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六十六章 师姐驾到
    “杨锐,有学姐来找。”邱夏进了宿舍,一阵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学姐?哪里的学姐?”蔡桂农一跃而起,扒着上面的窗户就往下看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蔡桂农已是兴奋的脸都红了,说:“好像有好几个学姐啊,是哪一个找杨锐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没细问,应该是领头的那个吧,手里拿了一个篮子。”邱夏说着叹口气,说:“现在的社会啊,就是这么不公平,有的人成绩好,长的好,就有师姐送上门来,我们这样成绩普通,长的普通的,去找师姐,人家都不理我们,不患寡而患不均,这样的社会发展下去,可要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蔡桂农瞥他一眼,说:“成绩好长的好,有师姐送上门,长的普通成绩普通,师姐不理,这不是正常的?”

    “但普通人是大多数啊,这样肯定会把资源集中给了某些人。”邱夏愤世嫉俗的指了指杨锐,道:“成绩好被分配多一点的资源,我也就认了,长的好看,这个是天生的呀,这个社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社会,以后就会变成看脸的社会了。”杨锐忍不住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邱夏想笑又不好笑,怀疑的问:“你这是自嘲吧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真相呢,看你怎么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看,下去就知道了。”蔡桂农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衬衫,仔细的穿上,笑道:“杨锐,我陪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下去做什么?”杨锐慢悠悠的穿上t恤,然后换运动鞋。

    蔡桂农呵呵的笑两声,扒着杨锐上铺的栏杆,笑道:“下面好几个学姐呢,你一个人哪里照顾的过来,我陪你下去,多个人分散火力,你也轻松点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去。”毛启明也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。

    杨锐无可无不可的耸耸肩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董志成半躺在上铺看他的名著,水杯就放在床上,说:“一会回来报告情况啊,漂亮不漂亮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转身探头不就能看到了?怎么能懒到这个程度。”扒完窗户扒栏杆,蔡桂农此刻又换到董志成的栏杆上扒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懒。”董志成依旧在看书,口中道:“我觉得眼睛看的不准,你们不光要看脸,还要听人家说话,注意人家做事,完了再给我一个评价,我下次再看,评价就准确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次到哪里找人家去。得得得,我回来报告,不过我说,老董,就咱们宿舍的光线,你天天看小说,不怕把眼睛看瞎了?”

    “高中考飞行员,人家说我****一个大一个小,体检不通过,这眼睛保护的再好,也没啥用处了,不如看书,不如看书呐……”

    董志成一副感慨的表情,其他几个舍友都笑喷了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蔡桂农穿的最正式,西裤衬衫白球鞋,虽然都有点皱,白球鞋也不太搭,但就现在的条件,换算到30年后,蔡桂农这也算是轻奢了,穿的乱只能说不讲究,鄙视也不好说出来。

    杨锐的运动服装束长期不变,阿迪达斯的t恤短裤比蔡桂农的一身要贵不少,但在这83年,它也就是好看点的运动服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毛启明的条件就差了不少,穿的是最普通不过的军绿色外套,在9月天里颇有些热,毛启明却是连扣子都没解开,因为他里面穿的是件汗衫,男生们打篮球跑步都喜欢穿这种,毛启明平时也穿,可是和蔡桂农和杨锐一比,他就不愿意了,只好穿了外套。

    蔡桂农似乎是注意到了,下意识的解开了自己衬衣上的扣子,使之更加的松软发皱,也将格调降低了一点。

    杨锐根本没在意这些细节,对他来说,基础款的阿迪达斯100多块一件,也就比地摊货强一点,董志成穿的衬衫皮鞋和毛启明的军绿色外套,孰优孰劣还真是难说,要是搞个时装比赛的话,毛启明的穿着估计还会以强烈的民族性而获胜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现在人的穿着普遍臃肿单一,杨锐也不是一头时尚狗,嗅不出繁复的味道来。

    楼下的学姐却是看着杨锐的穿着,眼前一亮,继而再看杨锐,更是微笑满盈,走上来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咱们学校女生部的万玉兰,这是李芳、林晓丹、王佳旭。”

    四个女生穿的都是裙子,两黄两红,颇为亮眼。

    同时,她们也都用打量的目光,仔细的审视着杨锐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怎么都是这么看人呢。”蔡桂农保护杨锐似的,插了上来,同时挺胸抬头,展示自己。

    万玉兰笑了:“你们是一个宿舍的吧?”

