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老师
    景存诚在平江短暂停留,就带着老婆和3000美元返回了京城,准备大干一场,他和杨锐不一样,只要恢复了副部级的身份,再想帮人平反,说话的力道会大许多,用钱也不会用的那么快,那么多。

    景语兰暂时留在了平江,以交接平江师范学院的工作,实际上,也是等父亲的工作稳定了,再去北*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景语兰留在平江的时间就不多了,而去西堡中学反而更频繁。她对平江师范学院的感情一般,这里虽然因为父亲老战友的关系收留了她,但那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,教师们也担心惹上麻烦,不敢与她接近。

    26岁的女孩子至今没有结婚,甚至没有男朋友,这在事业单位是极少的,若是正常的情况下,将拉媒作为终生追求的大妈们,又怎么可能放过如此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西堡中学,景语兰会莫名的感觉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陪着杨锐说英语的时候,景语兰也不由自主的说:“你不如来北京上大学吧。”

    杨锐正思考从句呢,冷不丁的听到这么一句,诧异的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景语兰撅撅嘴,又问:“你是不是想考中科大?”

    在1983年,不在北京的高校,只有中科大是顶级的。

    杨锐却是被景语兰的表情给吸引了,总觉得她像是撒娇似的,有意道:“考中科大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中科大是中科院的学校,你如果去了,说不定能找个院士老师呢。”景语兰说着拨弄了一下头发,干脆站起来道:“我去拿本书,给你补补语法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聊天不就是补语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中科大的学生,许多都是出国留学的,你的成绩那么好,上中科大再留学是最好的。”景语兰顿了顿,又道:“出国要考托福的,语法要再好点才行。”

    景语兰说完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杨锐一把拉住她,因为拉的急了,景语兰几乎是半个人躺在了杨锐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什么。”景语兰眼圈红红的,脸颊白白的。

    杨锐心有所感,低了低头,很想就此吻下去。

    可惜,景语兰没有闭上眼睛,而是瞪大了眼睛,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似的看着杨锐。

    这个没有基础恋爱教育的年代啊,真是让人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杨锐没有去做改变两人实质关系的举动,反而怜惜的道:“我不考中科大,也不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景语兰撑着杨锐的胳膊站了起来,急道:“你懂研究,而且水平高,出国留学深造是最好的选择,中科大是出国留学比例最高的学校,外国名校也承认它的成绩……”

    中科大的出国比例高,直到后世也是如此,和清华北*大相比,中科大的师生数量要更少,但在研究领域,尤其是理科研究领域,始终处于第一集团,留学的传统形成以后,也因为中科大的学生在国外学校表现良好,而形成了良性循环,外国学校愿意招收中科大的学生,而有志于此的学生也会积极报考中科大,积极准备出国事宜。

    杨锐摇摇头:“我如果想出国的话,直接找捷利康,去剑桥牛津不是更好吗?何必先去中科大,再考国外。”

    景语兰瞪大眼睛:“能去剑桥牛津,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去北*京呀。”杨锐眼有笑意。

    景语兰没笑,眼圈儿反而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根扎在中国,到了外国,是发挥不出来的。”杨锐搂着她的肩膀,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每天都在小树林里聊英语,这个时间,其他学生都在教室里早读,使得此处也更加安静。

    尽管平时免不了有挨挨碰碰的时候,可像是搂肩这样的动作,却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景语兰少见的没有推开杨锐,反而有些羸弱的靠着杨锐的胳膊。

    练了大半年的卧推的强健肌肉,此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杨锐几乎没有感觉到压力的就将景语兰撑住了,同时还将她搂的更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良久,景语兰叹息一声,说:“剑桥是世界名校,牛顿读书的地方,你不应该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是普通学生,或许吧。”杨锐笑笑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是普通学生?”景语兰抬了一下头,就看到近在咫尺的杨锐的下巴,连忙又低下头。

    杨锐撇撇嘴,道:“80年代的英国就算是比美国文明,也就是那样了,我一个中国学生如果去了英国,读书,听课,甚至平时的衣食住行都会有麻烦,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用在研究上,再者,实验室和导师,也不会向我这样的外国学生开放的……留学大概能培养更坚强的精神,但是和种族歧视做斗争,不能发挥我最大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大的价值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搞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剑桥的研究环境,比国内好多了,即使不能全身心的投入,好的环境也能给你节省时间,提高效率,说不定效果比在国内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但我在国内能改变环境,在英国改变中国留学生的环境?我可没有马丁路德金的信心。再说了,国内的环境能给我很多的帮助,到了英国,我就是两眼一抹黑,只能给捷利康打工了。”杨锐的确认真考虑过,这可是剑桥,如果不是脑海中有无数的论文做底子,杨锐还很难下定决定,拒绝这样一所学校。

    景语兰却不知道杨锐的种种考量,只是从正常的角度审视问题,片刻后迟疑说:“你不要因为别人做决定,你要为自己考虑,你现在还是学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为自己考虑的。”杨锐说着故作惊讶,说:“景老师,你觉得我是因为谁做的这个决定?”

