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一十五章 实验室在哪
    “杨锐,来练车了。”牛安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,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牛安同样是卧推组的出身,喜欢运动多过学习,预考时,他的成绩是320分,有很大的希望上大中专,不过,相比这个,牛安显然更中意当司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在社会上,大中专的价值比不上小中专,而且热门专业的分数并不低,若是想进供电局当个电工,总得有三百三四十分,外加不错的运气或家底才行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司机比做电工要好的多,首先是更自由,工作环境更好,其次是收入更高,第三是更受丈母娘的待见。

    如果拿到了驾驶证,再有一个高中文凭,想进供电局的难度,比大中专的学生还要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,牛安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学驾驶。

    过去一个月,许多成绩与之相仿的鸿睿班学生都和他一样报名学驾驶,经过一个月的理论学习,最近一个星期,大家才陆陆续续的上车练习。

    杨锐没有学习上的压力,也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司机和解放车一样,都是市运输公司的。

    老解放用了快20年,早就破烂不堪,但保养的还算得力,就此也花了杨锐3200块。

    更令杨锐吃惊的是它的油耗,标称是百公里耗油29升,实际上空车都要35升不止,也就是跑三公里妥妥的一升油,而三公里还不够一名学生每天练手的距离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现在学车的人少,能当司机的人更少。

    随便算算,若是按照半年的学习程序来做,一名学生光是消耗的柴油就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柴油还不好买,虽然不至于用外汇,但那实际上是因为国家补贴,而国家把补贴买来的原油,又分给了各个单位。

    每个单位每月都有固定数量的油票到固定的地方去加油,厉害点的单位,还为此自建加油站,或者自建储油设备。

    作为私人,想加油就必须走后门,用公家分配的油料,全社会就没有给私人提供加油服务的地方。

    杨锐还好有许多的亲戚在不同的单位,今天从大舅家弄两张油票,明天从二舅家弄两张油票,才能把这个小小的“驾驶站”给支撑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他有关系,才能从市运输公司弄来挂靠,以后方便学生们考取驾照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工作弄下来,说难不难,但绝对不能说是简单了。

    换其他人来做,多半是坚持不下来的,无论是人情还是花钱,都得有些分量才行。最难的是不赚钱。

    因为平摊到每个人头的成本很高,总得大几百块,而就现在人的收入来说,肯自己拿出大几百块学车的,实在是太少太少。

    至少,西堡中学的学生们,没有一个能出得起这份钱。

    当然,80年代的学生永远都明白学习的可贵,光看那一桶又一桶的柴油倒进油箱里,就足以令他们珍惜可贵的驾驶时间了。

    教练张全也教的非常认真,按部就班且严厉非常,尤其是杨锐上车的时候,要求更高,讲解的时间也更长,用他的话来说,这就是负责。

    为了以后能开车,杨锐苦笑着受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80年代的汽车与后世的太不同了,别说没有自动档了,升档还要双脚离合,完全是一份体力活,但你要是不学,整个80年代都别想开车了。

    杨锐乖乖的爬上车,在教练的指导下,开着车溜圈子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练车的地方是以前的煤仓杂物藏和垃圾堆,三者都被挪到了边角旮旯,再兼并以前的花坛草地,从而腾出了大片的地方。

    杨锐把着无助力的方向盘,咬牙切齿的踩下油门,将老解放的速度提升到30公里每小时。

    他尽力了,它也尽力了。

    涂宪依旧傻站着,要不还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他知道,天底下会有那种19岁就牛爆天的天才,但是,一名乡镇中学,红唇齿白,长的比电影演员还漂亮的学生,会是这种天才?

    这不符合常识!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杨锐的老解放停在了场子中间。

    一群原本抱着书在读的学生,顿时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涂宪拉住反应最慢的牛安。

    “车坏了呗,要不然呢。”牛安见涂宪是个干部的样子,没有使劲挣脱,口气就不怎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就坏了?你们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修车呀,这车一天坏三四次呢。要不然呢,你以为市运输公司能卖好车给我们。”牛安等人练了一段时间的车,对这方面也挺熟悉了。

    目前来说,解放车的供应量还是较为充足的,这款50年代的卡车,到83年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了,因为技术指标极其落后,即使全中国到处都缺卡车,解放车仍然有少量滞销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现在比较受欢迎的是东风车,为了购买它,各地部门都在各显神通。

