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八章 买辆车
    杨锐坐在教室里,忍不住拿出一个小本子,将自己的收益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到目前位置,杨锐已经积累了三份的分红收益。

    马力全开的西捷工厂是收益最稳定的,去年一个季度的利润是60万美元,分给杨锐15万,今年的预计利润应当有300万,意味着杨锐能够得到80万美元以上。不过,最终利润会受到半化学合成工厂的影响,而日系工厂若是全面更新设备的话,这样的利润还能保持一年。

    锐捷工厂正在天津建设当中,有地方政府的支持,进度将是无比的快速,预计第二季度开始,就能进入生产状态,而拥有34%股份的杨锐,首个季度就有可能得到三倍于西捷工厂的收益。

    权利金则是意外之喜,每年5吨以上的产量,每吨75万美元的权利金,等于说捷利康的工厂全部投产以后,每年收益将超过365万美元!

    今年一年,他至少能从西捷工厂拿到60万,运气好的话能得80万美元,锐捷工厂若是在第二季度顺利投产,他或许能分到180万美元,权利金大概从后半年获得,也是180万,再加上已经获得的80万美元授权费,以及即将支出的30万美元股本,他在1983年的预期收益将有490万美元。

    这样的收入,虽然还比不上欧美生物公司的同行,但杨锐已经很满足了,准确的说,简直是乐疯了。

    就是30年后,能赚到490万美元的生物公司也是不多的。

    诚然,在高新科技产业的刺激下,生物技术公司的发展是如火如荼,动不动就有获利破亿,或者收购价过十亿的小型生物公司冒出来,研究和制造的还是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无聊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纯盈利和营业收入毕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对一家欧美小型技术公司来说,490万美元的营业收入,最多就是让公司继续生存一年而已,在这个生物公司平均生存36个月的时代,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成就。

    盈利490万美元就不同了,事实上,刚刚开始指数性增涨的生物公司,烧钱的很多,盈利的很少,一如90年代的互联网公司。

    一年需要3000万美元,5000万美元的中小型生物公司,在欧美国家大行其道,可要说盈利的,100个里面也挑不出两个来。

    同样是研究辅酶q10,杨锐如果不是早知道答案,看过完整的论文和相关研究,然后对比着做实验,光是精制茄尼醇一项,就有可能用掉数百万美元,半化学合成辅酶q10更是一个大坑,用1000万或者5000万美元做不出来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捷利康才愿意与杨锐合作,而日系公司宁愿边打官司边生产。

    杨锐吁了一口气,翻过一页,开始记录自己想购买的仪器。冷冻离心机似乎是需要的,电泳仪也需要一个好的,定氮仪也想要,粒度仪似乎也可能用得上,如果是激光的就更好了……

    杨锐轻轻松松的写了半页纸,愣了一下,再用钢笔使劲的画了个叉。

    做实验室就像是发烧友配电脑,卖音箱,永远都有更好的,多少钱都不够花。

    还是先从手边的技术做起吧。

    杨锐正想着,一抹阴影遮挡住了光线。

    “杨锐,有道题不会。”许静的声音听起来不错,只是身躯着实健壮,像是女子举重运动员似的。

    杨锐思考了两秒钟,才意识到自己在自习课上,转手将自己的笔记本给合了起来,拿起许静的练习册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一道立体几何呀。”杨锐常常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许静莫名的看了他一眼,奇怪的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锐点点头,一边看题,一边问:“班里能解立体几何的学生,能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鸿睿班里?有十几个人吧。”许静给了个大略的数字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感慨一下。”杨锐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许静有点好笑,说:“有什么好感慨的,老师天天在台上讲,不会的也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会就好。”杨锐继续感慨。