    蔡桂农用眼神示意杨锐。

    杨锐无奈介绍道:“这位是老蔡蔡桂农,北京人。这位是毛启明,才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怎么我就是北京人了,启明就是才子了?”蔡桂农插科打诨的把四个女生都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毛启明昨天能和戏剧社的人借来收音机与磁带,自然不是怯场的人,只是气场被杨锐压的厉害,这么会的功夫,毛启明也将气息调整好了,展颜笑道:“状元郎的眼光还是准的,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北京人,你看我就知道我是才子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人是他看出来的吗?那是我告诉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告诉他我是才子,他怎么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好家伙,没看出来,你还会点诡辩术呢。”蔡桂农一撸袖子,大叫:“来来来,你我大战三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毛启明反应的很快,唰的也摆出了架势,逗的女生们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杨锐捂着眼睛,有点不忍淬读,这和他在补习班里看到的某些场景何其相像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是为了什么?”杨锐打断了两人的闹剧。

    万玉兰微笑道:“我们是代表女生部来送温暖的,呶,这里有几双鞋垫,都是女生们一起做出来的,请你分给同宿舍的同学吧,记得自己留一双哦,军训很需要一双好鞋垫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杨锐还真需要一双鞋垫,没有推辞的接过了篮子。

    蔡桂农和毛启明反而有点不好意思,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“杨锐,你喜欢什么?小说、诗歌还是体育?”万玉兰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“就你说的三样,我只能选体育了。”杨锐对伤痕文学什么的,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万玉兰愣了一下,说:“不喜欢文学的男生,还真不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你喜欢文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杨锐瞅着面容姣好的万玉兰,轻笑道:“既然你喜欢文学,那你身边的男生肯定都喜欢文学了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说,哪怕你喜欢****,你身边的男生爱好也会变成****。不过,现在说翔太重口味了,他也就引而不发。

    万玉兰一下子听明白了,却是闹了一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“人家好心好意的喊你入社,你还这样说。”林晓丹嗔怒的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我们入社呀。”毛启明一挺胸,又问:“你们是什么社?”

    “什么社都不知道就入社呀……”林晓丹卖了个萌,还是道:“我们是湖畔文学社,想入社的话,要递交入社申请的,杨锐,你也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了。”杨锐笑着回应,同时打定主意,死也不加入这个俗名文学社。

    万玉兰等人又说了一会话,看够了美男,才带着酸爽回去了。

    杨锐回宿舍分了鞋垫,继续军训。

    毛启明和蔡桂农回去以后,都写了入社申请,试图加入湖畔文学社,没有音讯以后,又期待着再能见到找上门来的师姐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种大方又大胆的师姐,永远都是稀少的。

    而军训则渐渐的变的与杨锐记忆里的一样无聊,一样无奈,一样的苦中作乐。

    董志成得罪的教官也没有特意找过来,到北大军训的教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对学生们来说,这是一次有趣的人生经历,而对这些教官来说,其实是很难得的人生际遇。短短的十多天的军训结束以后,学生们会回到课堂中去,负责训练的士兵,却有多人会因此得到提干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谓“当兵提干”,有机会做军官,自然是士兵们最大的期待,在此背景之下,教官其实比士兵更怕惹事。

    军训顺畅的结束,然后是例行的阅兵与总结,十天以后,方才进入到正式的教学工作。

    而第一件事,竟而是英语分班考试。

    进入2000年以后,很多大学都不再进行入学考试了,但在1983年,这项制度还是很有必要的,因为学生们的英语程度偏差很大,农村和乡镇中学的学生,大都存在英语偏科现象,大城市的学生好一点,但也有很多是哑巴英语,另一方面,很有学生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,英语水平却是高的出奇,已经到了能够阅读英文原著,与外国人直接交流的程度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普通大学,自然是前两者的较多,但在北京大学,可以说是什么样的学生都有,数学满分而英语40分的学生,可以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此时,英语分班考试就变的非常必要了,程度最差的c班会从基础教起,作业也会非常多,a班则相对放松,自由度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胥岸青摩拳擦掌,准备在这场面对全体新生的考试中,重重的狙击杨锐。

    他家在广州,小时候就有归国华侨做老师,恢复高考以后,更是恶补过很长时间的英语,在高考的时候,他就几乎考出了满分的成绩。

    相比杨锐这名西堡镇中学出身的学生,胥岸青的优势大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迎头赶上……不,迎头痛击的第一步。”胥岸青站在和煦的暖风下,恨不得考试现在就开始,然后坐在杨锐对面,看着他答卷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