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四十六章 他报哪个学校
    胥岸青坐在家里,稍微有点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能否考上大学,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名次,能不能拿下省状元,能不能拿下全国状元,是胥岸青目前最在乎的。

    在考试以前,胥岸青的信心十足,他在自己做测试的时候,鲜少遇到有疑问的题目,但是,真实的高考与测试最大的不同,在于高考的答案是不能当场订正的。

    做测试题的时候,偶尔的粗心和大意不是问题,既不受重视,也重视不起来。测试题考察的是题目是否会做,步骤是否清晰,答案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而在高考期间,阅卷老师可不管你是粗心大意了,还是题目不会做。

    他们就按照标准答案,一路批阅下去。

    不会做的自然扣分,做错的自然扣分,大意的依旧扣分,粗心的依旧扣分。

    胥岸青估分结束,竟而发现自己多了好几处莫名其妙的失分项,尤其是物理一科,有两道大题的中间部分出现了失误,以至于后面的答案接连出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成绩,是否还能得到高考状元,胥岸青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竞争对手也失误了,那自己的失误就被弥补了。

    否则,全国性的排名,自己肯定要落后了。

    站在书房里,胥岸青多少有些后悔,假如高考的时候,自己每次都考满时间,不说没有失误,失误必然要少不少。

    那时候,哪怕自己是出于无聊,也会多检查两遍吧。

    是谁说过,竞争到最终,双方比较的就是谁的失误更少了。

    胥岸青想了半天,想不到答案,又将目光放在面前,继续动手撰写数字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各科的分数,做出了最高和最低等几种可能,然后列出各种组合。

    就表上来看,胥岸青能够得到的最高分是“635分”,主要失分在于化学生物和语文,还有意料之外的物理。

    这个分数,比他预考时的分数提高了不少,但也有极大的可能,超出他的实际分数。

    胥岸青越看越觉得懊恼,心想:再多十几分,状元就稳了。

    “青仔,分数好像出来了。”胥母从外面进来,大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?”胥岸青连忙跑出书房,就见客厅茶几上,堆了好些报纸。

    “我把写了高考分数的报纸都买了回来,你的名字在上面啊。”胥母心情好的很,蹲在茶几跟前,将报纸一份份的展开来,找出有儿子名字的地方。

    《广东省高考分数线公布》,里面自然要提到全省状元的名字和分数。

    《广东省理科状元627分,刷新记录》,毫无疑问将状元的名号大书特书。

    《高考阅卷结束,文理科双状元介绍》,又是将状元当了主角。

    有关高考的文章,总体篇幅并不大,但数量却是不少,稍微大点的报纸,都会给出一个新闻来,而在讲究严肃性的同时,勾引读者的工作,就全部丢给状元了。

    否则,枯燥的分数和分数线,置身事外的先生们可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青仔是状元了!”胥母一边乐滋滋的翻报纸,一边说。

    胥岸青心思不定的看着报道,道:“我预考不就是第一,现在是状元,很正常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正常呢。分数不落地呀,什么都说不清的。现在好了,你现在是状元,到学校,大学老师也要高考你一年,以后去工作了,你也可以说,自己的83年的省状元,对不对?这个和预考是两回事的,预考得第一,高考完蛋,没人记得你。预考完蛋,高考第一,人人都翘大拇指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妈你真会说。”胥岸青不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会说,社会就是这样,只以成败论英雄。”胥母少见的做起来了教育家,说道:“咱们自家人都觉得你是状元的材料,可没有这个分数和成绩,别人不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胥岸青无奈笑笑,换一个话题说:“比我想的分数低。”

    “是状元就行了,你看这里,第二名和你差二十多分呢。”胥母指着茶几上的一篇文章。

    “全省状元是拿到了,全国的就不知道行不行了。”胥岸青还是存着一丝期望的。广东、湖南山东等省,历来都是高考大省,分数线超过其他省一大截,在这些省做了省状元,就很有可能做到全国状元。

    83年的高考,是最后一次全国一张卷,也是有全国状元诞生的最后一届高考了,在此之后,各省纷纷做了自己的高考试卷,而此类消息,也令胥岸青的渴望加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看,有的报纸,是有说别的省的分数线的。”胥母最少买了三十份报纸,一张一张的慢慢翻,有见到说其他省的文章,就给抽出来。

    胥岸青坐在旁边细看,不是特别的专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,胥母的动作停了一下,就在胥岸青以为她要抽报纸出来的时候,胥母将之迅速的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?”胥岸青奇怪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胥母闷闷的“恩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胥岸青觉得好奇,抢着将那张报纸给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版正中的黑体字,映入胥岸青眼帘:全省理科第一名无缘全国状元。

    胥岸青眼都不眨的读了下去,并且很快锁定文中的数字与其前后文,只见这家报社的记者,以平实的语言表现着夸张:全国高考已确定最高分,为河东省第一名杨锐,670分!

    语言确实平实,内容确实夸张。

    胥岸青大脑,瞬间就“嗡”的一声,闷了。

    不是全国高考第一名,他能接受,在高考估分阶段,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失误。

    在一场全国性考试中,发生了10分左右的失误,你不能指望对手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,670分却让胥岸青的大脑过热了。

    书房的写字台上,还放着他对自己分数的预测,即使按照最高分来计算,即使他没有失误,化学生物和语文的失误,也会将他的分数打到650分以下,事实上,640分都是一个难以达到的高峰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满分的成绩,就越难以加分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是金属的纯度一样,什么都不准备的人,也有可能考到五六十分,就像是自然界会有百分之五十,百分之六十的金属存在一样,但是,当金属的纯度达到百分之九十,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,再要提高它的纯度,就会异常的困难,以至于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胥岸青将自己的大部分学习时间用在了化学和生物方面,但是,他不擅长这个,就总是会丢分。

    胥岸青自己,一直以来是将目标放在650分的,他从来没有给人说过,因为只丢40分的高考考卷,还没有人见过,他不想别人贴狂妄的标签在自己胸前——尽管他背后已经贴满了狂妄的标签。

    然而,再狂妄的胥岸青,也没有设想过670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就看到了670分的考分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弄错了。”知子莫若母,胥母想办法安慰胥岸青。

    胥岸青将报纸的眉角翻了翻,摇头道:“广州日报,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广州日报怎么就不会出错了,说不定印错了都有可能,等等,再看看别的报纸怎么说。”胥母买的报纸,有的是晚报,有的是早报,消息自然有先后。

    而在广州日报下面,同样收到消息的官媒,接二连三的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670分,这人是怎么考的!”胥岸青瞅着杨锐的名字,心里是各种的纠结,其中滋味,也只有他自己,才能品咂一二。

    忽然,胥岸青推开报纸,站了起来,道:“妈,帮我问一下这个学生考哪个学校,考什么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