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四十三章 耳朵飘起来
    学生们填了志愿表,66续续的离开了学校,接下来的时间,对于最终成功通过高考的学生来说是相当快乐的时间,尽情的玩耍,还能留下美好的回忆,同时,心中还存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满腔的热血抱负,委实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快乐时光。

    对于最终依旧要复读,或者干脆辍学的学生来说,高考后的一个月却是酸楚的。

    鸿睿班同样十几名学生的估分,连大专线都没有达到,所有人都选择了学车,使得学车组的人数又稍稍增加。

    分不够就只能指望着学会了开车来找工作了。如今满街都是待业人口,即使是家里有背景的,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,如果连城市户口都没有,找工作就是全然不可能的事,即使南下深圳广州,做一个民工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会开车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技能,即使找不到正式工作,做一名临时工也比回乡种地有希望的多,如果能借到一笔钱的话,自己买车,或者出一部分钱给运输公司,就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卡车司机,在这个年代,堪称高薪阶层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回到农村是没有一个年轻人愿意的。8o年代的农村,也就是刚刚吃饱饭,吃肉喝酒都需要找个节庆的理由,对心思活跃的学生们来说,不是生活逼到角落里,没有人愿意扛着锄头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着同学们商量讨论去哪里读大学时候,这种不甘心就更强烈了。

    大学生徜徉在优美的校园环境中,坐在漂亮的女同学身边,嗅着清晨的花香,听中国最高层次的知识分子讲述世界与真理,每个月都能拿到十到二十元不等的补助。

    而在农村,一家三口努力工作,一名壮劳力的平均年收入也不过是31o元,月均仅25元。

    放在河东省这种要被平均的省份,其实2o元都是一个大数字了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差距,又如何令人心安。

    在估分结束以后,牛安等人练车练的更努力了。

    同在学车组的,也有几名学生达到了大中专线,分别报考了汽车修理、道路工程,以及平江市交管局下属的汽车驾驶职业学校。

    如今,这些学校的分数还不低,分配的工作也是大家喜欢的。简而言之,凡是和机械有关的专业,在8o年代都很受欢迎,大工业的魅力几乎折服了所有的中国人,能读机械类专业或学校的,都是很令人羡慕的。

    大中专比大专和本科自然是千般不如万般差,比起考不上学的学生却又好了千百倍,毕竟,高中生是没有户口没有分配的,这也是初中生考得小中专一度无比流行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考不上大学,高中就白上了。

    在8o年代,这是一笔沉重的成本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的学生们大都离开,姚悦和姚乐却留下了。

    姚乐的志愿表还没填,这两天听了杨锐的分析,她也有点心动,等人都快走完了,才通过姐姐,找到杨锐,不好意思的请他帮自己选个学校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好意思,是因为杨锐几次主动帮忙,她都没怎么领情,姚乐的脸皮子太薄,再主动找上门,就觉得略有尴尬。

    杨锐倒是无所谓,对他来说,帮忙填写志愿表就是举手之劳,无非是核对以下学校的录取分数线而已。

    一些生僻的学校,杨锐脑海中还没什么记忆,姚乐的估分高达5o6,将要报考的大学却是怎么都生僻不起来,因此,杨锐在吃饭时间,将两人约到小食堂里,边吃饭边问:“姚乐的意向是什么,你自己想读一个什么样的专业,想去一个什么样的学校?”

    他问得挺随意地,就像是做补习老师的时候,被朋友请去帮忙估分和订分数线。

    做了七年的补习老师,杨锐到自己创业的时候,也是有一定的实力了,帮人估分什么的常做。

    然而,姚悦却没有觉得轻松和随意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杨锐既像是朋友,又像是师长。因为他的学术实力,太令人惊叹,而他的考试能力,又完全脱了学生的范畴。

    另外,杨锐送给她的钢笔,自从知道了价格之后,也变成了某种负担。

    麻烦杨锐帮妹妹填志愿,实在是因为高考太重要,志愿太重要,姚悦再负担也不得不提出来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姚乐就自然许多,放下碗,边想边说道:“我以前想读河东大学,和姐姐一起上学,但我想考化学系,河东大学的化学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河东大学的化学系是国家重点学科。”杨锐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,往年比重点线高三四十分呢。”姚乐得意地看了一眼姐姐。

    姚悦没好气的嘟嘟嘴,传递着姐妹间才知道的小秘密,接着道:“河东大学化学系是个挺稳当的选择,就是有点浪费了分数,这一次,就想问问你,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学校和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专业最好还是化学。”姚乐抢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想学化学了?”杨锐有点好气,化学专业虽然不像是机械那样是纯粹的男人专业,但主动愿意去读的女生也是不多的。

    姚乐大眼睛忽闪两下,说:“化学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玩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爆炸,有变色,像是烟火似地。”

    “烟火还真是以化学原理为基础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是吧,我就想有一天,能自己做这些有意思的实验,都让老师做,太无聊了,每次切点东西,都切少少的,做爆炸的实验的时候,火焰只有小拇指那么长,哪里是爆炸呀,做饭都不够用。”姚乐抱怨着。她在平江一中读书,自然是能做到化学实验的,但也不可能像是后世的学生那样铺张浪费。

