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二十五章 高考序幕
    “咱们一边吃一边开会吧。”杨锐盘子里装着一块夹花的肥羊肉,边洒盐和花椒边说。

    小食堂里,男生们一阵嗷嗷的狼叫声,女生们也毫不羞涩的抓起羊肉,脸上带着的红润是兴奋的。

    “我简单的说一下,咱们锐学组的资金,又积累到3000多元了,而且,因为临近毕业了,再做基础投资也没有必要了,大家想想,这笔钱该怎么办?”杨锐边吃边说话,完全不在乎形象。

    曹宝明吃的更猛,口气也很大的道:“继续买羊,吃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“60多人这么吃,可坚持不了几天。”王国华立刻反对,然后道:“每天买少一点肉,加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有加餐了,再吃就胖了。”许静吃着肉的同时反对吃肉,膀大腰圆的体型,很没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李学工少有的开口说:“买书怎么样?弄个小图书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看呀,咱们毕业了以后,可就各奔东西了,总不能回西堡镇借书吧。”许静话音刚落,周围就安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考前的紧张和临近毕业的惆怅,一下子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锐咳嗽一声,喝了口暖乎乎的羊肉汤,笑道:“都是年轻人,搞什么多愁善感嘛,各奔东西是好事,咱们家在西堡镇,总有回来聚会的时候,再者说,以后的通讯和交通越来越好了,只要有心,在一起玩的时间多的很,说不定什么时候,你们天天看照片都能看烦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恢复的快,苏毅很快笑道:“我以后工作了,攒钱先买一部照相机,不管照不照,都挂脖子上,以后拍了照片,逼着人看,不看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买辆汽车,东风车,自己开。”牛安出神的想着,他是锐学组内学车学的最好的,教练已经允许他单独开车了,不过,这次高考他还会参加,准备报考与车辆有关的大中专,如果考上,他就先别人一步,以后的分配兴许会好一些,如果考不上也没关系,就当提前工作了。

    和牛安有相同想法的学生有好几个,都大叫着嚷嚷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锐等他们闹了一会,起身道:“我先说个建议,咱们参考一下啊。我的想法,先给每个人配两块大橡皮,像是巴掌这么大的橡皮,等考试快结束的时候,有时间的同学,可以把答案写在橡皮上,回来方便估分。”

    “写在橡皮上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考场上会给大家发草稿纸,但离开的时候,草稿纸是不能带出去的。另外,咱们带的东西也会被检查,纸张即使是空白的,也是不允许带出考场的,所以,想要记答案,就要从文具上想办法。橡皮用来写答案是很方便的,就是要大一点,最好是白橡皮,等考试快结束的时候,大家将答案写在橡皮上,回来再抄在纸上,下一场考试还能用。”杨锐说的自然是后世的经验,也是老师们传遍全国的常用法门。

    有学生担心的问:“监考老师不管吗?”

    杨锐摇头,说:“你们卡着时间,在考试结束前5分钟左右再抄答案,监考老师多数不会管。这也就要求大家绝对不能提前交卷离场,除非是生病闹肚子,否则,提前离场会造成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答的好,可以提前休息呀,要连考三天呢。”问问题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杨锐抹抹嘴,擦干净手,认真的道:“都是年轻人,连考三天有什么辛苦的?你提前交卷休息产生的好处,哪里有将题目再检查一遍划算?高考场上,0。5分就有成千上万的人,你多看一眼,说不定就能将名次提高几千名,这种好事,是睡觉能替代的?”

    旁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仁大声道:“那就先买两块大橡皮擦,有没有人还有意见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杨锐再道:“大家集思广益,除了文具,家里有困难,需要帮助的,也都可以提出来,组里的钱就是为了给大家排忧解难的。心里不要有负担,咱们不是简简单单的同学,咱们同为锐学组成员,就是要互相帮助……”

    3000块的小钱,对于坐拥百万美元的杨锐来说,实在没什么意义,尤其他还是个学生,更少有大笔的花销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了买邮票以外,杨锐甚至想不到现在有什么合适的投资渠道。