    景语兰的脸霎时间就红了,慌忙摇头,从杨锐胳膊肘中间脱出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因为你的话,怎么办?”杨锐的眼神如此明亮,顿时让景语兰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我是你的老师,你……”景语兰的声音如此的软弱。

    杨锐突然觉得心情无比的畅快,伏在景语兰的耳边,说:“等我到了京城,就不要聘你做老师了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热气直扑内耳,令景语兰面红耳赤。她的脑中浮现出会议室卫生间内的一幕,于是更加的羞涩。

    “今天先到这里吧。”景语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慌慌张张的拿起书本,逃也似的离开了小树林。

    看着厚厚的冬衣也不能掩饰的身材,杨锐不禁莞尔。

    春节。

    除了隆隆的鞭炮声,热腾腾的饺子和高射机枪的咚咚声如期而至以外,华锐公司用暗语通知80美元现金到账,也让杨锐很是兴奋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80年代来说,有了这笔钱,建设一个国家级的实验室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然,杨锐若是单独建设一个实验室,肯定要比学校和研究所建实验室贵一些,但这不打紧,能够有一个自己一个人使用的实验室,对一名研究员来说,真是千金都不换的美梦。

    就杨锐来说,他宁愿有一个自己的实验室,也不要一套京城的别墅。当然,住的地方总是要有,这就是哪个更爽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杨家今年也过的很阔气,厨房里琳琅满目,锐妈做有韭菜猪肉饺子,有白菜猪肉饺子,有青菜猪肉饺子,有茼蒿猪肉饺子,有纯猪肉饺子,羊肉饺子,三鲜饺子……

    从二十七号开始,有亲戚朋友路过的,锐妈都要给塞一碟子饺子,让人家回家品尝。

    东西不多,花钱不少,锐妈却是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问起来,锐妈就很开心的说:“我儿子赚钱了,咱老百姓不就是吃好喝好嘛,亲朋好友一起吃好喝好……”

    在1983年,乡党委书记和她老婆还算是老百姓的,用流行的话来说,连个团长都不是,算什么官。

    杨锐拿回做家用,顺便让老妈买电器的1000美元,虽然被她收了起来,以前存起来的4000元人民币却被嫌弃了,家里除了购买一台新电视机以外,剩下的全都用来改善伙食。

    杨峰书记都因此回家频繁了,每天吃吃喝喝的,争取长胖。

    杨锐难得的悠闲在家。学校放假了,谈判结束了,年轻的朋友们各在各家过年,都不好胡乱串门,他就看着老妈将上千块的材料做成的饺子,用各种手段送出去。

    杨锐对此毫不在意,咱都是有近百万美元的富翁了,拿100美元出去,真是连缴税都不算。

    不过,再悠闲也就到初二了。

    等到初三,来来往往拜年的人就多了起来,杨家的小院也安静不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最令杨锐吃惊的,是弗兰奇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身纯种英伦风打扮,却没有福尔摩斯的帅气,比镇里现杀的猪都肥,步伐却是异常的敏捷,下车躲开了熊孩子的袭扰,跳过砖头,闪开冰坑,窜进杨锐家的院子,连贯的像是练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过年好。”弗兰奇深深的弯下腰,向杨锐一家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在杨家院子里的,除了杨锐一家三口以外,还有来拜年的西寨子乡的几名的干部,他们是全体一致的盯着弗兰奇,一会儿,更是齐齐鼓掌。

    老外说中文就算是表演节目了,效果还好得不行。

    杨锐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在中国发展的大山同志,心不在焉的点头说“好”,接着问: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,人家千里迢迢的过来了,先请人吃饺子。”锐妈在过年时的目标,永远是推销饺子。

    杨锐琢磨着,这位要是想把80万美元要回去,我该是把他乱棒打出去呢,还是乱棒打出去呢?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