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七十一章 新学科
    “这个人有点怪啊。”王国华瞅着胥岸青,手里端着一个罐头瓶子,里面倒了二两白酒,小口的啜着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的话,他可能是今年的高考状元,全国状元。”杨锐说了一句实在话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这么厉害?看着傻呆呆的。”王国华颇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杨锐乐了:“就未名湖跟前的这块地,你看谁不厉害,扫地的指不定都懂高能物理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显然没看过射雕,“噗”的一声笑出来了,说:“别高能物理了,普通物理都够去下面的学校当老师了,扫什么地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也许就不想去下面的学校当老师呢?”曹宝明插了一句,他端着一个搪瓷杯子,里面倒的也是白酒。

    王国华立刻反驳:“不想去下面的学校当老师,反而愿意扫地,你这个没有逻辑。”

    “呦呵,知道讲逻辑了。要我说,这位就是被打倒了,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?”

    “打倒的也该平反了,再说了,懂高能物理就算没平反,也不至于扫地吧,外面的学校大把的要人呢,北京的不行,咱们河东的还不是求贤若渴?”王国华是当真的辩论,妥妥的铁杆粉。

    曹宝明抬起铁柱似的胳膊,轻柔的喝一口二锅头,道:“这人是学高能物理的,去了河东省,不是什么希望都没了?留在北京,就是留着机会,锐哥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到了北京,大家就不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了,曹宝明又比杨锐小半岁,锐哥锐哥的很是顺嘴。

    杨锐笑的饶有兴趣,道:“又不是真有这么个人,我怎么知道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聊天嘛,瞎聊总得有个目标吧。”曹宝明摸索着搪瓷缸子,用鼻子嗅酒味。

    “说到目标,你们有什么新目标了吗?”杨锐环视一周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继续健身,先把腹肌练出来。”曹宝明摸了摸肚子,颇为神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上次洗澡,记得你还有腹肌呀。”王国华很是奇怪,刘珊已经是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曹宝明摇头:“六块腹肌算什么腹肌,今年要把八块整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用力绷紧肌肉,胸大肌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杨锐叹口气:“不是这种目标,不过也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目标呢?你的目标又是什么?”刘珊少少的喝了一些酒,脸颊有些发红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重新做实验室,现在的目标,就是先把实验室做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帮忙。”何成像是在学校一样,马上举手说:“我来给你做实验助手,我的目标就是做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来帮忙。”黄仁摸摸后脑勺,笑道:“在西堡中学的时候,只觉得一天忙忙碌碌的好辛苦,现在闲下来了,又觉得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实验室好了以后,叫你们。我现在正请人在中关村找位置呢,差不多也该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到时候,我可以帮你翻译文章,我最近自学专业英语呢。”黄仁也喝的有点摇晃,想到什么倒出什么。

    实际上,就黄仁刚刚入学的英语水平,别说翻译专业文章了,翻译普通新闻都有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,天大地大酒场最大,杨锐自然是乐呵呵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场酒,喝到了半夜两三点。

    到走的时候,所有人都已经混乱了,杨锐被拉到了中文系的圈子里,因为83年的北大中文系号称是高考班,一口气录了9名高考状元,不知说到什么,将杨锐这名状元也给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曹宝明被拉进了篮球队的圈子里,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是外校人的身份,就被一堆酒给灌趴下了。

    只有刘珊和许静受到了优待,没有喝醉,但也喝的朦朦胧胧,最终找了一间女生宿舍,就那么睡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刘珊睡到中午才醒来,宿舍里却只剩下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刘珊将许静拍醒了,自己洗漱一番,喊道:“我先出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静不清醒的嗯嗯两声,像是冬眠的母熊似的。

    刘珊穿戴整齐,顺着林荫路,走到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杨锐果然呆在里面看期刊。

    不像是普通人查资料或阅读,杨锐看期刊的速度是很快的,因为他不是真的在看期刊,而是在与脑海中的资料做比较。

    作为大脑玄妙的一部分,杨锐脑海中储存的资料可以尽情的调阅,查找,功能强劲之极。

    因此,他比较资料的速度也远远超过两本书互相对照的程度。

    某些情况下,杨锐只看期刊中的一段,就可以判断出脑海中有没有相同的论文。

    如果有相同的论文,那自然不用再看,以此作为新发展的标记即可。如果没有相同的论文,才需要查找同类。

    但不管采用哪种方式,杨锐的行为都是迥异常人的。

    在期刊阅览室,也是图书馆里目前唯一可以自由取阅图书的地方,早就有人议论杨锐的做法了。

    刘珊抵达的时候,正好诧异的看到杨锐面前放了一叠杂志,一本本翻的起劲。

    “北大好帅,可以这样拿期刊看?”刘珊也去过几次本校的图书馆了,此时羡慕的望着周围茫茫多的书。

    “一次最多只能拿两本期刊。”杨锐打断了刘珊的美妙幻想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能拿这么多?”刘珊讶然。

