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二十章 倒计时
    学生间互相阅卷是很平常的,鸿睿班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互相阅卷是通过别人的错误来学习,当然,也方便老师偷懒。

    杨锐比较少在班里做试卷,刘珊倒是挺好奇他现在的成绩,从窗台处拿了红笔,就对着参考答案,给杨锐批卷。

    杨锐头都没抬的继续做题,他现在做的这套也是自己从脑海中淘弄出来的,但没看过答案,尤其是语文英语和政治卷,都是完全陌生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测试自己的成绩和状态,杨锐准备将七门课的卷子都做出来,总不能将英语老师开除了,自己的成绩反而下降了,如果是那样的话,找人说情也要再找一名英语老师来。

    批卷总是比做卷子要快,刘珊不看题目,只看答案,几分钟的时间就将语文的客观题给批了出来,接着饶有兴致的翻到作文面。

    “你没写作文?”刘珊失望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看?”

    刘珊习惯了杨锐的调侃,不动声色问:“不练习作文,你高考的时候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的办法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也写简单作文?”刘珊笑了。

    杨锐也笑,一边继续做题一边道:“语文作文怎么可能写简单作文。”

    英语作文要尽可能的简单,是为了减少错误出现的频率,这是保守的保底式做法,用这种方式写的英语作文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到满分的,甚至连90%的分数都是奢望,但是,相对全国英语作文平均只有40%都不到的分数,稳定提升分数更有价值。

    而高考的语文作文,就不能用保守式做法了,因为语文作文是按照项目给分的,不是按照项目扣分的。

    当然,写错字了,用错成语了,肯定是要扣分的,但对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,这些原本不应该成为问题的。

    一篇40分或60分的语文作文,符合题意和偏离题意就有5分左右的差距,结构严谨和结构混乱又会有5分的差距,有文采和语言寡淡,有创意和平庸,又是5分和0分的差距,而这些判断,作为语文老师,是很容易做出结论的。

    在语文的高考阅卷中,作文经常采用两人或三人的交叉审阅,通常也不会有较大的疏漏,

    所以,高考语文作文,如何去写,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。

    30年的高考研究,差不多将高考的主观题都给弄成客观题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结果是客观的分数,评断标准又要求客观,做题的过程客观化也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,83年的高考还没有如此过分,那些擅长总结规律的老师们,目前尚未得到重视,人们还是以打基础为主攻目标。

    杨锐不擅长语文,但他脑海中有的是各种作文宝典和例文,这些东西,同样没有在83年露面。

    而无论杨锐选择抄还是不抄,他的作文成绩都低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那给你作文算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按38分来算吧。”作文满分是45分,由一篇看图说话和一篇议论文组成,前者的15分被扣的很少,议论文考察略严,但不管怎么算,这都是一个保守的分数了。

    刘珊毫不犹豫的在作文面打上了“-7”的标识,然后才在边上写了38分。

    整篇批阅结束,刘珊又算出了总分:110分。

    “一共才扣了10分?”刘珊自己先惊讶了,回过头来再翻,果然是只有3处,分别扣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你比预考的时候,分数还提高了?”刘珊万分诧异的看着杨锐,在正常人想来,杨锐预考时的表现,本就应该是一个高峰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的分数还有提高的潜力。

    如果作文少扣一点分的话,语文肯定还能再多几分。

    刘珊这么想着,不觉心里吃味,道:“都没见你好好做过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情况特殊,你们就不要比了。”杨锐笑了两声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刘珊扁扁嘴,稍稍抬高了一点音量,道:“什么意思呀,就是说我们永远都比不上你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杨锐的注意力集中在卷子上。

    “那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孩子,怎么这么好强?”杨锐放下笔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珊没笑,扯过他的英语卷子,道:“我看你都能考多少分。”

    杨锐莞尔:“你如果想找个成绩差的,批政治试卷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预考政治才62分吧。”刘珊露出一个没兴趣的表情,道:“你的英语不是有景老师给复习吗?我看你能考多少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的政治分数?”杨锐略表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记得,你的分数放在大红榜上,挂了那么多天。”刘珊有些着急的道:“还有好多人来考察,谁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杨锐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刘珊咬牙切齿的抓着红笔,一门心思的要打出几个叉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除了第一面的选择题,让她找出了一个错误以外,越是到了困难的题目,她就越难找到批错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刘珊颇有些郁闷的丢下笔。

    “多少分?”杨锐故意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。他的英语算是得到了景语兰的特训了,两人的英语对话,虽然主要是提高了口语水平,但对其他方面的增益也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而且,杨锐不像是其他学生那样,要兼顾多门功课,他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英语上的,同时少量兼顾语文和政治,就能让他保持更好的分数了。

    毕竟,7年的补习老师生涯,学习和练习过的理科知识,不是想忘就会忘记的。

    刘珊看不惯的哼一声,道:“94分。”

    “作文扣了几分?”

