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三十三章 估分
    “数学整理好了。m.yankuai.com手机移动端唯一地址,更省流量,速度更迅猛”王国华等人将自己的答案抄在一张草稿纸上,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标准答案也印出来了。”杨锐找了两名高一的男生,帮忙油印了六七份答案,传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王国华狐疑的道:“昨天才考完,这个答案是你从哪里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,这就是我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愕然片刻,旋即气道:“你把你的答案当标准答案呀,这样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,我的答案就是标准答案。”杨锐语气淡然的令人想揍他。

    王国华刚刚经历高考,总觉得那些做不出来的题像噩梦似的,现在看杨锐的轻松模样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抢了一张“答案”,道:“我不信你高考也能满分。”

    杨锐笑了:“有志气。”

    其实,高考还真的不容易满分。

    如果粗看试卷,高考试卷比大部分的练习题都要简单,80年代的高考更是如此,多以灵活多变的基础题为主。

    但是,和普通老师设计的练习题不同,高考的覆盖面非常广,同样是一张试卷,普通的练习题只能覆盖10%的考点,高考试卷往往能覆盖到30%乃至40%,如此一来,考生就更容易暴露出问题,同时,对某部分知识点不熟悉,也不至于一下子失分特别多。

    所以,许多平时成绩一般的学生,会感觉到高考试卷更简单,自己的分数更高,而平时成绩特别高的一批学生,又会感觉到高考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要想在高考场上得满分的话,非得基础知识非常牢靠才行。

    对于总共学习两三年的学生来说,这是相当困难的。

    不过,杨锐做了七八年的补习老师,早就做题做的想吐了,理科四门他又是仔细检查,认真做出来,当标准答案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多增加了一些步骤,注明分数,俨然一副出卷老师的架势。

    同学们很快都信了。

    凡是答案与杨锐不一致的,不用杨锐说明,学生们自己对一对题,也能看出谁是正确的,

    一会儿,王国华就把数学试卷给对完了,他又绕着圈儿,把其他人的卷子看了看,才回来道:“结果你就是100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120,数学满分120。”杨锐其实也挺得意的,怎么说都是高考呀,这个记录,可是会一直留着的,就算不给同龄人炫耀,以后给儿子和孙子炫耀,总是没跑的。

    王国华被呛了一句,拍拍自己的额头,道:“得,我说不过你,咱们再对后面的卷子。”

    “写答案是给你们估分用的。”杨锐说的轻松,现在不比考试前了,即使浪费些时间,也不算什么事,一群人就嘻嘻哈哈的回忆答案,对答案,然后算分。

    头几门估算出来的分数,比众人预料中的还要好。

    锐学组诸人是越对越高兴,很快在教室里掀起了一阵声浪。

    不一阵子,外面就有人忍不住拍门了,喊:“你们声音小点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开了门,认出是一条街的街坊,遂道:“东子,我们估分呢,不好意思哦。”

    “估分那么大声做什么?哎,我们那边也估分呢,你们吵的人做不了题了。”东子声音低沉,探了一下头,问:“你们怎么不做题?”

    “我们把题记橡皮擦上了,你们不是也有人这么搞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去买橡皮擦的时候,大的都卖完了,老实说不用也行。”东子被一个教室的人看的不好意思,将王国华拉了出去,问:“你估了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数学86,物理58,化学正算着呢。”王国华一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数学86?”东子重复了一遍,忽然笑了,说:“你现在还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“不开玩笑,我真86。”这次轮到王国华得意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要得意了,一年以前,他和杨锐刚刚结束高考,决定复读的时候,数理化三门加起来,也就是这么多分。

    一年过去了,一门功课能得到86分,远远超过王国华的期望,也正是因为这种超出期望的成绩,才分外的令人兴奋。

    东子就听傻了,呆了一会,随便说上两句话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王国华看着他进了隔壁教室,才转身回去,心里明白,东子今年估计又考不上了。

    过去的一个多学期,他听杨锐讲课,听杨锐介绍高考,再加上自己的高考经历,已然明白了鸿睿班和以前班级教课方式的不同。而在之前的几年里,西堡中学没有人考上大学,那教学方式没有明显改变,学校生源也没有明显改变的情况下,现在依然很难有人考上大学。

    东子比王国华还大一岁,算上现在,考了3次,是完全的“三考学生”,而这样的学生,想要突破才是最难的。

    看他的表情,分数大约也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实际上,因为最近几年的高考一年比一年难,即使复读生的分数提高了,也不是一定能考上大学的。最终竞争的,仍然是排名。

    “没事,隔壁班的。”王国华进门说了一声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都声音小点。”杨锐用手压了压,瞅了王国华一眼,想想又道:“化学算好分了,就休息吧,吃过饭以后,再继续搞。”

    底下人嗷嗷叫。比起预考成绩,大家的成绩又有不同程度的提高,估分就像是庆祝似的,一个比一个开心。

    众人零零散散的出了教室,杨锐最后出去,没走多远,就能看到一群群的学生家长在找学生。

    如今高考都结束了,其他班级都放假了,留在学校里的就只有毕业班和回炉班的学生了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的学生多离家远,而估分不能间隔的太久,所以,大部分学生从溪县回来以后,仍然住在宿舍里。

    反而是着急知道情况的家长们,一个接一个的等在操场上。

    杨锐出了教室,站在树荫里,伸了一个懒腰,既有轻松感,也有沉重感,或者,应该叫做成就感和责任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家。

    姚悦和姚乐也在被要求讨论责任感。同时,姚悦也有莫名的隐约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价值2200元外汇券的钢笔,需要1100美元来兑换,相当于9000元,乃至11000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大陆特惠价,实际价格并没有这么高。

    姚悦说不清这是多少钱,但是,女孩子得到这样一个贵重礼物,总是不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姚母就疯狂的生气了,仔细的说,是害怕了,不停的念叨:“一万块的礼物,谁会送这样的礼物?”

    姚乐伸了伸舌头,趁着姚母说话的空档,道:“我还要估分呢,要不然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妮子,谁让你打开用的?笔用旧了,怎么还给人家?”姚母一脸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是姐给我用的。”姚乐立刻卖了队友,转身逃了。

    姚悦无奈的面对老妈的怒火,解释道:“我不知道这个笔那么贵,以为最多就是十块八块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块八块!十块八块连盒子都买不来。”姚母尖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姚悦尴尬低头。

    “傻妮子,哪天把人带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姚悦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说你傻呢,人家送你这么贵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不定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值多少钱,再说了,他最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参加高考了。”姚悦知道躲不过,这么贵的东西,总要说明的。

    姚母皱皱眉,说:“复读了好几年?这可有点不太好,哪个学校的?”

    “西堡镇中学。”

    “镇中?”姚母眼皮跳了跳,眼珠子扫到钢笔处,又连连摇头道: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他考的怎么样,就说……就说一起估分,你妹妹不是也要估分?一起去,就说商量报志愿。”

    姚悦本想拒绝,转念一想,让杨锐帮妹妹选一个志愿却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