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九章 一切为了分班
    西堡中学的学生们的反应,比杨锐设想中的还要激烈。

    差不多是王国华放话出去的下午,来询问的学生就挤满了杨锐实验室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报名”和“我要报名”的呼声是最多的,要不是有卧推组的同学帮忙,院子都要被挤爆掉。

    至于王国华宣传时所说的各种限制条件,都被学生们选择性忽略了,或者说,就算听到了,也要来试一试。

    没办法,学车的机会太少了,驾驶技能又太好用了。

    对西堡中学的学生们来说,如果考大学是一项重大机会,学车就是一项终身保障。

    会开车,在80年代的中国是一项顶级技能,比开车床和航天飞机的都强。社会需求极大,而供应却极少,许多单位都要自己委托专门机构来培养。

    相比满街的待业青年,任何一个人若是学会了开车,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找不到工作。

    但是,学会开车的成本也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第一,学开车得有一辆车,无论是老解放还是新东风,如今都是各个单位的宝贝儿,数量很少,工作量很大,别说是用来学车了,正常使用都要被千叮咛万嘱咐,即使是老司机,也很难在这方面徇私。

    其次,司机作为热门职业,工作同样很多,想找合适的教官也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不像是后世的驾校,一名教练给几十名学员上课,80年代的驾校规定是一对二,有时候还是一对一,再加上学车时间长达半年以上,覆盖了维修课程,这让学车的成本居高不下。

    以最简单的单位委培为例,1300元是这个年代的友情价,而且是单位对单位,不赚钱的价格。刚刚开始富起来的个体户们也有去学车的,往往要花一两倍的价格。

    若是比较来看的话,此时培养四名司机的价格,就能买一辆八成新的东风车了。

    除了驾校,参军进入汽车班和读相关技校的成本会更高,不仅有门槛和不少于此的费用,还要耗费更多的时间,也是西堡中学的高中生们难以选择的。

    杨锐释放出的机会,对所有学生的诱惑力都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不止是可能分到慢班的学生,不止是锐学组的学生,全校学生都眼巴巴的看着杨锐。

    站在实验室的门槛上,杨锐是一阵郁闷,想了想,拍手道:“大家听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旁边人帮忙喊了两句,让周围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一下,买车练驾驶,现在是有一个想法,但什么时候能买来车,什么时候能找来教官,我也说不上,我也希望是一两个月内,但是,不能保证。”杨锐这么一说,学生们总算没那么激动了。

    一两个月以后的事,就不用急在一时了。

    杨锐稍等了几秒钟,接着又道:“买车是为了给同学们留个后路,因此,成绩好的同学,这次就不要抢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好算好?”有人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预考350分以上的,包括鸿睿班的同学,就不要报名了。你们的目标应该是考本科,考大专,实在不行,也有中专可以去,高考以前,就不要学驾驶了。”杨锐定下的分数线,基本上只卡了鸿睿班自己。因为鸿睿班全员超过了300分,预考时超过350分的学生亦有半数之多,相比之下,西堡中学能达到350分,又不在鸿睿班的,也就是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学生们发出一阵鼓掌声,他们也被高分的学生压的紧了,现在高分的反而不能学驾驶,即使是为了高考,似乎也是令人高兴的。

    鸿睿班的学生互相看看,有些可惜,又有些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350分在河东已经是高分了,就像是杨锐说的那样,这是往上窜一窜就有可能本科的分数,若是稳定成绩的话,考个大中专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然,大中专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安慰奖,其价值和2014年的二本毕业生大概是差不多的,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也没什么夸耀性质的成绩。

    所以,掌声刚刚消失,就有学生叫道:“大中专毕业了还当不了司机呢,我不考了,学驾驶行不行?”