    “我申请了啊。”杨锐说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申请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我是今年的高考状元,全国高考状元,有特别的学习方法,然后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申请通过了吗?”刘珊突然有点兴奋,虽然直说自己是全国高考状元,有点降低格调,但能自己申请得到特权,而且是读书的特权,还是令人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杨锐呵呵的笑了两声,压低声音道:“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请管理员老师吃了两顿饭,才通过了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……走后门吗?”刘珊挺起腰来,说了一句很容易令人歧义的话。

    杨锐嘴角抽动了两下,说:“先是我有状元的牌子吧,否则人家想通过申请也没有理由,请吃饭就是联络感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锐当然不会说自己请的是北京饭店。

    刘珊瞅了杨锐半天,撅了一下嘴,又赶紧用手掩住,道:“感觉你以前诚实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西堡镇地方,想撒谎,机会也不多吧。”杨锐吁了一口气,说:“终于转战大都市了,不好好利用一下手上的资源,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刘珊停了一下,继续低声道:“用钱买通别人,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买通,是变通,好了,把这些期刊放回去,再把9月新番拿给我。”杨锐说话的时候还在用目光扫期刊,阅读速度一点不慢。

    “新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9月的期刊了,把这些放回去,拿新的给我。”杨锐从贫瘠的西堡镇来到北京,突然有种重回花花世界的感觉,许多记忆仿佛也重启了。

    在西堡镇的时候,杨锐想做的事情很多,结果只能埋头做事,而在北京,杨锐能做的事就太多了,几乎是想做都能做。

    此外,北大的环境也有点太好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80年代住在北大,还是2014年住在北大,都不会觉得不舒服。相反,这样的环境,无论是80年代,还是2014年,或者是1780年,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从西堡中学憋屈的小宿舍搬出来,离开黄土漫天的环境,杨锐的心情也豁然开朗,娱乐精神似乎也有所提高。

    刘珊只觉得杨锐有点怪异,可还是起身去帮他换期刊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杨锐就不像是前面那样,拿一堆翻着看了,而是让刘珊拿一些,看一些,换一些,再看一些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就是刘珊在阅览室里不停的帮杨锐换书,而杨锐则不停的看书,速度快了一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随着接触的增多,刘珊的效率也提高了,渐渐的摸准了杨锐比较杂志的时间差,更有剩余的时间,坐在杨锐身边,看他记笔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记下这些名字?”刘珊死活没有找到杨锐笔记上的文章的规律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判断是比价有前途的文章。”杨锐简单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接下来的研究方向了?功能基因组,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比较复杂的概念,大到人体基因测序,小到测试新药,都能用到功能基因组,简单的说,就是了解一系列的基因的功能,恩,非常有用和有前途的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旁边,突然传来压抑的笑声。

    杨锐和刘珊齐齐转头,正好看到一名学生憋红的脸,显然是忍不住了,才把气漏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听到了。”对方放下手,想了想,转身虚声道:“我是富教授的学生,植物学大四生钟志文,我最近正好在吃小灶,学了点基因功能分析的科目,觉得你说的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钟志文其实很想说,自己读到大四了,也才开始学基因功能分析,还不敢大言不惭的说研究两个字,更别说是研究功能基因组了,你一个大一的学生就这么自信好吗?

    他是看在刘珊的面子上,才没有直言揭露杨锐的“吹牛”。

    打了个招呼,见杨锐没有立刻回应,钟志文又笑着转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种程度的警告,应该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钟志文不知道,杨锐实际上是在感怀呢。

    基因功能分析,在80年代固然是高大上的名词,在30年,却已经是烂大街了。

    这种科目,也会变的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基因组学的东西啊。”杨锐忽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钟志文却是“啊”的一声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杨锐也愣了几秒钟,旋即笑笑:“没什么,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说错了,基因组学要到1986年才会由美国大牛提出,接着是人所共知的人类基因组测序计划。

    在1983年的当下,基因组学还不算是一个学科名词。

    钟志文勉强笑了一下,心想:什么状元啊,吹牛不打草稿,壮牛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