    杨锐看着姚乐的眼神,却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,他见过许多种喜欢化学的妹子,类型各有不同,有的是喜欢白大褂和精巧的仪器的,有的是喜欢化学元素的优美的,有的是喜欢爆炸的……

    毫无疑问,姚乐是最后一种。

    也是最危险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好吧,先说学校。”杨锐摇摇头,将危险预告甩了出去,然后道:“河东大学的化学系其实是挺不错的,教学质量和分配都很好,如果有心留在河东的话,河东大学的选择也没有问题,而且很安全。你有5o6分,大概会比录取线高四五十分,肯定是能考上的。当然,如果想读一个更好地学校,那就要选地方了,北上广三个城市,是国内目前最好,也是最有展潜力的城市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细细的说明利弊,让姚家姐妹自己选择。

    姚乐和姚悦果然是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其实,在河东省内,河东大学的名声是很不错的,它的化学系也相当有名。因为省内的重点大学和省外的重点大学不同,省内重点因为地处本省的缘故,一些传统优势学科的消息是可以传播出来的,人们也许不知道什么是国家重点学科,至少知道哪个专业是比较好得,请人打问也较为方便。

    到了分配的时候,好专业和差专业的差距是很大的,最起码一点,能够将最多学生分配到平江的专业就是最好的专业,而这些专业,平江人互相打听一下,总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现在还是分配工作的年代。如果想留在本省工作,考本省最好的大学是最好的选择。如果考去北京上海,固然能回原籍,可也有既不留在学校所在地,又不挥原籍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目前的人情社会,读河东大学的学生,和读上海的大学的学生,同在河东工作,前者会顺利和舒心的多。尤其是在讲究抱团的省份,放到1o年后或2o年后看,许多行业和职位,被某个学校的学生垄断都是很正常的事,这种情况下,不光同学情谊是一笔无形资源,师兄师弟,师姐师妹,还有师姐师妹的老公们,更是一笔庞大的资源。

    当然,对姚悦和姚乐这样的女孩子来说,留在本省乃至本市读书,还会更安心,更舒适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去北京?”姚乐难以决定,干脆问起了杨锐。

    “分太高,留在河东省,得被人烦死。”杨锐开玩笑似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姚乐大概没见识过这种玩笑,至少,没有见识过男生开这种玩笑,不禁哭笑不得的说:“你吹牛都不打草稿,你留不留在河东省,谁在乎呀。”

    “媒体肯定在乎,你想,每年的高考状元,大家都会报道选择了哪个哪个学校,前两年,大家都选四大院校,这就不算是新闻了,我突然要是选一个河东大学,还是本省的大学,你说媒体不疯了一样的报道?媒体不报道,河东大学也得疯了一样的让媒体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还有点道理……不对,按你得说法,你先得是高考状元呀。”姚乐的音调比姚悦的音调高一点,说话的度也更快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说:“我估到这个分数,你说是不是高考状元?”

    满分69o分,估分65o,是得到了94。2的分数。在满分75o分的年代,这就相当于7o6分的高分,对河东省而言,绝对是无可匹敌的分数。

    姚乐郁闷的低头。她得了5o6分,正是得意期间,与杨锐遇到,却是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列几个学校吧。”杨锐抽出一张纸,就在餐桌上写了起来,边写边道:“5oo分肯定要往大城市走,北京钢铁学院要升级做北京科技大学,这是个能捡漏的学校。北邮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分配都很稳当,在行业内的名声也好,读这两个大学,然后进入系统内工作,对女孩子来说是很稳当的……如果想去南方的话,上海交通大学目前是价值洼地,分配到上海的几率也很高,南京大学是学校非常好,院士多,教学质量高……”杨锐给出大量的名字,反正锐学组的学生几乎都用不到它们。

    姚乐在纸上仔细地比较它们。

    姚悦抽出时间,将杨锐拉到一边,拿出钢笔,道:“你送我的这支笔,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过就不能退了。”杨锐瞅了一眼钢笔,没接。

    姚悦“啊”的一声,急忙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继续用呗。”杨锐耸耸肩,一副哥有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姚悦愣了一会,连连摇头,说:“不行不行,要用也是你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钢笔了。”杨锐转手拿出另一支万宝龙,他让管慎帮忙带笔,自然不会只带一支回来。

    姚悦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做了不少的实验,这就是个礼物,不用多想。”杨锐笑笑,又道:“我要去北京读大学了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想法,我明年才大三。”姚悦一瞬间慌乱了,脑袋里乱哄哄的想:他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杨锐其实想的很简单,培养一个实验助手不容易,丢在河东大学可惜,就本地的科研条件,老师们都没有经费,何况是姚悦这样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所以,杨锐很自然的道:“你愿意不要愿意做交流学生交流到北京继续读书?”

    “交流到北京?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大学期间,如果能拿到自己的项目,就能有一定的权利……恩,具体怎么做你就不用管了,我先问问你的意向。”杨锐根本不觉得调一个学生有多难,现在的大学教授虽然贫困,在教育圈子里的权利却不弱,以科研的名义,很多事情都是能够操作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愿意。”姚悦萌萌的点头,突然觉得无比的开心,只觉得耳朵都失去了重量,要飘起来了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