    “5分。”刘珊说完又接着道:“你别得意,五分是正常扣掉的,我没多扣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说扣五分就扣五分。”杨锐一副很大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刘珊再次扁扁嘴,却是无可奈何。除了作文,她还真找不出能扣分的地方,而且,是不是正常扣分,刘珊也说不上。

    “其他卷子也批一下吧,我出去一趟。”杨锐将手里的卷子推出去,自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刘珊一阵气馁,还是拿起卷子,认真的改阅。

    数学满分120,物理满分100,化学满分100,生物满分50……尽管有所预料,刘珊还是被一水的满分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英语的94分,或者99分虽然高,可满分总归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刘珊心有不甘的拿出杨锐的政治卷,心想:“你总不能一夜之间,将64分的政治也变成满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题,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题,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题,对……对也是正常的,最简单的选择题。”

    刘珊默默的批改,又默默的念着:填空题也全对,不会是偷偷抄的吧,嗯,简答题不可能是全对的,一定要好好的扣分……

    “唔,简答题也不能扣分吗?”刘珊的眼睛都要贴到试卷上了,仍然没有找出纰漏之处。

    比起作文,政治得分和扣分就简单了,简答题和大题只是看知识点有没有被写出来即可判断,所有的题目都可以看作是客观题。一道题如果有4个要点,那答案就会以四个要点为体现,答题者写出一个要点,就会得一个要点的分数,写出4个要点,就会得4个要点的分数,之间的联接词,或者其他的句段,都是被无视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特性,最好的试卷形状,应该是不多不少的答案,明确的写着一二三四,代表学生毫无障碍的背诵了题目所需的内容。

    对于阅卷老师来说,这样的题目也是最容易批改,最容易扣分,亦是最不容易扣分的。

    明确的答案,自然会有明确的分数。

    刘珊继续无奈的打着对号,眼神中却闪着光,不仅没有不高兴,反而是跃跃欲试的兴奋。

    一会儿,杨锐抱着一叠纸回来,站在自己的桌子前,问:“如何?多少分?”

    刘珊的脊背抖了一下,转而用恶狠狠的表情道:“你吓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吓人就是吓人了。”刘珊掩饰的站了起来,踮着脚,试图与杨锐平视。

    杨锐却是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,从下往上看……只能勉强看到刘珊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身材好的都能当掩体了。”杨锐挑起眉毛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给你,政治也是100分,你怎么背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几本书,使劲背好了。如果说技巧的话,也就是请来的那位政治老师说的那些技巧了。”杨锐在这方面没什么好方法,学校的时候,他也不是一个擅长背诵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脑袋太活跃了,脑海中的东西也总是有意无意的被激活,令杨锐的背诵能力大大加强。他本人参加了高考,又参加了全国统一的硕士招生考试,政治书也没少看,混合起来就代表着极浑厚的得分能力。

    预考的时候,杨锐并不关心政治考多少分,高考的时候可不行。

    对学生们来说,政治就是纯粹的送分科目,得到80分,90分都不奇怪,相比之下,数学英语这些课程,想拿到90%就太难了。

    恢复高考之初的学生们,能得到300分的总分,还多亏有政治垫底,到了83年,各科的平均分都上来了,政治更加要得到重视。

    至于背诵政治有没有用,那根本不是关键,关键永远是高考分数。

    刘珊多少有些察觉到杨锐的目光,忽然坐了下来,眼睛眨都不眨的问:“你刚才出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做倒计时。”杨锐将刚刚做好的“距离高考还有40天”的倒计时表,挂在了教室后方,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倒计时表是用大的白纸裁开,又重新装订而成的。每过一天,值日生就将倒计时表撕掉一张,以显示时间的紧迫。

    在杨锐读高中的时候,这种惨绝人寰的设计,已经风靡全国各大中学,杨锐觉得,有必要将恐怖提前一点。

    对预备高考的学生来说,这种撕纸声,怕是比炸弹的滴答声还挠人。

    但也更有效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