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三十八章 真理
    在教室前方的黑板上,整整齐齐的列着鸿锐班学生的名字和估分,并按照前后顺序,排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丹年和刘康类似,依旧以老经验来判断,最初看到这个表的时候,他们都是不相信学生们的估分的,后来有点相信了,也是将目光放在了前列几个人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角度来说,西堡中学能有个位数的人考上大学,就是邀天之幸了,后面的学生肯定是陪跑没错了。

    否则,总不能一个班就有一多半的学生考上大学吧?那是什么话,和神话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此刻,赵丹年却不由自主的念叨起了神话!

    因为平江一中的老师,判断的分数线和杨锐的一致。

    在平江这块地方,现在也找不出比平江一中更有公信力的高考教育单位了,即使是平江师范学院的教授,脱离一线这么久,也不是做出如此现场性质的判断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正式的分数线出来以前,352分就是最有可能成为大专分数线的分数。

    也是成为大学生的门槛。

    赵丹年用变调的声音数着:“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五六七八……三十一,三十二……五十三,五十四!”

    鸿锐班共有五十四人超过了大专线。

    正好是一副扑克牌的数量。

    1983年的中国,这大约是最幸福的一副扑克牌了。

    赵丹年喘了几口粗气,仿佛数了54个数字,就将精力耗费了大半似的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身边缩着脑袋的刘康,从后面的桌子里翻出一个本子,自最后扯了一页下来,趴在讲台上,记下了54这个数字,接着问:“本科线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370。”来送消息的是学生高声回了一句。这个分数,同样比杨锐给出的分数线低了5分。

    “数,数一下有多少。”赵丹年坐在了桌子上,眼睛赤红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,大家都在数。

    “27个。”一个女生用尖尖的声音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27个,刚好一半。”赵丹年的眼睛都直了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27名本科生在1983年是极其恐怖的,简而言之,如果一个县一年考了27名本科生,那它就可以被叫做是高考强县了。

    溪县当然不是什么高考强县,在过去的几年里,从溪县出来的本科生,总共也没有27名,事实上,在前年,溪县总共就走了一个本科生,也就是说,溪县第一的分数,也就刚够本科线。

    赵丹年已经能够想象得到,这个分数公布出去以后,学生和学生家长们排着队要进西堡中学读书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自己估计也会非常忙,估计要到处做报告,讲办学经验。

    赵丹年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脑门,心想:到时候就在门口挂个横幅吧,我校1983年届学生勇攀高峰……

    “重点线,重点线是多少?”赵丹年想到勇攀高峰,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分数线。

    不怪他思维迟钝,西堡中学多少年没有看过重点线了。

    自恢复高考以来,西堡中学就没有一个大学生,这里所说的大学生,是包括了大专和本科的,至于重点,南湖市都没有见过几个,看重点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不同了,赵丹年一把扯过对面学生手里的单子,看一眼它,又抬头看一眼黑板。

    “七个人!”

    “七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420分。”

    “420分……”

    赵丹年说一句,其他学生就跟着说一句,用赞叹的语气。

    420分,比杨锐预测的分数线高5分,其结果,是鸿锐班学生有可能完成7人读重点,20人读本科,27人读大专的壮举。

    赵丹年在算这个数字,其他人也在算这个数字。

    教室里安静的像是夜晚的小树林似的。

    除了杨锐,即使是鸿锐班的学生,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会……弄错吧。”一名学生担心受怕的小声说。

    许静呀的一声,呸道:“胡说八道,怎么会弄错,不可能弄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不可能弄错的。”其他学生也纷纷说。

    “中专呢,中专分数线是多少?”一个弱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看看。”赵丹年有点不好意思,扫了一眼,说:“325,预测中专的分数线是325分,咱们有12个人够这个分数。”

    鸿锐班现在有72人,就是说,还有18人不够大专线,只能去读大中专,或者选择复读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6个人可能连大中专的分数线都不够,要么复读,要么回家。

