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六十二章 第一第二
    报名日。

    北大各门大开,无数的高年级学生奔走于校园之中,帮着迎接新生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新生都是被火车站的大巴送来的,一车接着一车,而每到一车的学生,学长和学姐们就会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80年代的学生是如此的热情,以至于新生们总能得到终于来到梁山泊的愉悦感与满足感。

    北京本地的学生,或者提前到达的学生,也可以自己乘车或骑车到学校,间或也有一两辆小车,驶入校园。

    每辆汽车到场,都会引来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北大的学生,有理由高傲而自信,将自己放在天之骄子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不过,80年代的汽车,仍然稀罕到令人觉得不平。

    现在的车牌还是纯数字的,由代表省份的数字和另外5个数字组成,如北京就是31-xxxxx,由于只有五位数字,所以最多只能容纳十万辆车,此外,车牌分红蓝两色,实际等于北京市一共可以容纳十万辆小车和十万辆大车。

    当然,车牌能够容纳10万辆小车,意味着小车总数还远远达不到十万辆的数目,普通的司局级干部,也难做到人人配车。也就是在北大的报名日,一天里才能见到十几辆或者几十辆的小车,大部分还是家长从单位借的。

    十点钟。

    又是一辆上海牌的轿车,缓缓驶入燕园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横置于报名台前不远处,小跑着打开后门。

    胥岸青蹬着纯黑闪亮的正装皮鞋,白衬衫白西裤,一声纯白的跨出后座,用手捋捋精心梳洗的头发,帅气的走向的报名台。

    胥母轻轻的走下车,拎着一个小包,站在车跟前,打量着传说中的北京大学。

    对中国人来说,这里几乎蕴含着一个人所期望的全部情怀,也传承着不止是本校学生,还是全体中国人的热烈情感。

    这里,是少数可以说“学子”而非“学生”的大学。北大学子,即是希望,也是目标。

    胥母心里,是满满的快乐与满足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好,我是今年生物系的新生。”胥岸青自报家门,递上自己的证件。

    负责报名的老师早就注意到胥岸青了,他客气的点了一下头,翻开户口本,道:“广东籍,胥岸青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左边的女生快速翻开记录本,道:“找到了,广东广州一中毕业,胥岸青,考分627,是广东省第一名,全国第二名。”

    “627分!”围着报名处的某位师姐小小的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百人报名以后,大家对常人无法达到的五百多分早就麻木了,也就是600分才能引起小小的波动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胥岸青“白衣胜雪”的笔体装束,暗自撇嘴的学生也不在。

    “胥同学考的不错啊。”报名老师见他是全国第二,愈发的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胥岸青矜持的点点头,说: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挺早的,还有六人宿舍,赶紧过去挑个喜欢的铺位。”报名的老师说着在桌上的表格上划了划。

    现在的学校,一年才招几千人,但教室和宿舍却更紧张,六人宿舍和八人宿舍已经是较好的配置了,某些学校甚至有十人和十二人宿舍。

    胥岸青再次微笑道谢,然后将位置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俺的通知书,是来这里吧?”胥岸青的后面,另一名学生将肩扛的大包,重重的丢到了递上,溅起些许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里是报名处。”报名的老师转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一名女生从桌子后面挪了出来,站到胥岸青面前,大方的道:“胥同学,我带你去宿舍吧。校园很大的,乱走要迷路的,对了,你的行李多吗?放到三轮车上好了,宿舍区就不让轿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多谢了。”胥岸青的微笑像是训练出来的,礼貌又有距离。

    “三轮车在下面,可以再等几个同宿舍楼的,一会儿一起走,有学长骑,挺方便的。”大方的学姐相当和善。

    胥岸青无可无不可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路,又有学生到了报名处,说:“我是杨锐,生物系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用老师吩咐,负责名单的学姐“啊”的一声,喊道:“你是河东省的杨锐吧?今年的状元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杨锐递出了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胥岸青“嗖”的扭头。

    只见杨锐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运动装,随意的站在桌子前面。

    他依旧是一身的阿迪达斯,不过,学生们都不认识这牌子,认识的也没把目光放在衣服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半人,大部分是男生,都念叨着670分,另一半人,大部分是女生,都忍不住的打量着杨锐。

    放在30年以后,小姑娘们还有韩剧和高清图片看帅哥,1983年连海报和电影都少,帅成杨锐这样的,见过的真没几个,也就是隔着远远的瞅瞅电影里的人物,不说看电影的次数少,电影的清晰程度首先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全国状元是我们生物系的。”桌子后面,一名留着小平头的男生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全国第二也是我们生物系的。”旁边人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留着小平头的男人笑声更大:“没错,全国第二也是我们生物系的。哈哈,翻身了!”

    胥岸青的眼皮跳了又跳。

    他去报名,同学就要查花名册,杨锐报名,人家就直接叫出了名字。

    第一的名字人人知道,老二无人知晓,这样的事情,他其实不止一次的经历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以前都是第一名的,如今却毫无悬念的做了第二名。

    627和670分相差43分,胥岸青还真发不出脾气来。

    再看杨锐,他原本觉得,会遇到一个乡土气息浓厚,死命闷头学习的同学,谁能想到,人家比他还帅气,比他还有风度。

    “杨锐同学,你来这边,一起去宿舍,行李也拿过来吧。”陪着胥岸青的学姐也高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杨锐大踏步的走了过来,好奇的瞄了胥岸青一眼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学姐却是大方的介绍起来:“杨锐同学,这位是胥岸青同学,他时这次高考的全国第二,巧了,也报的是生物系。”

    “徐同学好。”杨锐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胥岸青没好气的道:“是胥,吏胥的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锐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就是皂隶的意思。”学姐在旁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