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七章 专利金
    弗兰奇已经是个中国通了,没有那么通,但就中国人的低门槛要求来说,会说“你好”和“过年好”,能用筷子的弗兰奇,堪称神奇的外国人了。

    而当他吃掉第40个饺子的时候,欢呼声简直能撑破屋顶。

    就连杨峰同志都面带笑容,对杨锐说:“这个外国人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能吃饺子?”杨锐想不出弗兰奇出现的原因,心情总是不够平静。

    杨峰笑了两声,看着最近都表现的颇为沉稳的儿子失态,颇有兴趣的道:“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来做什么。”杨锐吁了一口气。几个月的努力,换来一份股和80万美元,杨锐可不想多生枝节。

    杨父说:“我觉得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用筷子吃饺子,我看他也挺辛苦的,要是坏事的话,他用不着这么作践自己。”杨峰的答案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杨锐恍然大悟,笑道:“不愧是公社书记。”

    和乡党委书记的职位相比,杨峰同志显然更怀念公社书记时,大权集于一身的感觉,旋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弗兰奇在笑声中停了筷子,拍着肚子说:“实在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茼蒿馅的还没吃呢。”锐妈客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已经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个,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胖子总是能在塞满的胃里再增加30%的容量,弗兰奇不好意思的夹起另一个大饺子,使劲咬了一口,快活的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家妈妈的饺子做的是真好,肉也放的多。”邻居王主任的老婆由衷的赞美。

    锐妈笑的合不拢嘴,能买得到肉本身就是赞美了,每到春节中秋这种日子,都是肉联厂的亲戚们露脸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好吃,就是太饱了。”弗兰奇吃的饺子一个个都和小包子似的,也就是他的大胃,才能装下40多个。

    锐妈关心的问:“会不会味道太怪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喜欢饺子,意大利饺子,日本饺子,还有中国饺子,都很好吃。”弗兰奇说话的时候,旁边端着饺子的翻译就得放下筷子,也是满拼的。

    来客就有奇怪的:“意大利和日本也有饺子?”

    “有,味道不同,做法也不同,意大利饺子在面皮里放肉、洋葱、干酪等等,压好以后用刀切开,日本饺子和中国饺子很像……”说起食物来,弗兰奇亦是滔滔不绝,比较辛苦的就是翻译了。

    一个问题结束,来客们又问出更多的问题。

    杨锐冷眼旁观,终于确认,弗兰奇应该不是来找碴的。

    否则,用不着如此讨好。

    可换个角度来想,说不定就是来毁约什么的,所以不得不提前讨好?

    杨锐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心,在弗兰奇终于吃到了酸菜饺子,抵抗力为零的时候,将他给挽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弗兰奇一脸苦涩:“在国外吃东西,总是会遇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的老外,一般都在固定的地方吃饭,像您这么胆大的不多。”杨锐递给他一杯水,让他缓一缓。

    即使是中国人,不能适应酸菜水饺的人也很多,锐妈是为了让弗兰奇尝鲜,特意包出来的几个。

    至少,杨锐自己是吃不惯的。

    弗兰奇喝了点水,漱掉了嘴里的味道,摇头道:“我计划退休以后就做一个美食家,你知道吗?我去过48个国家,再去两个,就是50个国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护照真顶用。”杨锐由衷的说。

    弗兰奇失笑:“在英联邦国家自然是有用,其他地方,不管是护照还是建厂,都需要更多的背景和帮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前殖民地。”杨锐用英语给他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累惨了的翻译终于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弗兰奇再次苦笑,说:“对的,还有前殖民地,但我要说,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关系,是不断改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在多一些的地方,建造辅酶q10的工厂。”弗兰奇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杨锐皱眉:“咱们谈过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拒绝了,但我再次郑重的提出,希望你能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杨锐问。

    弗兰奇有些慌乱的说:“没有为什么,我们认为一家工厂不能满足辅酶q10的需求,就战略性来说,我们需要更多的工厂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搞价格战,我是吃亏的,产能增加,对我来说没有意义。”杨锐摇头不信。

    就全球目前的辅酶q10产能,再增加一个工厂,距离饱和还远远不够。无论是锐捷工厂还是捷利康公司准备自建的工厂,都属于半化学合成法的第一代工厂,成本比组织提取法大大降低,产能却不一定,即使投资近千万美元,产量也不会超过西捷工厂的三倍,也就是一年一吨是高数据了,而全球在辅酶q10方面的需求远不止十吨级的规模。

    但是,市场需求再大,总有一个极限。

    一口气兴建两个工厂没关系,三四个,五六个,总有玩坏的时候。

    供不应求的局面一旦改变,最惨的自然是目前占据市场地位的日系工厂,可西捷工厂和未投产的锐捷工厂也会受到损失。

    杨锐之前为此拒绝了捷利康,而弗兰奇再次提出这个要求,就让杨锐无比的好奇了。

    这是明知道要被宰,还爬上桌子的节奏。

    是什么让他们有如此的信心?

