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八十五章 筑巢
    “麻烦存钱。  .  ”杨锐将做好的纸包放在了银行柜台上。

    这是比邻清华的一家人民银行分理处。到2ooo年以后,人民银行的个人网店和业务都萎缩了,许多人除了查查征信会去人民银行以外,甚至不再与之生直接的业务接触,可在83年,人民银行依然是中国银行业当之无愧的霸主,大小网店遍布全国。

    尽管是一处相对繁忙的网点,但现在的银行基础条件却很普通,除了独立的院落值得称道以外,单层平房和小窗户的结构令房间内颇为昏暗,景语兰根本就懒得进去,停下自行车,就靠在附近的一棵树上,百无聊赖的拿出随身的法语单词本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锐选择了四名柜员中较年轻的一位,等她抬起头来,方才现这是个外貌靓丽的女生,大眼睛小鼻子柳叶眉,画了淡妆,颇有几分妖娆。和旁边的4o岁大娘相比,不知耐看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到杨锐,也是不自觉的眯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正如男人看到美女的机会少,女人见到帅哥的机会也不多。没有整容术,没有化妆术的8o年代,帅到杨锐这个程度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办什么业务?”柜台后的郝玉拢了拢头,重新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存钱,再帮我开一个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听明白做什么以后,郝玉埋写起了存折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还没有电脑办公,打印机什么的亦是稀罕物,所以,作为存款凭证的存折,此时统统都是手写的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开户也是不需要检查证件的,简单的说,普通人是想开多少个户头,就开多少个户头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银行业务简单,基本就是存款取款,连贷款都少的可怜,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姓名?”柜台后的郝玉趁机抬头看了杨锐一眼。

    “杨锐,木易杨,金兑锐。”

    “写在纸上吧,免得写错。”

    杨锐按她的要求,在纸上写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转头,对方将存折交给了杨锐,指着左上角道:“这个数字是你的户号,你要记住,如果挂失之类的,都会要求核对户号和你的姓名,你要存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万元。”杨锐早前取出了一万元,塞到了包里,没有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两元是吗?”郝玉自动改正了杨锐的话,并问:“要办零存整取吗?零存整取就是说你每个月都存两块钱,到了一年的时候,银行按照24块钱给你算一年的利息,非常划算的。”

    零存整取可以说是8o年代最划算的理财方式了,它相当于一种反向的分期业务,等于银行向个人做分期,即使是最后一个月存的钱,也能享受到全年的定期存款利息,就目前6的年息来说非常高了。

    而一次存款两元五元的,此时在银行也很普遍。

    普通工人的工资也就是三四十元,五十元算是高的了,这些钱能有剩余的也不多,愿意存款的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8o年代人更多的是没钱存款的人,所以银行里才会空荡荡的,即使业务办的很慢,仍然鲜少排队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,杨锐却不得不更正道:“是存两万元。”

    这些钱他不好拿回宿舍的,随身携带也太多了,因为都是十元的钞票,一千元就是厚厚的一叠,两万元要2o叠,就厚度来说,与后世的2o万是相同的,价值却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就工资来说,2万元是普通公务员3o年的工资,而若是就可支配资金来说,这笔钱就多的离谱了。

    一个双职工家庭,一个月扣去必须的水电吃饭等花销,月均存款不过2o元,一年才存2oo元,就目前的工资水平来说,存2万要1oo年。

    如果是单职工家庭,基本就不用存钱了,不负资产已经算是勤俭持家了。

    存这么多钱到银行的多数是单位而非个人,郝玉也有些懊恼,道:“你没说你是单位啊,公章带了吗?我得重写个折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不是单位啊。”杨锐苦笑。

    “个人存款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能有2万块。”郝玉一点心理建设都不用做,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2o年后,人们都有基本的概念。但在8o年代,人们还在用调侃的语气说“在外国是不能问男人收入的,也不能问女人的年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郝玉把杨锐给问住了。杨锐叹服说:“你们银行还管这个?”

    于是郝玉被问住了,迫不得已喊了一句“主任”。

    一位头稀疏的中年男子从后面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锐不等郝玉说明,干脆解开纸包,道:“我存钱,正经收入,要不要报备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小郝,愣着做啥,数钱入账。”主任不爽的瞪了郝玉一眼。他猜杨锐是个体户,所以连工作证都没要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法律来说,个体户都是不合法的,但那又怎么样,祖国大地现在哪里会没有个体户?

