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二十一章 报考学校
    杨锐看着刘珊将“距离高考还有‘33’天”的倒计时表,撕成了“32”天,听到那熟悉又陌生的“呲啦”声,突然有种莫名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倒计时临近感觉到紧张,似乎是一种人类的共态。据说,即使是再顽劣或再优秀的学生,对倒计时表也会有畏惧感。

    杨锐觉得很对,因为他本人是不应该有什么紧张感的,任何一名学生,当他能够保证数理化生物三门功课满分的时候,就不必有紧张感,光是这三门功课加起来,就有370分了!

    只要不是偏科成钱钟书的程度,国内的高校都在敞开大门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但是,杨锐依旧觉得紧张,即使他心里觉得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谁如果再说,中国人不懂心理学,杨锐当面就吐他一脸的口水:小样,没参加过高考是吧?

    高考,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,也是一名少年能够感受到的最严肃,最重要,也是最紧张的时刻。

    而且是连续三天!

    落在1983年,高考制造的严肃和紧张就更强了。

    当整个家庭都为了你的高考而付出,当亲朋好友都热情的关注着你的成绩,当高考失利的邻居扛着锄头,羡慕的目送你离开村口的时候,层层的压力,不需要更广阔的世界来展示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一切装模作样的社会做派,一切校园别扭,一切同学龌龊,一切老师与学校的不对付,都显的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鲤鱼跳龙门,胜者飞黄腾达,败者泯然众生。

    杨锐将目光下移,望着刘珊惊人的翘臀,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的孩子只知道谁的脸长的漂亮,还不懂欣赏身体的美,男生们偶尔谈起刘珊,最多说她的鼻子小巧好看,眼睛又大又亮,根本没有察觉到她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杨锐因此有种偷挖宝藏的快感。当然,宝藏实际上是不属于他的,在这个纯真的年代,地下的东西都是国家的,你也别偷挖。

    “刘珊。”杨锐叫住急匆匆往座位上走的刘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珊撑了一下腿,站到了杨锐面前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外面,聊两句。”杨锐收拾了一下东西,率先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刘珊毫无迟疑的跟上去。锐学组是杨锐的锐学组,所有成员,都因为杨锐而联系起来,他们私下里也经常有各种活动,比如随便吃喝的冷餐会和自助餐,互相之间非常熟悉,更少隔阂。

    刘珊尽管好强,却是将杨锐看作比较的对象,对他的命令和要求,刘珊还是执行的很好。

    杨锐有点意马心猿,脑袋里胡思乱想着“出操の学生”之类的小电影,然后找了处花坛坐下,问:“你的高考志愿,准备报考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高考结束了以后,才报考学校吗?”刘珊明显有些意外,语气都带了些颤音,越是接近高考,高考志愿就越是敏感话题。

    杨锐拍拍旁边的水泥台,示意刘珊坐下来,道:“高考补习老师有两种,一种是让学生好好学习,奋力考试,然后根据估分来决定报考学校的,另一种,就是我这种了,我认为学生首先应该有一个目标,然后再好好学习,向着目标奋斗,现在33天了,我想和你们分别谈谈。”

    见不是与自己一个人谈,刘珊放松不少,琢磨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现在能考哪里?就想考一个尽量好的学校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与她曾经的目标已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刘珊只是想着能考一个大专,今年如果还不行的话,明年就考大中专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刘珊悄然调高了自己的预期,只是她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而已。

    杨锐微微点头,道:“我觉得,你可以以重点本科为目标,河东大学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刘珊露出一丝笑容,接着就问:“你会考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大概会去北京。”杨锐以前都没有仔细的考虑过这个问题,直到景语兰去了京城以后,他才发现,除非自己考去中科大,否则,北京基本就是唯一选择了。

    相比北京,另外两个直辖市的大学竞争力有限。诚然,复旦、上交大、天大和南开大学都是好学校,但无论是名气、师资还是国家拨款,都让它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,尤其是985项目以后,中央一期就给了清华和北大各18亿元,复旦和上交大只各得12亿元,其中半数还是市级拨款。在1998年,6亿元能做的事情太多了,对于非盈利机构来说,已经不是努把力就能追上去的。

    类似比例的拨款,自80年代以来,不断的拉大着名校之间的差距,杨锐想要好的科研环境和尽可能充沛的实验条件,选择北京是最划算的。

    刘珊用“猜到”了的表情,却道:“为什么你去北京,我就要去平江?”

