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六十五章 军训
    杨锐和小白牙一起逛了北大,又再接再厉的逛了清华,傍晚才返回。

    小白牙开开心心的回宿舍去了,杨锐回到北大的宿舍楼,看到的则是满满的灯光和沸腾的人声。

    新生入校都兴奋的睡不着觉,9月份的天还热,许多人就坐在宿舍楼的院子里,有打牌的,有唱歌的,有纯聊天的,还有诗朗诵和弹吉他的。

    楼道里也是人来人往,串门儿的,追着辩论的,偷热水的,认老乡的。

    这是最自由的时代,对中国如是,对北大如是。

    没有宿管打扰,没有熄灯政策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时代的北大,诞生了海子、骆一禾、西川、戈麦等诗人,而在过去的几年里,海子就是在这样的宿舍楼里,以这种混乱的方式,接待来自校内校外的客人,进而迸发出了惊人的创作力。

    杨锐如同审视历史似的,重新审视着这座学校,这座宿舍楼,以及这些人。

    1983年,西川还在北大,只是杨锐缺少认识名人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伪文学迷,相比那些玄妙的文字组合,他更关心玄妙的元素组合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个方程式像是诗歌一样美,杨锐会觉得兴奋,但如果说一首诗歌是如此的美丽,杨锐只会微笑。在这一点上,杨锐就像是撸管过度的少年,他向往美女,但也许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美女。

    杨锐站在宿舍楼下听了会吉他弹唱,镇定自若的上楼回宿舍。

    他上次读大学还是十几年前的事,如今重来一次,尽管觉得新鲜,可他毕竟比真正的少年郎要老成太多。

    与仍然有点陌生的舍友聊了两句,洗漱之后,杨锐仰躺在床上,闭目复习高数。

    有点枯燥,但这能戳中他的兴奋点。

    思考题目的过程是重复、干燥和机械的,但当思考的结果迸发出来的时候,快感又会浓烈、湿润且余韵不断,进而支持他去思考下一道题目。

    房间的灯开着,毛启明和蔡桂农溜达去了,董志成照例在上铺啃他的大馒头和文学名著,邱夏饶有兴致的与侯兵介绍北京,说:“胡同和大院不一样。我和蔡桂农都是胡同出来的,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住胡同里的,爹妈要么在工厂当工人,要么在商店里卖东西。不过,现在的胡同也有讲究,都是一群一群,一伙一伙的年轻人,找不到工作,也没地去,出门在外,你看到这样的,就得注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这么乱?”侯兵瘦高瘦高的,胆子却小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乱,就是混混多。和我们一般年纪的,如果没考上学,现在都在家里呆着呢,人找不到出路就只能在街面上转悠,抢顶帽子,抢只鞋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侯兵下意识的摸摸脑袋,说:“抢帽子也不行啊,买顶帽子也挺多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抢的都是军帽什么的,你又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啊。”侯兵对此很是在意:“北京怎么也这样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工作,只有读书一条路,太单一了。另外,现在的工厂招工,都招自己的子弟,招一个系统的子弟,这不是变成世袭了吗?我看这个制度,必须要改。”邱夏转口说到了政治。

    政治不仅邱夏喜欢,现在的学生都喜欢谈论政治。聊政治聊理想聊奋斗,是80年代大学生的主要聊天内容。80年代的中国,解决了吃饭问题,学生们不用饿肚子了,就不会像是70年代的学生那样,整天考虑着怎么弄吃的。80年代的学校,又是包分配的制度模式,学生们也就不用像是90年代那样,没事聊就业。

    80年代的改革开放,给了制度创新的土壤,而学生们,是最敏感的群体。有了邱夏起头,董志成都放下了名著,跟着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讨论到激烈处,毛启明从楼外回来了,献宝似的拿出盘磁带,说:“邓丽君的新歌,你们听过没?”

    几个人齐摇头,邱夏问:“你有录音机吗?拿什么放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借了什么?”毛启明从身后拿出一只半臂长的大收音机出来,笑道:“我刚和戏剧社的人要的,明天就要还回去,咱们今天先听。”

    董志成立刻从上铺跳了下来,帮着毛启明将收音机插上,再装好磁带,又绵又靓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不再讨论政治,转而讨论起了音乐、文学和诗歌。

    不一会子,其他宿舍的人也涌入了203,一盘磁带被翻来覆去,翻来覆去的放。

    音乐的声音大,兴奋的学生们的声音就更大了,可杨锐却很难融入这种狂热的气氛中去,当他知道未来是怎样的,当他知道政治的惯性是何等的强大,他就很难再有投身政治的冲动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作为一名科研宅,杨锐的本性是相对平缓的,再考虑到明天就是难熬的军训开始日,杨锐悄然塞上自己的耳机,蜷缩起来睡了。

    毛启明注意到杨锐的动作,更是好奇的盯着他的耳机看了半天,还趁着上铺的时候,观察了他的随身听一番,才自顾自的去睡觉。

    203宿舍闹到了半夜两三点,才彻底安静下来,董志成迷迷糊糊的睡了几个小时,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哨子声。

    “都起床了,起床了!军训开始了啊!都机灵点儿。”

    甭管睡醒没睡醒的,全被辅导员和军训教官给喊了起来,董志成朦朦胧胧的还不想下床,就被教官一把揪了下来,唾沫星子洗脸:“想什么呢,下面都集合了,不想穿衣服是吧?不穿衣服就光着下面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董志成明显没睡醒,骂了一句娘,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被骂的教官愣了一下,手里的棍子都举起来了,被辅导员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教官犹豫片刻,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毛启明碰碰董志成,道:“小心惹祸,得罪了教官可麻烦。”

    董志成不在意的笑两声,然后才去柜子里翻早发的军装,一股脑的套脑门上,再奔下楼去。

    新生们用了半个小时被集中在了操场上,接着就是无休止的训话和仪式。

    昨天熬夜的,今早就********了,昨天没熬夜的,也是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开始站队列的时候,********的是真想死了,累的够呛的开始********了。

    杨锐的底子够好,又天天锻炼,倒也能坚持下来。别人站军姿是放空玩走神,他站军姿是复习高数,半个小时下来,不但不觉得无聊,心情还颇为爽利,只是腿脚有些酸胀。

    等到休息的时候,董志成羡慕万分的看着杨锐,说:“没看出来,你这状元郎,身体还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要是不熬夜,今天也扛得住。”杨锐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说这还有半天,怎么熬呢?”董志成一脸发愁。

    “就想点开心的事好了。”老蔡介绍经验。

    “闭着眼睛想?”

    “睁着啊,教官能让你闭着眼,我给你说,你就看前面的大路,那么多学姐来来往往的,多有意思啊。”老蔡摸着下巴,道:“还有提着热水瓶的女生,一群一群的,看着怪有意思的,你多看一会,就不觉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也看呢,就是有点奇怪啊,你说,咱们前面这条路,离锅炉房还挺远的,怎么这么多人女生,都提水从咱们前面过?”毛启明也加入了进来,还找了个漏洞。

    “提着热水瓶的,只有女生,没男生。”侯兵默默的给出了一个新答案。

    几个人被他们说的都看向前面的大路,果然是只有提着热水瓶的女生路过,没男生路过。

    “女生宿舍离这边近吗?”董志成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,去打水不该走这条路。”毛启明摇头。

    “休息时间到了,都集合了,都集合!”教官高喊了起来,也将众人的议论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而在训练场的另一侧,参观军训的学姐们依旧络绎不绝,阳光、汗水和军装,让训练场充满了令人好奇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其中,高大帅气的杨锐也被无数人给记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