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一十八章 简单作文
    涂宪尽可能长的留在西堡中学,但到了五月,他再也请不到假期,只好怏怏的回去。

    他不高兴是觉得浪费了机会,在西堡中学的一个月里,涂宪完成了一篇半的论文,还在杨锐的新论文里蹭了个第二作者。

    如今走掉了,第二作者多数会给姚悦和魏振学了。

    涂宪对此是挺眼馋的,怎么说都是国外期刊呢,即使挂一个第二作者的名头,而今评职称的时候,也是有用的,说不定用处还不小呢。

    但他离开学校已经够久了,也就是学校这样的国家单位,才允许他请一个月的病假,还不用立刻拿出病假单,可再久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涂宪准备回去以后,找个相熟的医生开个养病的说明,顺便把车费钱给报销出来。

    他有一篇论文发表,足以应付学校了。

    涂宪离开了西堡中学,并没有影响到杨锐的工作,因为杨锐已经将工作中心开始移向高考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,实际复习的时间也就是一个多月,杨锐自己且不说,锐学组的学生们,却是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了。

    当然,冲刺并不是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出来。

    相反,冲刺更讲究效率,要用有限的时间完成无限的工作,如果将人给累惨了,那对考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杨锐将正在做的实验交给魏振学来做,依旧让姚悦和吕芝做实验助手,自己回到教室里,给鸿睿班的学生们开了一堂英语作文课。

    不仅是鸿睿班,其他班的学生,也搬着板凳,来听杨锐讲课。

    从今年开始,英语在高考中的分数,从50分提高到了100分,这是一个巨大的增涨,也是巨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对于乡镇中学的学生们来说,用噩耗来形容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西堡中学以前的样子,又哪里有一个正经的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即使是溪县,也没有什么科班出身的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,能学出哑巴英语的学生,已经是人中龙凤了。

    作文题自然是英语试卷中最难的部分,杨锐请来的英语老师讲不好,于是杨锐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站在讲台正中央,杨锐的表情镇定的问:“你们觉得,什么样的英语作文是最好的?”

    “用词优美,语言通畅。”许静用课本上的描述回答。

    王国华大大咧咧的说:“语法用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物。”李学工微微抬头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道:“好的英语文章是这样的,好的英语论文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写不出来呀。你们觉得,就国内目前的状况,有多少学生能写出优美的,通畅的,语法好的,言之有物的英语作文?”

    学生们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杨锐知道,其实是有这样的学生的。即使是80年代的中国,依然有很多学生,接受过良好的英文教育,只是数量实在太少,完全不能和后世以万计的英语n级,托福雅思生们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杨锐用不着去深谈这个问题,他在讲台上,用自己熟悉的表情和动作,道:“我们现在追求的英语作文,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形式呢,我认为最简单的就可以了,把话说清楚,把意思表达清楚是第一个层次的,不出错是第二个层次的,而且,第一层次要服从于第二层次,明白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不出错。”

    “对的,遇到想要的句子,不知道怎么答的时候,就用最简单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分数会变低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错是一定要扣分的,一个错误就要扣一份,你们的一篇作文,有多少错可以扣?文字优美,语法通顺了,总共也没有几分,这部分你们即使不放弃,错漏满篇,也别想拿了。”杨锐的语气逐渐严厉,接着道:“你们如果不能理解,那就记住一个口号,简单就是美,都来说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简单就是美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迅速的结束了讲课灌输,让学生们开始了练笔。

    实际上,自从几个月前,他就开始让学生们准备英语作文了,那个时候,他的主要措施就是背诵。

    新概念英语的背诵是第一步,一些特别的例句的背诵是第二步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方法,鸿睿班有半数以上的学生,能达到英语及格线,剩下的学生,多数是没有认真背诵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面对高考,连绵不断的背诵还是令人厌烦的,一些学生坚持不下来,或者选择了其他突破点也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高考七门功课,每门功课都能完美的复习的人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五月份,基础复习也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杨锐一个学生一个学生的看他们的当堂作文,然后当堂批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管学生们的语言是否漂亮,只是找出错误,然后用红笔标注,他们会因此扣掉多少分。

    大部分学生都要被扣掉10分以上,也就是说,他们写一篇数百字的英语作文,要错十处以上。

    这已经比杨锐想象的要好了。

    其他班的学生也有老师们照顾,只是西堡中学的原生英语老师批改作文的速度慢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杨锐慢慢的走到了刘珊身边。

    作为学生,刘珊学习的非常努力,而且,天赋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她多少有些追求更好的意思,错误并不比其他学生少。

    杨锐不得不专门说明道:“凡是写错的句子,都不会被评判为好句子的,你这样做的结果,只能是减分,不可能是加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全是简单句,也会被扣分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扣掉两分,也许是3分,但你因此能少损失7分,还是赚到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教我们背新概念英语,不能用上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用,我建议你用原句。”杨锐没有说基础差的话,而是直接说出做法,道:“修改里面的句子,会改变你们的语感,所以,正确的做法,是你确定这个句子是正确的,你就用,否则,你就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,作文能得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比以前多10分左右吧。”这是个不小的提高了,10分对于高考来说,进入的将是截然不同的两所学校。

    刘珊微微点头,继续埋头写起了作文。

    杨锐巡视了两节课的时间,才给所有学生改完了作文,回到房间,他自己也铺开作业本,写起了英语作文。

    写多了学术论文,正常作文的语感会发生变化,杨锐可不想因此而扣分。

    景语兰老师,还在北*京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