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四十一章 捡漏
    杨锐瞅着“国际经济与贸易”几个字,颇有些感慨,心说:我当年报专业的时候,怎么没有遇到这种好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点信息不对称,而凭空多出来的分。在报考志愿期间,学生们能够借此获得不知要努力多久,才能得到的额外分数。就此方面而言,学习和报考志愿,就像是战争和谈判一样。平日的学习固然是基础,而报考志愿时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好事不仅在80年代会有,若干年后的高中生,依旧能够捡到便宜。就以2013年为例,对外经贸大学2014年在陕西的理科录取最低分是626分,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录取线是651分,两者相差26分。而山西省的理科录取最低分是579,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录取线是582,两者相差仅3分。

    对山西的考生来说,如果分数能够达到600分左右,直接考取对外经贸大学的普通专业自然是不亏的,但若是报了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,那就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国家重点学科代表着学校的顶尖水平,相对于学校的最低提档线,国家重点学科的分数控制线要高的多,师资力量和教学质量也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具体到对外经贸大学,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学生,读书期间受到的是全国一流的学者们的培养,而普通专业学生,受到的只是中庸之辈的教育。毕业以后进行分配,重点学科的学生的分配也一定是最好的,行业内最顶尖的单位,都会抢着写报告要求,即使是自由择业的年代,此类国内顶尖专业的学生,也一样不愁找不到工作。

    80年代刚刚恢复高考,大学虽然按照一定的规程建立起来了,普通人却很难了解到里面的弯弯绕绕,以至于掌握更多信息的一方,往往能够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是80年代,就是落在30年后,能弄清楚国家级重点学科,省级重点学科的学生和家长也不多,至于不同的分校和学院之间的关系,还有不同学科的特色,了解的人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这让高考始终都有运气流动的余地。而对于杨锐这种整天琢磨高考的家伙来说,可以运作的空间就大大增加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好专业,除非估分出现问题,否则,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作为第一志愿是非常好。”杨锐特意叮嘱了刘珊一声,又道:“别人问你报考的学校和专业的时候,你可以说学校,不能说专业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为啥不能说专业?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,别人就有可能好奇,好奇了就会去找资料,找了资料,你就有竞争对手了。”杨锐将今天新送来的报纸展开,点着上面道:“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在河东省就招1个人,等于说,只要多一个人报名,你就要面对强大的竞争了,很不划算是不是?”

    刘珊迟疑的道:“这么说,假如有人报名,都会危险啊,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录取人数总共只有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北京的高校都是这样,会录取两个人的专业,反而可能吸引来数倍的人报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我会比别人高?”

    “你估分456分,不少了,如果不是特意找资料的人,应该不知道北京贸易学院明年会升格成对外经贸大学,所以,按照重点线415分来判断,报考北京贸易学院的学生,应该是430分到450分的居多,再多的,比如超过重点线40分的,可以选择的学校范围就大大增加了。”杨锐也不能给出保证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不要填服从调剂?”

    “学校喜欢就填,不填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北京的大学本来就是人满为患,服从调剂只有在某个专业无人报考的时候,或者报考人的分数达不到控制线的时候,才发挥作用。北京贸易学院总共才录十几个人,这种几率很低的,所以,你填不填服从调剂,区别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填了,总是被录取的几率大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可能是被录取到无人报考的专业,比如环境保护,比如地质煤矿,如果他们有这种专业的话。”杨锐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你填服从调剂,也会降低你的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被录取的几率,如果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的选择比较恰当的话,第一志愿不填服从调剂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刘珊缓缓点头,秀发在空中轻轻的飘,她想了一会儿,又问:“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,我应该报哪个学校?”

    “第二志愿选基础款的重点院校,比如河东大学,保证能够读到重点。第三志愿可以选一个比较好的二本学校,以及比较好的专业,保证能读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保证还不能保证啊。”刘珊不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高考就像是买古董,有捡漏的,就一定有打眼的,多大的保证,都不能保证。”杨锐也颇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终究是一个排名游戏,除了第一名以外,任何人都有可能遭遇滑铁卢。即使降分报名,遇到更逗比的高分考生,该滑档的还是要滑档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想读大学的人太多,而能报考的学校太少,各个学校的录取名额更少,以至于供需失衡太严重。

    在1983年,一些刚刚恢复招生的学校才招几百人,某些奉行小体量政策的大学,如中科大,也就招收千人左右的本科生。与之相比,扩招以后的四川大学,一年能招一万名本科生,华中科技大学能招8000人,武汉大学的本科招生名额也高达*千。

