨锐发表论文了?我看看。”唐集中一眼看到撕开放在一边的信封。

    因为是国际邮件,而且写满了英文字,那信封也得到了不同的对待,被毛启明整整齐齐的叠好了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笑声和问答结束了教室内的紧张感,一些好奇的学生拥簇了过来,站在唐集中身后,围成了一个更大的圈。

    “对方刚寄来的样刊,是一篇综述。”杨锐翻到自己的文章,递给了唐集中。

    他的话在学生中激起阵阵波澜,杨锐其实是不想这么高调的,但事情走到了这一步,他也就淡然处之了,但不得不承认,此刻的杨锐,还是享受到了相当的虚荣感。

    sci期刊发表,这在大一新生中,绝对是标志性的荣誉。

    放眼全国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唐集中将期刊拿到手里,先看名字,再看文章的位置,接着看期刊作者。

    《生物化学系统生态》是sci入门级期刊,影响因子常年徘徊在1。0左右,也就是一篇论文当年平均被引用的次数为1次。

    听起来有点寒碜,但论文期刊原本就是专业性很强的东西,某一个领域的某一个研究方向,往往就是那么一两只大牛的自留地,只有热门领域,才能堆积出两位数的大牛出来,普通的论文能有人引用,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事了,至少证明你的论文给后人以一定的帮助。

    考虑到6。0的文章已经是很牛掰的水平,10。0的文章已经突破中国了,可以说,sci入门级期刊上的文章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对一名学生来说,那就不仅仅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光是这个英语写作的水平,就让唐集中眼馋不已:这要是来给自己做第二作者,能省下我多少功夫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位置虽然有点靠后,但是独立完成,而且是综述,不介意我看看吧。”唐集中直接坐在一张桌子上,粗略的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学生们各显其能,有的伸脑袋,有的踮脚,有点踩桌子,也想看清楚期刊里的字。

    唐集中只当不知,气定神闲的看文章。

    换他自己带的研究生,听到综述两个字,唐集中首先就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是他看不起综述,而是中国人把综述的名声都给搞臭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80年代的研究者,很多人在过去的十年乃至二十年,过的都是政治生活,不仅没有用心进行研究,接触世界领先的技术,他们甚至就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教育。

    这样的研究者,当他们需要评职称的时候,自然没办法去做实验,用数学工具来分析问题,纯文字性的综述就变成了最好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搜一些现成的期刊,大致的看看人家在说什么,然后统和起来,把别人的冷饭再嚼一遍写出来,就是无数人用来评职称的神器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期刊社都能按照规矩执行审查,糊弄事的综述也不至于泛滥。但在国内的环境下,坚贞不屈的期刊社基本都被强*奸了,剩下了要么敞开了胸怀,要么就半推半就的做起了半掩门的生意。

    杨锐的综述却是让唐集中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清晰的思路,明确的指向,还有充满自信的语言——唐集中最喜欢的,就是杨锐的眼光独到。

    与杨锐的几次谈话,都让唐集中感受到了他开阔的思路,这一篇综述也不例外,内涵异常的丰富与漂亮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感觉遗憾的,就是方向了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研究分子机理?”唐集中用了研究这个词,本身已经是对杨锐的某种赞赏了。

    杨锐点点头,道:“我目前在看这方面的书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蛋白质?蛋白质研究,其实是很有意思的。”唐集中最近的主要工作,就是以双向电泳的手段研究蛋白质,这同样是一个很大的领域,唐集中为此准备良多,申请的经费也都花了不少,自然不能轻易改变方向。

    杨锐依然不想跟着别人做项目,还是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在场这么多学生,直接拒绝就太不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唐集中看出来了,也笑笑,再次道:“不错,现在发表综述也很难了,你是开学就准备了吧?”

    “杨锐头两周才写的。”毛启明没等杨锐回答,抢先说了。

    同宿舍的虽然不是生物系的,但为了看国际邮件里的东西,今天也都来了生物系的教室。

    “这个月写的综述,这个月发表了?”唐集中这次是呆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北京到国外的邮件寄的不慢,但老外的期刊审稿速度不快啊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杨锐的论文等于刚寄到期刊社,立刻就被秒过,然后就刊登在了最近的期刊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效率,别说是综述了,就是硬碰硬的论文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杨锐想拦也拦不住,只能点头认了。他现在是《生物化学系统生态》的审稿人,也在该期刊社发表了近十篇文章了,通过一篇水平不差的综述,自然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唐集中虽然不知道此点,但就他的经验,也能猜到,杨锐很可能不是第一次发表论文。

    不过,当着众多学生的面,唐集中什么都没说的回到讲台上上课去了,留下学生们自个议论。

    而在这堂课结束以后,唐集中是飞奔前往图书馆。

    北大图书馆是国内有数的科学情报搜集机构,订阅的期刊也是最全的。如果要查一个人的历史发表,到北大图书馆是没跑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个天才,拼着送研究经费,我也得把他要下。”唐集中设想的天才,必须是能突破天际的天才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