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二十四章 体检
    学校当然是要排名的,有的学校强,有的学校弱,有的是名校,有的是烂校,除了重点和普本的区别以外,自有其内在的规律。

    80年代还不兴大学排名,但学生们报考学校,总要有一定的依据。

    除了城市和名字以外,拨款的多少,重点学科的数量,博士点的数量,院士等学者的分量,还有高考状元的数量,都在直接或间接的影响着生源质量和学校的排名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考状元,能够非常直接的反应出一个学校的受重视程度,社会声誉和美誉度。如果将恢复高考到98年的状元数量做一个排名,北大以85人居首,清华以46人居次,排名第三的中科大是16人,复旦8人,对外经贸大学6人,南京大学4人,人民大学3人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条线索,在985战略以前,很能体现各个学校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要获得这样的排名,自然不能坐等学生上门。

    后世的大学自主招生,或者是所谓的特招,都是学校争抢优质生源的法门,80年代也有预定录取的手段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是非状元生不要,第一名的事儿,总是难以确定的,但要是有本事把一个省的前十几名揽到手,状元差不多也就到了半个了。

    杨锐预考得第一的时候,各校还没开始预定录取的工作呢,如今离高考大半个月,离估分一个月,大学招生部门就纷纷运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丹年们觉得体检时间是个暗渡陈仓的好机会,王皓们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杨锐才送走汪浩,然后检查了一个视力,就在测色弱的地方,被另一名老师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杨锐吧?”这位老师嘴唇又大又厚,鼻子也是如此,倒是显的憨厚。

    杨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认识一下,我是西安交通大学的彭老师,听说,你是河东省今年的预考第一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考的挺不错啊,镇中的学生,能考第一挺不容易吧。”彭老师套着近乎。

    杨锐迟疑了一下,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爱说话呀。没关系,咱们西交大讲究的是精勤求学。进入学校,你只要读书,明理,认真学习就行了,没有过多的要求。毕业了以后,咱们西交大的政策也很灵活,在省内,各个单位也都喜欢咱们学校的学生,今年和去年毕业的校友,分配的都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暂时还没有准备确定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该确定了。”彭老师很关切的道:“现在不确定志愿,等到高考结束以后,就会手忙脚乱的,以前的时候,我们都是先报志愿再考试的,知道为什么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杨锐摇头。

    彭老师笑道:“提前报考志愿,更能确定学生的兴趣和爱好,现在估分以后再报志愿,是为了减少滑档。要我说,根据兴趣选专业还是比较重要的,尤其是你们高分的考生,特别要选好专业,这是以后一辈子从事的职业了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,正好有时间,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西交大。七五期间,八五期间,我们都是五所重点建设的院校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无可无不可的听着。他前世接触过不少西交大的学生,确实是基础知识异常扎实的所谓的研究型人才,而在从商从政方面,作为西安最好的大学,西交大的优势也是极其明显的,但是,就80年代的资源分配来说,西交大显然落在了直辖市的大学后面,这对普通学生倒是不甚明显,对杨锐来说,影响就很大了。

    彭老师热情的说了几分钟,又留给杨锐电话,才笑呵呵的离开。他的工作也不是一定要将人拉到学校里来的,现在介绍一番,等到报考的时候,人家说不定就填了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,一名学生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会有多个选项,能多录取一个高分考生算一个。

    杨锐被动的说再见,接着继续体检,继而又被人拦住。

    总算卢老师还记着他,过了阵子,又过来帮忙,笑道:“今天很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忙。”杨锐摇头,又问:“所有学校的招生老师,都会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。”卢老师失笑:“全国这么多省份,他们跑也跑不完,只能选一些地方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一般是学校在哪些省份的声誉好,就优先去哪里吧。”卢老师对此也是不甚了了。

    杨锐却是听懂了。和后世相比,80年代的地域性要更强一些,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省,那他们听到的东西自然是相对局限。其实,就是到了30年后也是如此,除了北大清华是公认的第一梯队以外,有太多太多的名校被一部分认可,又被另一部分人所鄙夷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去体检吧,我帮你拦着些,检查好了,直接去医院后面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杨锐左右看看,迅速的溜进内科诊室。

    医生随便检查,学生们应付差事,没有人打扰以后,进度颇快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锐悄然上车。

    中巴车是用锐学组的钱租来的,卖的好,锐学组的钱根本用不完,租车节省时间,也是锐学组全体同意的。

    临走前,又有几个学校的招生老师找上门来,与杨锐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,锐学组内却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杨锐懒洋洋的坐到最后一排,趴在座位上没吭声。议论一下学校也好,锐学组的学生,反正也是要报志愿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锐来到教室,就见曹宝明像是举行仪式似的,将“距离高考还有‘22’天”的计时表高高举起,一只手搭在写着“22”的白纸上,然后在全班的呐喊中,将之一把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邵亮单膝跪倒,大喊:“天哪,你怎么如此的残忍。”

    杨锐看着他们耍宝,不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教室里更是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少年不知愁滋味,即使是关卡一般的严肃高考,也不至于让所有人都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咱们晚上吃点好的,我请客,顺便开会哦。”杨锐扬声喊了一句,才去到座位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?”教室瞬间沸腾。

    “羊肉吧,我打电话弄两只大羊,煮的烂烂的,顺便再做一锅羊杂汤。”杨锐自己说的都舔嘴唇了。

    学生们更是激动异常,反而没人问他开会的内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