    弗兰奇熟悉杨锐,没有再打马虎眼,只是踱步到了院子里,然后对随后而来的杨锐道:“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专利金。”弗兰奇是咬着牙,说出这个词的。

    规模越大的工厂越是不愿意支付专利金,因为专利金是按照产量来收费的,等于凭空增加了产品的成本,且是不变成本。

    最有名的专利金当数可口可乐的瓶子,某人设计出来的玻璃瓶,因为与可口可乐签署了专利金合约,以至于可口可乐每生产一瓶该种瓶装可乐,都要支付1美分。又因为本计划少量生产的玻璃瓶变成了主力产品,此设计师竟而得到了过亿美元的报酬,远远超过了设计费本身。

    辅酶q10的专利金自然不可能是1美分的,而捷利康一旦大规模的建厂,产量也不会少。

    杨锐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弗兰奇,问:“你怎么能提出这个要求?”

    “不能提吗?”弗兰奇糊涂了,这莫非是中国人的节日风俗?

    杨锐笑了:“这个要求由我提出来才正常吧。”

    弗兰奇送了一口气,又赶忙道:“每公斤的专利金500美元,我们今年的计划是5吨以上。”

    每公斤500美元的专利金,相当于销售额的5%,利润的15%,就目前来说,比给15%的股份还要爽快。

    5吨的产能也很不少了,捷利康至少要新建3个相当于锐捷工厂规模的新厂子,而专利金总额,将达到令人乍舌的250万美元,而他们若是建造更多的工厂,必然要缴纳更多的专利金。

    杨锐完全不明白了,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弗兰奇沉默了一会儿,苦笑道:“有消息说,日本人准备更新工厂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新成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也是半化学合成的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杨锐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,转瞬低声道:“我的技术分布很全面,他们就算有技术储备,也不可能短时间突破技术壁垒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突破您的技术壁垒。”对此,弗兰奇是颇为佩服的。一个人布置了对方几个公司都闯不过去的雷区,确实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杨锐微微松一口气,问:“既然没有突破技术壁垒,你们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怕他们不顾技术专利,直接生产。”

    杨锐微怔。

    弗兰奇以为杨锐不明白,费心解释道:“市场垄断地位是日系工厂的战略目标,失去垄断地位的业务群,很有可能被掌握他们命运的财团裁撤掉。所以,日本公司宁愿违反专利法,也会用新技术生产辅酶q10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准备和我打官司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状告他们的话,是,他们准备拖着官司,继续生产,直到有裁决。”

    “但裁决很慢?”

    弗兰奇点头。

    杨锐暗叹一声,终于走到了这个地步。这也是所有中小型生物公司都可能遇到的情况,大型财团或大型制药企业,罔顾小公司的专利,一边打官司一边侵害专利以牟利。

    专利官司旷日持久,有的能持续七八年,乃至十七八年,时间长的足以熬到一种专利不值钱。

    官司输了,固然要赔钱,但在大部分时间,赔的钱都比他们赚到的少的多。

    可以说,财团和大型药企,是将官司成本,以及最后的赔付成本,算到了总成本里面。

    换言之,他们明知道官司会输,也会侵害专利,只要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捷利康没有侵害杨锐的专利,一方面是杨锐的要价并不离谱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他们尚未掌握相关技术。

    日系企业就不同了,他们不可能再从杨锐手里拿到专利授权,另一方面,他们储备的技术能让他们迅速的复制杨锐的技术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杨锐的技术壁垒,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,长期做预研的公司,很可能也注册过相关的专利,只是没有杨锐的完整一致罢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只能把官司打下去了。”钱是英雄胆,杨锐兜里揣着80万美元,虽然不够将官司整个打完,总能支付前期的费用了。

    而他只要能熬到官司获胜,固然不能攫取全部利润,总是会有一笔不菲的赔偿,总比缩起脑袋来划算。

    弗兰奇却被他的答案给震了一下,问:“你要去日本打官司?”

    “香港或者日本,总之,我不会放任自流的。”杨锐一副凛然的样子,心里也是滴血,请律师可是相当贵的。

    弗兰奇轻松了一些,说:“这样,还不如将官司交给我们捷利康集团,我们有自己的律师团,也有相关的经验和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总算明白过来:“你们是想得到授权,然后和日本企业打官司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对你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们的好处更大,据我所知,中国人都不喜欢打官司。”如果捷利康做原告,日本企业就没有那么好脱身了,不管是拼财力还是拼律师和人脉,捷利康都属于药企中的高富帅,面对这样的大型医药企业,日系公司反而可能提前和解,赔一笔钱了事。

    而这样做,意味着捷利康很有可能占领市场。

    “每公斤800美元的授权费。”杨锐不能要的太高,这笔授权费也能很好的弥补价格战的损失——假如发生的话。相反,日系工厂大规模的升级换代,再加上和解或官司胜利的惩罚,全球辅酶q10的供应体系很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进一步说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捷利康增加产能,也不会引起价格跳水。

    弗兰奇还价:“700美元。”

    杨锐取中间值:“750美元。”

    弗兰奇迫不及待的说了“成交”,并拿出合同当场签署。

    杨锐看了一遍,写下了名字,准备等着雪片般的美元,飞进他的实验室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