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一十三章 万事俱备
    过了一周,杨锐的回信就被送到了北京钢铁学院的收室。

    收室的老头见是特快专递,找了个学生替自己看门,就直奔化工系而去,洪亮的喊声,响遍大院:“涂宪,你的特快,涂宪,你的特快……”

    不明白的人听在耳朵里,就像是日本鬼子喊加油似的。

    涂宪紧张的跑出办公室,拿到特快专递就给撕开了。

    他担心是什么要事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谁没事会寄特快专递呀。

    其实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,不觉得一元钱贵,又抢时间的杨锐。

    于是,看到内容的涂宪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收室的大爷还很热心的问:“怎么了?年轻人有事别往心里去,说出来,说出来就舒服了。啊,有难处,咱们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教师们自的围过来了,你一言我一语的说:“涂老师,有事说给我们听,能帮的我们一定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找上面去,脸皮厚一点,声音大一点,保准成,谁家没有一两件难事啊,用得着他们的时候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个接一个的给出主意,说的是煞有其事。这年月,普通人的生活条件都不好,在北京的大学里工作,就算是出人头地了,亲朋好友需要帮助,老家里有事,通常都是找这些出人头地的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,学校教师收到特快专递,经常都伴随着求助的要求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涂宪的表情,就觉得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然而,结果是离题万里。

    涂宪不得不苦笑着打断他们的话,说: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样?”看门的老大爷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涂宪陪着小心,说:“是一位教授寄来的信,人家可能是单位有条件,就给寄了特快专递。”

    老大爷拖长了音,“哦”的一声,道:“我说呢,有多大的事要寄特快专递呢,现在人都电报了嘛。也就你们的稿子,要邮局寄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讲师则是羡慕的道:“这是邮局上的人?寄个稿子也用特快专递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邮局上的,说不上,或许家里人是邮局里。”涂宪自己也在猜测。

    “寄的什么稿子?”和他同为化工系的老师当场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涂宪也没有要隐藏的意思,笑着举了一下,道:“就是交流一下,我问了几个问题,人家给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厉害?”

    “在acs化学生物学上表过文章。”他要是说个别的名字,别人可能还摸不准脉,acs作为美国化学学会的简称,化工系的老师哪有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几乎是立刻,就有人吸着气叫了起来:“sci的期刊?”

    “影响因子有四点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快5了,今年说不定还高。”影响因子是一年算一次的,算的就是过去两年该期刊的论文被引用的次数,与表的论文的比值。

    被引用,就说明有人以此为基础,有了进一步的开和研究,自然证明了文章的价值。毕竟,人家一个研究团队,研究组,或者研究员个人,用大量的经费和时间做研究,而且做出了成果,被其他sci期刊收录,不可能是闹着玩的,其引用的论文,显然也不能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像是acs化学生物学这样的期刊,在英语为母语的国家,大约是中端到高端的水平,而在刚刚开始睁眼看世界的中国来说,已经高端的不能再高端了。

    几年以前,这样的期刊还是内部刊物,在普通大学都看不到呢。

    这些年,大学里学英语的气氛很浓厚,学生们在学,期望能公费留学海外,老师们也在学,同样想要留学海外,或者做个访问学者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学习的时间终究不多,即使是北京的学校里,能达到后世英语六级程度的老师也不多,acs化学生物学足以仰望。

    涂宪与有荣焉的笑了,说:“我昨天看了,比4。5还多点,人家表了两篇文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篇acs,厉害呀。”这位用错了简写,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大家尽情的表达着羡慕,一会儿散了开去。

    涂宪回到办公室里,拿出杨锐的回信,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目前选定的研究方向是植物提取,难度适中,实验条件也比较符合化工系,成果也比较有价值,与他从期刊中见到的杨锐的研究成果也比较相近。

    杨锐做的茄尼醇提取,可以来自烟叶,也可以来自马铃薯叶片,前者是成熟的研究,后者是看似更有经济价值的研究。常见的还有毛地黄,它的提取物能用于心脏病的治疗,著名的莫如紫杉醇,从杉树的树皮中提取,号称是癌症的最后一道防线,对多种晚期癌症疗效突出,能有效的延长癌症患者的寿命,只是价格昂贵,每公斤要2oo万人民币以上,真正的用钱换命。