    “河东大学比较稳妥,北京的重本比河东大学要高20分以上,不是说你考不上,是为了稳妥。河东大学也是非常不错的,毕业分配也容易分配到平江。”在河东省内,河东大学的最低分就是重本线,而北京的重本大学,即使是最冷门的专业,也会超过河东省的重本线二十分以上,这是因为有服从调剂的存在。

    刘珊扁扁嘴道:“我要去北京。”

    杨锐犹豫了一下,道:“以北京的大学为目标当然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,反正不是正式报志愿,所以随便忽悠我。”忽悠是刘珊从杨锐这里学来的新词。

    杨锐愣了一下,旋即道:“具体报志愿的时候,肯定要根据你的高考成绩来做出微调,你想去北京,目前的成绩够了,但要读北京的重本,还得再努力。”

    接着,杨锐又问:“如果同时能读河东大学,又能读北京的二本大学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北京!”刘珊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首都?”杨锐倒是不觉得奇怪,有很多学生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正因为如此,北京面对外地考生的分数才会不断提高。

    刘珊直直的看着杨锐,道:“你都能去北京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理由,总之,也算是个理由吧。”杨锐干笑了两声,又道:“专业呢?想读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“计算机。”

    杨锐身子一歪:“你想学计算机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刘珊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不是你说的,未来的计算机应用会越来越多,我们学的数学、物理和化学,都会在计算机上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问计算机有什么用,我才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计算机那么有用,那我学计算机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学计算机,其实不是学怎么用计算机,他们培养的是造计算机的,修计算机的,还有编计算机软件的……”杨锐看着刘珊,再道:“计算机在国内的普及还要几年时间,现在学计算机,唔……收入倒是会不错,虽然女孩子会累一点,但好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照杨锐的想法,现在的计算机难用的要死,简直是碰都不想碰一下。可要是从结果论的话,83年考计算机系,87年毕业出来,不要太抢手。在中关村里一个初中生都能月入上千元的年代里,正经大学计算机系的毕业生,拿到万元工资的都不在少数,规规矩矩的打工两三年,就能攒出第一桶金的职业,什么时候都是稀罕的。

    杨锐不反对了,刘珊反而觉得不自在,问:“你觉得什么专业更好?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的专业,只有最适合的。”杨锐沉思了一下,认真道:“计算机行业是个男性行业,女人要出头是比较困难的,当然,就中国目前的现状,任何一个行业,女人要想做到金字塔尖都不容易,所以这么说来,学计算机是个不错的主意,我是没料到你会选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让你选的话,你会选哪个?”

    杨锐想了想,道:“经济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经济?”刘珊咀嚼了一下这个词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就理工科而言,经济系录取的人数最多,如果再选择服从调配的话,经济系是最容易读好学校,同时又专业不错的院系。”杨锐顿了一下,问:“服从专业调剂和服从学校调剂两者的区别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服从专业调剂是允许招生办在考生分数不够的时候,给考生换同校的非报考专业,服从学校调剂,是可以换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考一个好学校,又不是特别在意专业,理工科的学生报经济系是比较中庸的选择。当然,经济系的出路没有计算机系那么明确,但就现在来说,读任何一个专业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报考的策略?”刘珊眼神古怪的打量着杨锐。

    杨锐被看的不自在的的说“是”。

    刘珊摇头:“最好的策略,还是考更高分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杨锐哑然,本能的想要反驳,又放弃了,道:“算了,你如果能考更高分,当然更好。”

    对这么一个要强的女孩子,他觉得还是等高考结束以后,再仔细谈话比较好。

    刘珊少有的辩驳了杨锐,像是得胜的将军似的,昂首挺胸的回到教室,然后勾勾小拇指,叫道:“小黄,去外面听杨锐讲话。”

    黄仁条件反射的放下笔,出了教室门,才喊道:“我什么时候变成小黄了?”

    教室里一阵欢快的狗叫声,狐狸进村了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