    过去一年的时间没有浪费,对杨锐来说就是最好的奖赏了,如果不是锐学组这笔钱不好直接分掉,杨锐连开这个会都省下了。

    讨论到餐后,黄仁干脆找了纸笔来,将大家想要的东西记录下来,然后统一计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显的兴高采烈,这快要高考了,每个人都有需要买的东西,找家里要钱不是这一代人的风格,现在都讲究不给家庭增加负担,能从锐学组里拿到,那就是最好了。

    初期也是因为杨锐的大方,才能聚拢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高中生也是有点小骄傲的,别的不说,现在出去工作了,人家问你的文凭,你抬头说一个高中,一点歧视都不会有,若是县镇机关的话,还会给你笑一个。

    再过十几年,世道就不同了,那个时候,再说自己是高中学历,就得低着头说了。实在不想低头,就得买些东西抬价身价,有辆车是最好的,否则就得穿名牌衣服戴名表,还不能穿的太炫耀,又得让人看出来,确实是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老师讲课的时间越来越少,学生们则不免浮躁起来。

    当教室后方的倒计时被撕成个位数的时候,即使是鸿睿班的教室,也开始变的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班级更不用说,路过那些教室,都会让人紧张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校内外也开始出现打架伤人的事件,放在平时,这些都有记过处分的可能,但在临近高考的时间,学校除了加强教育以外,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了。

    杨锐经历过数次高考,但依然免不了紧张。

    好在紧张并不影响他的工作步骤。

    杨锐一方面保证自己的复习,一方面又将史贵调遣的团团转。提前租大巴,在县里包下招待所等等准备工作,一项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高考前一周,一些学校开始放假,一些学校停止了正常的课程,却是将其他年纪的学生通通给放了假,令校园只属于高二和回炉班的学生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因为西堡中学是镇中,读书的学生来自四里八乡各个地方,有的学生家住不通电的山村,回家根本没有读书的条件,不如留在西堡中学,一方面节省来往的时间和精力,一方面能够集中精力准备考试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老师们都可以休息了,学生们是否上自习,是否做练习,都不会再有干扰。

    一些老师不愿意休息,也会坚持上课,更有负责任的,晚间还去宿舍里给学生们上课。

    其他班的老师怎么做,杨锐管不着,但就鸿睿班的老师,杨锐是坚决反对继续授课的。

    离高考就这么几天时间了,此时再填鸭,效果实在有限,反而容易让学生顾此失彼。

    晚上在宿舍授课更是不可取,睡前太过兴奋,容易让学生睡不好。

    杨锐也不顶牛,就和老师们好好说明,很容易就说服了他们。

    鸿睿班走到今天,他也是有威信的人了。

    7月3号,周日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有家长来到学校看孩子,随身有带换洗衣服的,有带鞋袜衣帽的,也有带钢笔尺子的。

    校园内外,到处都能见到父母和孩子说话的景象,学校也紧急动员了一些宿舍出来,给远道而来的家长住宿,实在住不下的,就只好住在已经放假的那些班级的教室里面,好在天气正热,倒是不怕感冒。

    杨锐的父母稍晚了两天,7月5号来到,一样带着干净的衣服和自家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锐妈更是不由分说的让杨锐将衣服全部换新,伴随着浓浓的亲情的,还有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这是新时代的战争,战场之上,不会有劈头盖脸的炮火,也不会有喷吐着火舌的机枪,相应的,抱头蜷缩和运气,再也不是幸存的手段。

    想要从这个战场上走下来,需要清醒的大脑,睁开眼睛,直面残酷。

    而战场的设计者,更将用尽一切手段和办法,绞杀着心存侥幸的人。

    1983年,全国人口10亿2495万,17到20岁人口占比8。94%,计9163万,同年,高中在校生700万,通过预考允许报名高考的学生167万,全国本专科录取人数39万,且本科不足10万人。

    而在此前的77年到82年,全国大学一共录取了182万名大学生。

    作为全国9000万名适龄青年中的一员,读高中已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了,通过预考和通过高考,再要考上本科和重点,更是难的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只有百分之一的高中生,数千分之一的青年能坚持到终点的冲锋。

    人们会为胜利者欢呼,却不会为失败者立碑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