    从熟悉的方向来看,任何一种中药,或者说,任何一种植物都可以提取出有效成分,但进一步的研究只会更难。

    比如茄尼醇到辅酶q1o的生产路线,就自然而然的增加了茄尼醇的价值,可是这一步,却是很多人尝试,都没有走通的路线。

    涂宪的基础很好,但在植物提取这个领域,只能说是入门,因此,寄给杨锐的第一封信,涂宪就以谦卑的语气,阐述了自己的理解,并附带上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杨锐的回信,全是对问题的解答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,帮助巨大!

    涂宪已经是讲师了,在高校体系中,这个职位高于助教,低于副教授,是中青年教师的过渡阶段,如果是本科毕业生,通常只要5年时间就可以进步,大专生要再加三四年,但不管是什么职称,涂宪已经脱离了学生的范畴,也脱离了新人的范畴,再想继续学习,反而更讲究机会了。

    高水平的教授,人家还得愿意教你,同时,研究范围还相近和重叠,这种好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涂宪如果加入一个团队,那还能得到团队领导的帮助当然,这也是不能保证的,如果团队领导很忙碌的话,手下人几个月见不到他都是常有的。

    身在钢铁学院的化工系,涂宪就是想找一个团队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杨锐的回答,对涂宪来说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他贪婪的看着信封上的每一个字,仔细的品咂着其中的含义,像是嚼骨头似的,希望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吸出来。

    晚间,涂宪没有像往常那样去食堂吃饭,而是请人帮忙带饭以后,继续呆在实验室里,开始做验证实验。

    杨锐写的信并不长,涉及的内容却不少。如此一来,他写的也就不会太详细,涂宪想了解所有的内容,就必须自己做实验。

    涂宪做的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涂宪又写了一封信,将自己验证试验时碰到的问题给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寄出信件以后,涂宪灵感爆棚,迫不及待的开始撰写新论文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个星期,仍然是特快专递,抵达了北京钢铁学院,信封里还附带了一些邮票,并让涂宪采用特快专递的方式,来往稿件。

    在网络时代以前,信息传输的低效令人指,打往北京的电话是长期占线的,电报更不适合非语言信息的传送,快递业也是不存在的,特快专递相对昂贵的价格,也只能保证三天内从省会到北京,杨锐寄的特快专递,都是请史贵带到平江再寄的。

    涂宪不知道杨锐为何如此讲究时间,但还是随着他的要求,紧接着寄出了新的信件,问题也更难了。

    杨锐再寄回来,这一次,他也像是考试似的,问起了涂宪问题。

    涂宪像是个小学生似的,无比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两人如同笔友似的,信件往来不断。

    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涂宪就变的不满足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明白杨锐要他用特快专递的心理了。

    每次来往一次信件,就要耗费一周的时间,实在是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尽管妥善安排时间,能够提高一些效率,但总归没有面对面的说话来的方便。

    邀请杨锐来北京钢铁学院的想法,再次萌生了。

    不像是一个多月以前,这一次,涂宪越想越觉得靠谱。

    杨锐的水平,他是绝对认可的,而有这一点,就现在的学术界来说,就是长坂坡的赵云,足以杀进杀出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,在于杨锐的想法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几乎是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再一次信件往来以后,涂宪没有忍住,寄信给杨锐,说出了自己想要前往河东省,亲自拜会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也不等杨锐的回信,当天就找了朋友,买了前往平江市的火车票,准备到那里再转车去南湖西堡镇。

    坐在火车上,涂宪更是按下决心:不管杨锐提出什么要求,都要想尽办法,将他请到北京钢铁学院来。即使不能挖到人,也要请他来讲学。

    北京钢铁学院想做北京科学大学,正是求贤若渴的阶段,一名够份量的生物系教授,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。

    涂宪只等了解了杨锐的情况,就向系主任报告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