    这18个人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鸿锐班的许多学生的基础是相当差的,尤其是应届班的学生,因为学制的关系,有几个才读了9年学,和后世初三学生一样。这些应届班的学生,学的好的,提升也不错,学的差的,等于是以小学生的水平去复习,然后参加了高考,能有300分出头,尝试一下大中专,已经是极大的提升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参加了鸿锐班,这些学生怕是连复读的机会都难得。他们在复习阶段,也能够了解到这种差距。

    然而,失落是比较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分数不够才是常态,别说考上大中专了,应届生能通过预考就可以开心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看到别人读了大学,自己只能读中专,甚至连中专都没得读,心里的不好受,就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325到352分的大专预测线,也就是27分的差距,以马后炮的方式来说,27分太好拿了,政治多拿几分,语文多拿几分,数理化多拿十几分,还有剩下的。

    但是,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,在全国高考中,20分的档位里,不知有多少万的考生淤塞着。

    刚够大中专分数的考生,增加20多分就能读大专,再要是增加20多分,却已经够本科线了,如果再多20多分,还能读一所好本科,再多20多分,差不多又够重点线了,重点线上20多分,能够探到知名大学的底线,如此再多20多分,则是名牌大学的底线,想读名牌大学的好专业,还是只需要20分,由此再多20分,又能上顶级大学了,而要比顶级大学的录取线高20多分,专业的选择也很多了,若是就此再来20分,差不多都到省状元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可这些20多分,又哪是那么好得的,每一分,都是在血汗中浸泡出来的。

    杨锐做老了补习老师,对这样的分数阶梯已有判断,所以早早的买了汽车,让自觉跟不上的学生学开车。

    就社会地位来说,现在的司机和大中专的毕业生也相差不多,最多是比大中专的直接分配多了一个找工作的步骤,倒也不算麻烦

    所以,杨锐也没有多说话,就让学生们自己调节心情。

    反而是一直坐在教室里的刘康,现在的心情无法调节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。”刘康低着头,思维逐渐陷入了混乱。

    赵丹年从震惊中醒来,听到刘康的念叨,不高兴的道:“刘康,你以后专心做初中部的教学工作,不要再参与高中部的事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校长,赵校长……这个,他们的估分准不准还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答案都是记在橡皮擦上带出来的,怎么会不准,再说,有学生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,一中的预测线也有可能不准啊,对啊,一中也有可能出错啊。”刘康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喊,他不想烂在初中部里,西堡中学的高中部还能参加一下高考,初中部完全是附庸单位,别说挑战性了,收入和待遇都低一大截,最让刘康受不了的是,别人肯定会因此此事,以后对他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赵丹年哪里管刘康的小心思,瞪了他一眼,道了:“猜测的话装自己心里头,现在要按照平江一中的分数线来报志愿,嗯,还有杨锐判断的分数线,综合来报考。去,把门打开,让家长们也进来,看看分数和分数线,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急不可耐的学生就将门打开,高声喊:“来看分数线了,来看估分!”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家长们,呼啦一声,就将教室给塞满了,还有进不来的,站在教室窗户跟前跳脚,高叫。

    不过,大叫的家长们很快从“让让”之类的话,变成了“安静”的嘘声。

    原来,一名学生站在家长们后面跳脚:“南湖一中预测的分数线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分?”刘康涌起最后的力量,高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专线370分!”学生隔着人墙连喊三遍:“大专线370分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,学生们的兴奋陡然冷却。

    南湖一中的预测分数线,比平江一中高了20分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本正在欢呼的大部分学生,都会面临降档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是,报考哪个学校,将变成极大的麻烦。尤其是本科线和大专线左右徘徊的学生,大专和本科可是不能同时报名的,大中专和大专,同样是只能报考一个。

    从云端滑落的感觉,糟透了。

    赵丹年也忍不住道:“怎么预测的分数线,差这么多!”

    只有刘康精神了起来,故意板着脸道:“我就说,我的判断是有道理的,你们还不相信,幸亏志愿表还没填,要不然就出大事了,全部滑档了怎么办?那可就变成了大笑料了,西堡中学高分考生集体滑档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不止一个人,将唾沫星子吐在了刘康的脸上。

    但在骂过以后,沉着脸的依旧沉着脸。

    刘康用手搓搓脸,不以为意的道;“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