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八十四章 饱暖
    杨锐睡醒的时候,已是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学生宿舍是没有暖气的,重新回到有暖气的大床房间,睡的根本就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这厮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推开门,就见门前过道拐角处的小桌子上,已经放好了未拆封的牙刷和牙缸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桩大房间的好处,因为过道宽敞的能并行三个人,一张装饰性的小桌不仅不占地方,还颇有装饰性。

    等杨锐洗漱完毕,就见景语兰在餐厅开始摆桌子了。

    “听见你起来了,我就开始做早饭了。”景语兰里面穿着薄薄的毛衫,外面套了件很普通的围裙,背对杨锐,在厨房中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本应该是降分的居家装束,此时却让杨锐的小心脏怦怦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重生以后的杨锐,并没有尝试多长时间的家庭生活。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宿舍度过的,即使是高考结束的假期,他也跑来跑去,不肯安稳一些。

    美艳居家的补习老师——对清晨的少年来说,似乎有点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杨锐拉开椅子坐下,目光随着景语兰的动作而游离,完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我记得你以前老吃鸡蛋和牛奶的,我煎了一个鸡蛋,煮了一大杯的牛奶,主食有油条和油饼,另外还有米饭和面条可以现热,你想要哪个?”

    “油条和油饼都可以。”杨锐停了一下又道:“我吃鸡蛋和牛奶是因为这两样提供的热量比较多,还有优质蛋白。”

    后一句说出来,杨锐就后悔了,完全是多余的话嘛,没事说蛋白算是怎么一回事?就算身体蛋白表现的很积极,现在也应该冷静下来才对。

    这就属于紧张后遗症了,紧张了不知道该说什么,于是会频频说错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貌不扬的杨锐,说到这里,天上或许就会跳出好感度-2的标识。但是,面对丰神俊朗的杨锐,天上什么都没有跳出来。

    洁净碧蓝的天空下,到处都是可爱的孩子,慈祥的老人,帅气的男人和漂亮的女生的欢声笑语……

    “做好了。”景语兰将预热过的盘子从烤箱中拿出来,装盘以后,放在杨锐面前。

    盘中最显眼的是一盘煎的极漂亮的双面煎蛋,上面洒了少少的盐和一点点胡椒。煎蛋旁边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小撮的咸菜,咸菜都切成了长方形,一排交叉叠着另一排。

    油条和切块的油饼被放在了小小的竹篮中,摆在盘子的右上角,它的左边是大杯的牛奶,怕有一升左右的量。

    “弄的像是五星级酒店了。”杨锐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学他们弄的。”景语兰当然不会说自己来到北京,无聊的时候专程向特级厨师学习过厨艺,至于为什么学,她说不清楚,也不愿意想。

    “你吃早饭了吗?一起吃好了。”杨锐拿起筷子。

    “我和爸妈一起吃过了,他们都去上班了,你吃吧。”景语兰脱去了围裙,深灰色的薄毛衣凸显出美好身材。

    “我不客气了。”美食在侧,大快朵颐。美女在侧,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杨锐吃的极痛快,因为味道确实很好。

    鸡蛋煎的恰到好处,也就是蛋黄刚刚凝固,又没有完全变硬的程度,这段时间很短,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,要把握住它,需要用心练习,或者学德国人那样掐表计算。

    牛奶亦是格外的香醇,杯面上有厚厚的油膜。这倒不是特供牛奶的特色,只是80年代牛奶的特色,不兑水而已。

    9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,大都喝过类似的牛奶,也就是奶农直接挤出的牛奶,兑水或不兑水销售。牛奶兑水其实不能说有什么坏处,完全不兑水的牛奶会非常稠,以至于许多孩子不愿意喝,所以,80年代的家庭买回牛奶以后,多数会自己兑上三分之一左右的水,一方面更可口,一方面也能减小经济压力。

    工业化以后的液态奶往往是兑水60%乃至70%以上的,只兑水一半的,通常都会被起某种特殊的名字以卖出特殊的价格,这样的牛奶,自然是煮不出油膜的。

    杨锐三两口吃光鸡蛋,就着咸菜吃掉一根油条半个大饼,然后拿起牛奶,大口的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景语兰看的惊讶无比,美目圆瞪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杨锐喝完牛奶,顺手抹干净了嘴,笑问:“看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我再给你煮一杯牛奶吧,看你好像不够喝。”景语兰慌乱起身,前去厨房煮牛奶去了。

    杨锐没客气的等着,他确实没吃饱,另外,阳光撒在忙碌的美女身上,亦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    丰盛的早午餐过后,景语兰拿了一个小包过来,递给杨锐道:“这是我家和张叔他们凑出来的一部分钱,先还给你,总共是三万元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这笔钱是他们的补偿金。所谓的补偿金,其实就是这些年没发的工资,这年月是没有国家补偿这种东西的,你错蹲了监狱,对不起,算你倒霉,你挨了整,对不起,算你倒霉,至于现实的回馈,就是这些年未发的工资,因为时间比较长了,到景存诚这个级别的,一年有两千块以上,小十年就有两万块,其他人呆的时间长短不一,补偿的多少也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景存诚等人将他们的补偿金都拿出来,还上杨锐借出的所有钱都绰绰有余,但是,补偿金并不是平反了立刻发放了,拿到补偿金的家庭,也不一定只有杨锐这么一个债主。