    放在80年代,这种规模的三家学校,就可以完成一个省的招生录取工作了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名额差异,自然会造成报考的难度差异。

    杨锐仔细的帮刘珊选好了专业,转头又被邵亮给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位曾经一门心思倒卖香港苹果牛仔裤的少年,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读大学。

    读大学的理由可以很多,对邵亮来说,能去大城市,尤其是香港和广州这样的大城市,是最好的理由,离开父母的束缚也是不错的答案,否则,如果被西堡肉联厂招工,他这辈子都别想逃脱老爹的管教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能读一个河东大学那样的学校,即使是小城市也不错。

    邵亮期期艾艾的说完了自己的要求,本以为会听到一阵嘲笑,得到的却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坐在教室里报考志愿的学生,现在哪里有精神笑话他啊。

    杨锐微微点头,却道:“把你估分时用的东西拿出来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邵亮乖乖的从桌斗里拿了一堆的草稿纸出来给杨锐,才抱怨道:“怎么到我这里,就要检查估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370分,比预测的本科录取线低5分,比大专线高15分,这个区间,得估的准确些,才好判断。”杨锐拿到草稿纸,仔细检查了一遍,又问了几个问题,才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邵亮估分估的大差不离,实际上,只要记了答案出来的学生,估分失误的几率本来就不高。

    不过,邵亮的分数却挺讲究的。

    差5分读本科,或者说,差5分就得读大专,还是挺让人唏嘘的。

    若是一辈子在体制内工作的话,这5分的差距,会让人一辈子都受到困扰。本科生一年定级副科,大专生一年定级科员,三年后为了副科屈膝送礼;本科生五年评讲师,十年评副教授,大专生进大学只能做行政,职称害的比别人慢五年……

    即使邵亮下海经商,他的大学生涯也会因为本科和专科的生活而发生不同。

    首先,本科大学和专科大学就是两种存在。本科院校通常有优美的校园,数十年的传承,较好的教学、住宿和生活条件,而大多数的专科院校,却像是一个大中学,仅就校园环境和生活条件而言,一个省的专科院校,大部分的条件还没有本省最好的重点中学好。

    而对有志于做社会人的学生来说,读本科的同学,与读专科的同学,能够给予自己的帮助也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80年代,读本科的大学同学,30岁做处长,40岁做厅长,50岁做部长的屡见不鲜。专科同学里能有此成就的,实在寥寥,若是纯粹出于功利的目的,邵亮读大专也会吃亏许多。

    而在过去一年里,邵亮的付出却是很不少的。

    他的基础极差,本身只有200分刚过的水平,经过一年的学习,达到370分,这100多分,可是不好拿的,即使有杨锐的补习,那也是自己一点一滴的学上来的。

    5分之差,实在遗憾。

    “就留在河东省怎么样?”杨锐想了一会,问。

    邵亮苦笑:“我这个分数考省外还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报一个省外的大专。因为本科和专科是分开报名,而且互不相通的,所以,报考专科的学生,估分都不会太高,邵亮的分数,能选得专科面是很广的。也正是因为能报的专科很多,他才急不可耐的询问杨锐。

    杨锐摇摇头,道:“报省外的专科肯定没问题,但要读本科,必须读河东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读本科?分数线会更低?”邵亮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杨锐摇头,道:“分数线应该就是375了,但读本科还是有机会的,只是风险比较大,你最好和家里人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以邵亮的分数,他还是有机会跳线的。也就是以专科的分数去读本科。这是因为国内目前的大学机制所决定的,在高校大扩招和大升级以前,一些本科院校都有开设专科的专业,而一些专科院校都有开设本科的专业,因为相当于在一个学校内的不同院系,专本科在录取和攻读期间,都是有可能转换的。

    攻读期间的转换,通常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,需要很多的资源和运气才能完成。录取期间的转换,多数只需要运气,而不需要多少资源了。

    因为杨锐脑袋里存着许多资料,他才有胆量去挑战运气。不过,风险依旧是存在的,这就看邵亮和家里人是怎么选择了。

    邵亮惊喜莫名,他当然愿意读本科了,但是,具体问了杨锐方式以后,邵亮冷静不少,须臾起身,道:“我打电话,叫我爸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锐微微颔首,这么大的决定,少不得一家人商量着来做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