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五十九章 复习
    杨锐睡了几个小时,没有立刻起来,而是就躺在下铺,在脑海里复习起了高数。

    对生物专业的学生来说,高数和物理化学一样,都不能说是极端重要,但是,作为一门交叉学科,数学物理和化学对生物研究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一名不错的生物研究员,必然擅长数理化中的一种;一名优秀的生物研究员,必然在基础学科上毫无短板;一名牛牌生物研究员,必然擅长基础学科,并精通其中的一两门。

    如果要做个科研蓝领,那对基础学科有个基础就可以了,更多的时间可以用在生物专业本身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要想做科研白领,或者更进一步,做其他科研人员口中所谓的老板,擅长基础学科乃至精通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杨锐不准备照抄脑海中的实验和专业技术过一辈子,那样的生活太乏味,与其如此,他还不如赚一笔钱去享受生活。

    没有真实水平做科研,短时间内不会出问题,但终归会出问题的。就像是本科生会有毕业答辩一样,研究者也会在各种国际会议上遇到诘难。如果要申请教职,或者任何国家和组织承认的头衔,答辩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诺贝尔奖得主,依旧难以避免真实的问题碰撞。科学领域虽然不免会有学阀的存在,但要是没有强硬的实力,学阀只会遇到更多的挑战。

    就好像那些大型跨国制药集团,每年花几亿美元进行各种诉讼战争,每年花几十亿进行各种营销战争,每年花上百亿进行各种研发战争,但是,中小型的制药企业依然会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,持续的向他们挑战,成功者固然不多,可陨落的超级制药公司依旧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杨锐要是想有所作为,那他本身所掌握的知识量就是不够的。当然,任何一名研究者,他所掌握的知识永远都是不够的。杨锐作为30年后的研究生,无论是知识结构还是知识内容都是领先时代的,可厚度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从好的方面来讲,80年代的国内大学教授,知识积累还不一定有30年后的硕士生来的丰富,如果去掉已经落后的知识,80年代的外国教授,也不见得比杨锐高端多少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说是在一条起跑线上。

    但是,与蓝领工作不同,站在科研前沿,终生学习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任何一名还想继续发表论文,写论文的教授专家,都需要不断的学习新东西,不断的阅读新的论文和书籍,不断的钻研某一个领域。

    否则,最多两三年的功夫,就要被滚滚前进的科研大军抛下了。

    杨锐乐于如此,应该说,他自始至终都是热爱科研生活的,只不过,有的人有机会做科研,有的人却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杨锐是没有机会的人,现如今,他却是摸到了科研生活的门槛。

    大学有四年时间,杨锐是准备好好的读些书的,不一定是学校里的书,也可以是他脑海中早就存下来的书籍。

    就国内目前的环境来说,学校也是最适合治学的地方了,走出学校,就很难再找到如此安静而向上的环境了。

    杨锐躺在床上学知识兼思考人生,文小满就悄悄的趴在上铺,观察着杨锐。

    她母亲马丽华在上铺对面睡着了,父亲在下铺睡着了,文小满可以放心大胆的看男神,而不担心被父母发现。

    这种有点刺激又有点开心的视觉享受,令文小满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“长的就像是银幕里走下来的人。”文小满边看边和学校里的老师比较。

    她读的是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很难考,但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艺术专业的中学。这里的学生毕业以后,很容易就能考上艺术类大学。

    比起依靠补习班来学习音乐美术舞蹈演艺的同龄人来说,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们的竞争力要大的多。这一方面是因为学校的生源很好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教学条件很好,从而形成了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给文小满授课的老师,多是接受了正式的音乐教育的,在流行娱乐尚不盛行的80年代,他们就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代表了,毫无疑问,这些老师们也是尽其所能的展现出其具有特色的一面。

    无论是帅气、酷气、暖气……附中的老师们看着就比灰扑扑的路人们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但是,和杨锐比起来,附中的老师们的底子就太差了,80年代时尚风的衣着打扮更是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文小满越看越是着迷,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学的不是美术,否则话,她现在就可以将杨锐画下来了。

    《软卧车厢中的少年》说不定会变成一副名画。

    文小满想着想着就痴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杨锐忽然睁开眼睛,与文小满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文小满有点慌,又有点镇定,她仍然趴在上铺,面向杨锐。

    杨锐抬头就能看到文小满纤细的长腿,以及纯净的大眼睛,不由笑道:“不知道在想什么,就是发呆了?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发呆了。”文小满说完,觉得自己的气势被大大弱化了,于是问:“你去上学,怎么提那么少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个旅行箱,一个双肩包,不少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别的学生,都要背很多东西到学校,离学校越近的越是这样。”文小满总算是说顺溜了。

    杨锐微笑道:“我这不是离学校远吗?火车一天一夜都到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车坐,还是软卧。”女孩儿似乎在打抱不平,现在的硬座是密不透风的状态,更显的软卧的难得。

    杨锐也笑了:“你不是也坐软卧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就坐了这一次。”女孩儿说话的声音小小的,心情却渐渐的美丽起来,她又用目光巡视了一遍杨锐,问:“你听的是walkman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你知道walkman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的同学也买了。你呢?也是你爸爸买给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很贵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不便宜,我用稿费买的。”杨锐准备把这个借口用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科普文章,还有中学教学方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”文小满给出了令人满足的赞叹声,任何雄性动物,听到这样的赞美,浑身的肌肉都会绷紧的。

    文小满并不怀疑杨锐。对方是北大学子呢,既然如此,能发表文章得到稿费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长的又帅,又考上了北大,还能写文章赚稿费,文小满觉得,这应该是自己见到的最完美的男生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男生了,即使是音乐学院,也没有这么帅而有型的男生。

    文小满甚至没有去琢磨要写多少字的稿费,才能赚到一台随身听,她用无比佩服的目光看着杨锐,说:“我如果也能写文章就好了,这样就可以自己买磁带,买乐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先听我的。”被女孩子赞美总是愉快的,杨锐大方的拿出walkman,一并几盘磁带,递给她。

    文小满俯身去够,舒展的身体显出美好的曲线,两人的手指也轻轻的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杨锐的手指温热,文小满的手指冰凉,各有不同的触感。

    文小满不自觉的屈了一下手指,再后悔也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文小满动作文雅的戴上耳机,在杨锐的说明下,轻轻的打开播放按键。

    悠扬的歌声,如泉水一般流淌了出来,娓娓动听,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耳中是清婉的歌喉,眼中是帅气的男神,文小满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锐笑了笑,盘腿坐在铺位上,展开一叠草稿纸,一笔一划的验算起来。

    高数是理工科大学生避不开的拦路虎,也是决定科研蓝领和科研白领的关键因素,早一点复习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以拉格朗日、牛顿、莱布尼兹等人为代表的微积分,在17世纪就差不多建立了起来,换言之,1983年的大学生和2014年的大学生,学的都是300年前的数学家们研究的东西,杨锐在这方面的优势,远远没有他在生物学方面来的明显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的杨锐还很年轻,思维也异常的敏锐,这让他在复习的过程中毫无阻碍,反而让学高数,变成了一件快乐的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