    相隔异地多年,像是这样的家庭,往往都会有许多的问题需要解决,花钱之处很是不少。兄弟姐妹和亲戚们这些年的帮衬,无论是借贷还是赠予,都需要钱来填补,曾经的老朋友老战友过的不好的,已然牺牲和尚未平反的难友家庭,也可能需要钱来开支……

    现在能凑出三万元来,绝对是他们做了最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杨锐犹豫了一下,将小包接了过来,道:“这笔钱我就收下了,剩下的,我觉得你们不需要急着还……”

    他阻止了景语兰的话,道:“我没有其他的意思,我只是暂时用不着这些钱,等你们缓上两年再还给我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是不一样的,到了明年就是物价闯关了,凡是人民币资产,在这场闯关中都会陷入深切的疯狂,而人民币也被大大贬值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锐是投资政治,又不是放贷,他将3万元装入随身的包里,想了想道:“得麻烦你陪我去一趟银行了,这么多钱放在身上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景语兰一口答应,接着又道:“我等晚上转述你的话给我爸,他怎么决定,我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说好了,我想请她女儿继续给我做英语补习老师,不好意思收老师的钱,而且暂时也不缺钱,请他们把钱用在刀刃上。另外,如果需要的话,我手里还有外汇。”杨锐岂止是有外汇,外汇还多的很。

    景语兰的羞涩一闪即逝,说:“你的英语不用我来补习了,平时多练习,就足以应付大学阶段的要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不能流利的与英语国家的人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流利的要求可是很高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要学从句,复杂的从句。”景语兰颇有些戏虐的说。高考前夕,她教给杨锐的时候,却被杨锐要求只教简单英语。

    杨锐苦笑一下,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嘛,那个时候要争分夺秒的参与高考竞争,现在有的是时间练习了。”

    “目标是流利?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误,表达清楚,最好有一定的表现力和感染力。”

    景语兰莞尔:“感染力我可教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表达清楚和表现力够也行。”杨锐嘿嘿的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景语兰不知道想到什么,也笑了两声,继而道:“你昨天说想要租套房子,是真的想租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中丝有房子租?”杨锐想想摇头了:“这么便宜的房子,丁家不要丙家要,没有给我的理由啊,要是为了这事坏了规矩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景家的房子固然是大的要命,令后世人无比的羡慕,可事实上,普通职工的住房条件可远远比不上后世人。除了房租便宜以外,北京上海的职工,现在的人均居住面积还不到5平方米,也就是一家四口,只有20平米的房子,一个大杂院住六七户人家,公用厨房设在院子里,一条胡同共同一间茅厕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一些年纪较大的职工,尤其是与父母同住的职工,即使想多花一点钱租房子,往往也是租不到的,因为住房不是市场化的,级别高的住好房子,级别低的住癞房子,熬一辈子还被有背景的人给挤下来的窝囊事,每个单位都能找出来一堆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当年住房改革的时候,全国是一片叫好之声,无数人倾家荡产,甚至是借光友邻,都要买一套房子。因为花钱买房子不用看领导的眼色,不用一次次的低头去求人了,不用看着单位公示的排名黯然神伤了,不用为了一套房子在大马路上赤膊上阵,不惜与单位同事就此闹翻了……

    也是这一代人赚钱买房,赚钱买房,赚钱买房,最终买的全国地产市场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每个单位的房子都不够住,领导住大房子是有国家政策支持的,职工也不好说什么,可要是给了外单位的人,恐怕会有人要闹起来,杨锐也不想景存诚就此惹上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是中丝的房子。”景语兰迟疑了一下,道:“是我在北师大分的房子,虽然没有这边这么大,但也是独门独户的楼房,一室一厅,有独立的厨房和洗手间,有暖气,我一直和父母住,暂时不准备搬过去住,可以先让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独立卫浴厨房的一室一厅,你刚入职就能分到?”

    景语兰脸一红,说:“北师大的领导和我爸认识,再说,那边比较远,又不在学校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撇撇嘴,笑道:“你也是既得利益者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就算了。”景语兰难得的表现出娇羞态度。

    杨锐连忙说“要”,并道:“这么好的事,别人抢都抢不来的,不过,我要是住进去,你会不会被人议论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是我弟,那里是教育部建的,不光分给北师大了,还分给好些学校,认识的人不多。”景语兰明显是想好了的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就不客气了。咱们可以约在那里补习功课,这就更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景语兰觉得帮了杨锐的忙,也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杨锐心里像是猫爪似的,满脑子的奇怪画面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