    理科从来不是左耳进右耳出,听听就能长分的科目。

    在高中数学中,立体几何是绝对的难点,尤其是对基础不牢的学生来说,任何一道立体几何题,都是地狱难度的。

    要解出立体几何题,首先你得熟悉平面几何,如果平面几何题都做的吭吭巴巴,立体几何就不用想了,能做得出来全凭运气。

    在还有中考的年代,120分至少得有100分的数学成绩,才能说平面几何基本掌握,随着高中的学习,知识面逐渐拓宽,当年中考数学100分的学生,再考一次,或许能有110分,乃至115分,以这样的水平学习立体几何,才能说是有不错的基础,从而在高考中得到一个优秀分,也就是85%左右的分数。

    换言之,如果是刚开始读高一的学生,见面就学立体几何,他中考的成绩应该有110分或者115分才够格。许多重点中学的重点班,也是以此为基础来招收学生的,他们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完成高中所有课程,然后参加各种竞赛以获取保送名额,而一些不明所以的家长想尽办法将子女送进这样的班级,结果往往并不如人愿,也是相似的理由。

    普通的高中学生,通常不会接近满分的数学基础,所以,到了高二高三再学立体几何,大部分学生还会头疼。

    中考100分的学生头疼,多多少少还能完成立体几何的学习,初中成绩更糟的学生,即使是头疼,往往也学不懂了。

    对后者来说,重新补习初中的平面几何,是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这当然也是不容易的。初中数学总共也就是两个大项,平面几何和代数,用两年时间读完的平面几何,让学会的人重读是很简单的,让没学过的人再读,而且是在学习紧张的高中,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后世读6年中学的全日制学生,觉得立体几何困难,那对80年代读4年中学的学生们来说,立体几何就更困难了。

    看高考大小年,凡是立体几何出的多的,全国平均分肯定要降,对于此类题目,即使是杨锐,也只能难处些有用没用的技巧,也不确定是否能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这就是一系列考察基本功的题目,而且不像是函数概率等等,立体几何-是考察整个中学阶段的基本功。

    对此,除了努力听课和练习,立体几何想获得及格分都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鸿睿班能有十几个人做出立体几何的题目,即使是最简单的立体几何题,杨锐也觉得不容易。

    而以目前的高考难度来说,能做出简单的立体几何题也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就分数来说,只要50%以上的分数,基本就能考上大专,而若是将的成绩按照难度分配给各个知识点的话,立体几何完全用不着一半的分数。

    当然,高分总是没坏处的。

    杨锐将解体步骤写了下来,交给许静,说:“先看看,能不能看懂。”

    许静搬了个板凳,坐在了边上。

    一会儿,继续又学生来问杨锐题目,杨锐一边回答,一边判断着各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锐学组成立至今大半年了,所有人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,但分数的差距也变的明显起来。同样一道题,有的人似是而非,有的人完全不懂,都得零分,经过了练习以后,以前是似是而非的人如今能得满分,以前是完全不懂的人能得一半的分数,分数自然就有了差距。

    “再分一个快慢班吧。”杨锐找来王国华商量。

    学生的成绩慢慢拉大了,一个老师讲课,不可能顾及到所有学生的,总有人在课程中是属于被放弃的。

    细分班级,能更好的讲课和练习。

    王国华意外的道:“分到慢班的学生,会有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给大家说明一下,如果实在想不通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额头拧出一个结,道:“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鸿睿班是以高考为目标的班级,一切不以分数为目标的行为都是耍流氓。另外,成绩不好,又想不通的,可以自动申请退出鸿睿班和锐学组。”杨锐的念头很通达,他以前就是做补习老师的,身上没有公立学校的种种束缚,其目标就是给想升学的学生补课,用尽一切方法,让学生能得到高分。

    王国华还是有点纠结的说:“田世昌都不读书了,还是锐学组的成员,就因为快慢班踢人,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正式组员自然不能直接开除……行了,别管那么多了,我就不相信学生就这么脆弱,难道在一个班里,就没有成绩高低了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可就直接通知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,再加一句。”杨锐琢磨了一下,道:“别说快慢班了,就说,一个是以全员通过本科,部分人通过重点为目标的重本班,一个是以全员通过专科,部分人通过本科为目标的普本班,这样好听一点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咋舌道:“太嚣张了吧,这让其他班的学生看到了,还不笑死我们?”