    涂宪毕业以后就在学校任教,只觉得牛安的话很新奇,问:“市运输公司卖给你们车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买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市运输公司西堡中学驾驶站?”牛安自己说的都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挂靠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弄的驾驶站,为啥要挂靠到市运输公司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些,我就是来学车的。”牛安接着又道:“你问题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做老师的,问题当然多。对了,你们学校有钱买车?哪来的钱?”就好像全中国人民都能算出其他人的收入一样,各个单位的拨款也是能猜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个乡镇中学能有多少钱,涂宪用脚趾都能给个数字。

    牛安摇头,奔向停止运动的解放车。

    学生们已经开始了维修工作。

    张全站的老高,扬声道:“开车不认真,要你命,修车不认真,山大王。知道啥是山大王吗?你车坏在路上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车里连口热水都没有,你就是山大王。这车呀,它天天坏,但每次坏的地方都不一样,学不好修车,开的再好也没用,懂不懂?”

    杨锐瞅着引擎盖内的机械,一阵无奈,要不说司机值钱呢,而今的司机,特别是长途司机,放到修车厂里,首先是一名合格的大工,然后才是司机。

    如果把修车看作是看病,任何一名长途司机,都得是急诊室医生兼护士,否则,你就甭想把车开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当然,从解放车的构造来看,它也就是这么一个命了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解放车是山寨自苏联人的吉斯150,而很少有人知道,苏联人的吉斯150,其实山寨自美国国际收割公司生产的kr11卡车。

    美国人的kr11卡车设计生产于30年代,当它1947年停产的时候,苏联人的吉斯150刚刚投产,解放车1956年投产,一直生产到了1986年。因此,杨锐尽管是在1983年,看着这辆60年代生产的老解放,可它实际上是30年代汽车的复制品,这无疑让习惯了21世纪汽车的人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开起来难受,坐起来难受,拉货难受,修理难受,加油更难受,这就是杨锐的全部感受。

    “仔细点看。”杨锐叫了一声,退后两步,让出了位置。

    他是不准备学这种老旧的机械维修了,学学现在的车怎么开是有必要的,像一名老司机似的学习,杨锐觉得浪费时间,大不了,在自己开车不方便的时候,雇个司机好了。

    教练张全不喜欢杨锐对待汽车维修的态度,但也没说什么,现在还趴着十几名学生呢,他自然而然的讲解起来:“查故障是有思路的,我说过,咱们第一个查什么?”

    杨锐看他们学的认真,悄无声息的离开场地,向实验室走去。

    等了好半天的涂宪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“杨锐。”涂宪直接叫了名字,说:“聊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杨锐咧嘴一笑,问: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想了半天措辞的涂宪给问住了,是呀,聊什么呢,聊生活,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和一个19岁的少年,有点聊不下去,聊学问……这个词怎么就那么怪呢?

    怪也得聊。

    涂宪坐了一天两夜的火车,又坐了半天的班车,不是来玩过家家的。

    几秒钟的迟疑,他抛下满肚子的疑问,转而就两人上次的通信,道:“上一次,你提到大豆卵磷脂对tmv衣壳蛋白有体外聚合的作用,我做了相应的对照实验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嘴角飞起,心想:总算通信的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他也避而不谈其它问题,听着涂宪的话,旋即跟进道:“用电镜对tmv粒子做观察,应该能更清楚的看到植物提取液对它造成的影响,就我所知,莲叶水提物,白花蛇舌草都有不错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杨锐说的是目前已经发现的成果,不过,国内既无网络也没有成型的科学索引机制,普通研究者对国外的研究总是不甚了了。

    涂宪以前就很佩服杨锐的博闻多识,觉得和他比起来,自己孤陋寡闻的像是井底之蛙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杨锐真人,涂宪迷惑了:自己是中国首都重点大学的讲师,对方是中国内陆小镇的中学学生,凭什么自己是孤陋寡闻,杨锐是博闻多识?

    “如果申请使用电子显微镜的话,可能要四五个月的时间,不太实用。”涂宪按捺着心中的疑惑说。

    杨锐瞥了他一眼,道:“没有电子显微镜,很多生物研究都不好做的,植物提取方面尤其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是讲师,评上副教授以后,大概能好申请一点,前年,嗯,应该是大前年,咱们国内弄了一个中国电子显微镜学会,跟他们沟通一下,能用到别的单位的电子显微镜,但是得是副教授。”涂宪说到这里,再也忍不住了,说出自己无数次想要说出来的话:“你平时写论文,做实验,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没有实验就没有论文,这是最简单的判断标准。涂宪确信,以此就能解释自己的全部疑问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