    尽管分理处周边的个体户不多,也很少有人存钱这些人都习惯用现金,并且背着现金袋子去进货。

    但从主任的角度来说,钱存进自己的单位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郝玉委屈的低下头,没法争辩。

    主任盯着郝玉将存折做好,交给杨锐的同时,道:“杨先生,其实将钱存成活期是最不划算的,定期的利息要高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要用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到时候急用钱,可以解除定期的,当然,这样会损失定期的利息,但也就是和活期的利息相同,不吃亏,如果到时候没用上,利息可不少呢。而且,您还可以将款分成好几个账户,比如1ooo元一个账户,2ooo元一个账户,5ooo元再一个账户,到时候,根据你想用的钱数多少解除账户的定期,这样只损失一个账户的利息,其他账户的利息还按定期计算,我们现在一年期的利息是6,就是存一万块钱,一年的利息6oo块,2万块的利息是12oo块,很多呢。”银行主任噼里啪啦一通,登时将杨锐给打蒙了。

    柜台后面的郝玉有点吃味的看着杨锐,皮肤比女人都好就算了,年龄和自己差不多,却有这么多钱,6oo块比她一年的工资都要多,12oo块就更扯淡了。

    她打量着杨锐,心想:我要是有两万块钱,存银行里就辞职,每个月光花利息就够了。

    杨锐再次摇头,拒绝了定期的做法。

    银行主任毫不气馁,再接再厉的道:“您如果觉得定期不划算,其实有一个高利息的,国债!国债您知道吧,这个不光是为国家奉献,其实收益也很可观的,当然,时间是长了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红砖地,小平房内,人民银行的分理处主任,正在进行着8o年代的银行理财营销。

    国债是银行在8o年代唯一的理财产品,由于国债买卖的窗口尚未打开,理论上,国债是要持有3o年以后,才能兑付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理财,愿意购买的人自然很少,中国第一批国债,几乎都是强行摊派下去的,有的员工拿工资的时候,就会收到一部分的国债,当然,更多的还是亲戚朋友之间的推销和帮忙。

    银行主任指望着自己能卖掉一点国债,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推销术极有信心,那是多年实践的经验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没有猜到,杨锐曾经面对过多敬业的银行理财经理。

    任凭主任态度和蔼,说破嘴唇,杨锐也没有丝毫的动摇。

    待杨锐离开银行,主任气急败坏,说:“郝玉啊郝玉,你让我怎么说你呢?这么好的机会,差点让你好事变坏事,你就不能好事变更好事?不行,这个客户,你要给我想办法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抢回来?”郝玉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他总不能存了钱就不来了吧?咱们今年还有上万块的国债没卖掉呢,你想办法卖给他,卖不掉,就只能年末分给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主任话音刚落,周围就是一片哀叹声。

    现在的银行就是这样,总行下任务,分行接任务,分理处完成任务,任务层层分解,最后分配到人,能完成的自然有奖金,完不成的想不要奖金也不行,必须将任务自己吃掉,或者找亲戚朋友帮忙,然后自个拿奖金回家。

    主任布置了一个折腾人的任务,心满意足的回办公室了,留下郝玉直瞪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苑家属区。

    景语兰分到了三楼,也就是顶层的房子。

    在红砖楼的年代,顶层楼是最不好的房子,冬冷夏热,都是大家捡剩下的。

    但从大的方面来说,能分到房子就幸福无比了,更别说是有独立卫生间,有独立厨房,有阳台的楼房了。

    要是给如今全国的房子分个等级,把豪华私邸的名头安在这三层小楼上,都有些埋没这红砖房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小区内,到处可见分了新房,喜气洋洋的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像是北师大这样的高等大学还稍微好一点,虽然不至于人人有楼房住,但学校并不缺少土地,盖些院落和平房,或者简易楼都不难,总是能够解决教职工的住房问题,但在一些级别较低的学校,比如中专高职,或者大专,住房问题就很严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组织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之物。你的上级就是你的组织,你所在的单位就是你的组织。你的上级厉害,你的单位厉害,你就能找组织解决更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北师大属于比较厉害的组织,它能保证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,部分解决楼房问题,大专和中专在北京就属于弱小的组织,只能说尽力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,少量解决楼房问题。

    相对于城市居民来说,这其实是一种很有效的社会结构。

    单身狗找不到老婆?组织帮你介绍对象,搞集体相亲,后来的军队和大型机关,仍然保持了类似的传统,只是被无限的弱化了。如果级别较高,职务较重要,组织还会派遣政委之流,以三寸不烂之舌帮你解决婚姻问题,比如著名的陈景润院士,就是在组织的帮助下,迈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    有组织的人,结婚也不用愁,无论父母帮不帮忙,只要找了组织,总会有人帮忙。大的组织有工会,除了苹果以外,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帮职工筹办婚丧嫁娶,小的组织工会小,那就全体上阵来帮忙,无论关系好坏,这也是中国人的传统。

    景语兰这次分到的房子是教育部集中造的,按比例分给下属的各个学校,如北师大这样的直属高校分到的就多一点,后娘生的和私生子就分的少一点。

    但就杨锐的眼光来看,除了设计稍微落后了一些,材料稍微差了一些,这样的房子仍然是很不错的,旁的不错,这里先是毗邻北师大清华人大和北大的高级学区房,住到2o15年,一平卖个八万块,立刻5oo万到手,比中彩票还直接。

    “这房子要好好装修一下,我给你装。”杨锐在房子里转悠了一圈,立刻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景语兰好笑道:“你都不知道能借这房子多久,就装修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住了,你说不定还要住啊,装的好了,住的舒服。”杨锐很自然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景语兰只觉得心里一暖,有莫名的情绪在胸腔内游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翘_臀女神张雪馨火辣丁_字_裤视频曝光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gan123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