    “预考都没通过的渣,有什么资格笑的。”杨锐撇撇嘴,道:“西堡中学以前一个大学生都没考上过,这次去掉咱们鸿睿班,结果估计也是差不多,用不着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考不上呢?”王国华有点脸红的道:“我有时候都担心,这考场和模拟考,总归是不一样的,到时候分不够怎么办,咱们锐学组这么多人,总不能都考上吧。”

    杨锐心里想的就是都考上,不过,高考永远不可能是十拿九稳的事。杨锐想了想,问:“假如,我是说假如你没考上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再考一年呀。”王国华说的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杨锐笑了: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说,你要是不读大学,想做啥?”

    “回去顶我爸的班,还能做啥。”王国华的声音低沉了下来。他老爹是邮政所的所长,还算是不错的职位,如果有机会的话,还是能将他招工进来的,这个年代,招聘永远是紧着本单位的职工来的。不过,在全社会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,招工往往要好几年才得一次,这时候,唯一的办法就是顶替了。王国华的老爹申请退休,再让王国华补上。

    虽然能解决工作问题,但对十几岁的少年来说,这种找工作方式,总不会让人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“除了顶班呢?你想做什么,就是说,让你学个技术,你愿意学什么?”不能读大学,那就学技术,21世纪如此,80年代亦如此。

    王国华知道杨锐不是白问的,仔细想了一下,一握拳头,说:“当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当司机?”

    “听诊器、方向盘、劳资科长采购员,听诊器要学医,我不爱弄,劳资科长是当官的,采购员倒是挺好,但比不上当司机。”王国华分析的头头是道。他说的四样职业,也是80年代最实惠的工作排名,不仅收入丰厚,而且用不着求人,却有无数的人来求自己。用通俗的话来讲,这四大职业,就是丈母娘最喜欢的女婿职业排名。

    职业排名第一的医生,好处不仅是坐办公室和社会地位高,还包含着许多其他的含义,比如说,医生的文凭普遍比较高,医生的薪水普遍比较高,全国公费医疗的情况下,有处方权的医生能帮人开好药,多开药,不光赚人情,还能大把的收礼。

    司机比医生要差一些,但同样有无数的光环加深。首先,开车是一门技术,尤其是80年代的汽车故障率高,学车的同时学维修是必须的,等于身兼维修和开车两门技术,殊为难得。其次,司机都是有背景的,因为有车的单位,它必须有背景,给领导开小车自然是最好的,开卡车也很不错,因为车辆稀缺,帮人带货,甚至先帮谁运货,都能滋生小*出来。最后,司机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谈吐不至于优雅,总比闷在一个城市里的土鳖有水平。

    对王国华这样的小镇少年来说,即使是司机,也是想做就做的。现在还没有社会驾校,正规的渠道,要么是上公用局技校,要么是当兵进汽车班,要么是单位委培,哪一项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,先学驾驶再托人参加驾校考试还是可行的,许多参军的聪明孩子,都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杨锐沉吟片刻,做出决定,道:“那就学驾驶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诧异道:“怎么学?”

    “我买辆卡车,再请个人来教。但不能所有人都学,慢班跟不上的锐学组成员可以先申请,再有空闲的时间,分给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王国华振奋之余问:“从哪里买车,从哪里请人教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来想办法,你先通知大家好了,现在离高考还有四个月,我争取一个月内买到车,找到人,在不影响大家参加高考的情况下,给考不过去的学生,留一条后路。”杨锐越想越觉得靠谱,他手里有大把的外汇,不管是在国内走后门,还是从国外进口,买一辆车都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