    大中专和技校是一个档次的,能学驾驶的技校却比商业中专之类的还难考呢。

    杨锐摇头,说:“你们考不考我是不管的,但车少人多,报名了也不是说就能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啥要求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把车时分成两半,一半给鸿睿班的学生,一半给其他同学。分配的标准是公共劳动。黄仁,你给做一个表出来,给愿意做公共劳动的同学排名,按照小时和工作量排名……”杨锐临时改变了初衷,这么多人激动的围着他,要是只把机会给鸿睿班的学生,实在是很难解释。

    学车不像是上课,基本没有学不会的人,所以,能参加就能得到驾照,就等于是找了一份工作,上课则不然,高考的难度,没有人会忘记的。

    黄仁答应了一声,问:“鸿睿班也是按照公共劳动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虽然是一条出路,但也应该是给愿意为其他同学帮忙的人。”杨锐暗自设想,即使不能按照后世驾校的比例,将同时学车的人数扩大到10个人,应当还是没问题的,两组就是20个人,也不算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锐又道:“弄两张榜,排名前10的,都能学车。”

    “学到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“到9月份开学,差不多半年时间。对了,排名前十,可以学车的同学,必须请家长来学校,签署同意书,如果学车期间发生意外,我这里只负责医药费,不会给赔偿啊。”开车是件危险工作,如果真的发生意外了,身家丰厚的杨锐也不会撒手不管。但是,主动管和被动管还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学生们都不将这当作一回事,不停的问起公共劳动的细节。好在这些东西都是黄仁经常挠头的,西堡中学的面积不小,像是小树林、道路之类的地方,清洁都依靠学生,总是不容易。锐学组用的教室、实验室等等,只靠一个班的学生来做,也颇为辛苦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群学生要求干活,自然那方便了黄仁的分配。

    不过,黄仁也是相当机灵,一边分配干活,一边高声喊:“只给十个人报名,报名时间在40天以后,不能排到前十的就不要白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他越是这么说,就越是有人挤着要干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情况最多也就是持续两三天,到时候,在排名上落后的学生,自觉没有机会的话,肯定不会如此积极了。

    杨锐借机询问各科老师,将鸿睿班划分成了重本班和普本班。

    现在给鸿睿班上课的老师,一半以上都是从外面请来的,经验丰富,基本不用思考,就能将学生按照程度划分。

    杨锐很喜欢这种感觉,他做补习老师的时候,也会默默的记录学生水平。当然,后世的学校,是不让*裸的排名了,但没有排名,又如何因材施教。

    80年代就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了,老师们明目张胆的将学生分了等级层次,学生也颇为认可,相比残酷的高考,高中期间的任何排名都是温润的。

    校长赵丹年看到重本班的牌子,立刻就同意了杨锐的想法,并且又腾了一间教室出来。

    一周后。

    “重本班”和“普本班”的门牌就挂在了相隔几十米远的两间教室前。

    此时,有关车的新闻刚刚消停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“重本”和“普本”几个字所吸引了。

    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,心里都有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梦,可敢于说出来的,就寥寥无几了。

    在河东省,重点大学要有420分以上才敢报考的,事实上,这只是最低分数线,不好好报考,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,上了重点线,却读不了重点的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鸿睿班在预考期间,考出了好些个420分的成绩,但没人相信,鸿睿班就能考出一串的重点大学。

    能考一个本科出来,都将是西堡中学破天荒的历史,何况是重点大学。

    指指点点的声音永不会少,只是有了以前的教训,没有人在杨锐面前再胡说八道罢了。

    杨锐也没有时间关注这些了,一方面,他在继续阅读脑海中的资料,以期提高自己的水平,并尽可能的将那些完整的技术梳理出来,另一方面,他还要自己读书复习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补习老师,在这个全国统考的环境下,要是考分比普通学生还低的话,实在是愧对学霸的尊严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是曾经的补习老师,面对语文政治和英语,也免不了要不断的背诵和做题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鸿睿班每天也要消耗杨锐两三个小时。他的单科教学水平,不见得比专门请来的老师要强,但熟悉高考战术是他优势。

    好在景语兰会时不时的来西堡中学陪他说英语,姚悦也一反常态的经常出现在实验室,尽管没有发生什么特殊事件,总是令杨锐这些日子不显的枯燥。

    有时候,杨锐甚至会忍不住想:假如我当年高考的时候,有这么一个美到爆的老师……假如我当年做实验的时候,有这么一个可人儿的师姐……结果会不会截然不同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