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五章 这么花钱你家里人...
    弗兰奇刚离开不久,海处长就敲门了。

    海处长进来就开始道歉,话里话外想要要杨锐出力,让捷利康将更多的工厂放在国内。

    杨锐极其敷衍的堵了回去。国内有一家精制茄尼醇工厂,就需要四五家的粗制茄尼醇工厂做配套,若是有两家精制茄尼醇工厂的话,杨锐肯定锐捷工厂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粗制茄尼醇工厂涨价,如果国内再出台一系列的保护政策,比如烟草产地保护,或者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烟叶,那粗制茄尼醇工厂能很快涨价到利润比精制茄尼醇工厂还要高。

    将自己的独家生意做成别人的独家生意,杨锐怎么会答应海处长这种要求。

    说不通杨锐,海处长恹恹而去,准备过几天再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建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他还没彻底失去机会呢。

    海处长出去了,又有韩大姐来看情况,笑眯眯的说:“我看会议室里辩论的那么厉害,就来瞅瞅你好着没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好?”

    “海处长刚才又来了,这些人的话,你听一半都多了。”韩大姐关心的道:“别让他们牵着鼻子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杨锐乐呵呵的招待了韩大姐一杯茶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话,韩大姐笑眯眯的走了,须臾,敲门声再响。

    杨锐此时无比怀念“请勿打扰”的酒店牌子,可还是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这次进来的是景存诚。

    景语兰像是心里有鬼似的,一下子站了起来,反而让景存诚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,景存诚是来找杨锐,只是瞥了女儿一眼,即笑道:“我不请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欢迎还来不及,景伯伯请坐。”杨锐挺殷勤的泡了茶,又从房间的柜子里找了两块糕点。

    茶水配糕点,放在十年以后,也是极好的招待了。

    景存诚从德令农场出来,还真没机会吃到糕点,但还是没去动它,浅浅的喝了一口茶,说:“我是来道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景伯伯,景老师对我很照顾,帮忙都是举手之劳。”杨锐打断了景存诚,免得互相客套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景存诚曾经也是个惜字如金的男人,笑看了女儿一眼,回头道:“不谢是不行的……对了,来平江几天了,还没有见到你父亲和外公?”

    杨锐滞了一下,说:“您要是想说关于您的情况,我父母不知道,我外公,也就仅限于知道,他本人是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景存诚愣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得到过同样的答案,但总是不相信。或者说,因为他的大舅哥徐武和杨锐多次接触,于是相信杨锐能独立成事,景存诚却没有与杨锐实际的深入接触过,用通俗的观点,他自然不认为19岁的杨锐,能做出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有钱有外汇券是一码事,能将这些钱和外汇券用起来,那又是一码事,根本不咨询家里人,这又是一码事。

    景存诚问:“你这样用钱,你家里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他们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不管?”

    “钱是我挣的,外国公司直接打入我的账户,他们想管也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哑然失笑,说:“我第一年工作的时候,每个月把一半的工资交到家里去,我母亲说存起来,给我娶媳妇用,后来果然用上了,你就不想存点钱?”

    在80年代听到40年代人讲60年代的忆苦思甜,还真是让杨锐有笑场的*,他配合的道:“我存了呀。我早前就拿了2000多块给家里,我妈说给我存着娶媳妇,我后来就又拿了2000回去,她就不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听的郁闷了,你说他炫富吧,不算,你说他和你认真聊天吧,有这么聊天的吗?

    这要是两个闺蜜坐咖啡店里喝卡布奇诺说话儿,当场就该撕逼了。

    景语兰坐在边上,看着老爹,反应有些迟钝,可等反应过来了,却是捂着嘴都没挡住,“哧哧”的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天鹅。

    景存诚于是更郁闷了,没话找话的说:“你家里人对你是挺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我妈可能觉得4000块够我娶老婆了,剩下的就让随我可劲的折腾吧。”杨锐随口说着。

    “4000块确实不少了,你用在我身上的,可比这个多了。”景存诚接了一句,然后觉得有问题,怎么感觉像是自己等于人家两个老婆了。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,三老婆比较贵?

    杨锐的表情也有点古怪,说:“我就是借给您的,不算是用了。再说,我短期内也用不上这些钱,等您正式工作了,安定下来以后,慢慢还我好了,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几千块的外汇,我短期内可还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都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对话中,景存诚的大脑也飞速运转,是被迫的。

    因为设想的情况,与现在语境均不同。

    他本来觉得,此事和杨锐的外公有关。

    段洪昇的资料在河东省是很好问到的,这是个深扎国企系统的老头儿,人脉深且广,而且眼光很准,多少次运动都顺利的挺过来了。景存诚能想出几十种理由,为什么景存诚要帮他的忙。

    毕竟,中纺公司在全国的央企中,也是很著名的,而且势力庞大。所谓衣食住行,在中国的国企系统中,食和住都没有统一的机构负责,行者有的铁路系统,也就是现在的铁老大,衣就是中纺公司了。

    80年代的轻工业是gdp的主力军,不管是用八万件还是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,你首先得有衬衫。中国人能做自己的衬衫,都是60年代以后的事了,现在中国人穿的衣服,十件里有九件与中纺有关系。这么说或许不够深刻,换一种说法,80年代中国人穿的衣服,十件里有九件是给中纺抽了钱的。

    全中国十多亿人,一人给我两块钱,这种是福利彩票,一人给我二十块钱,这就是80年代的中纺。

    景存诚只要恢复了工作,即使不进中纺,也能帮杨锐的外公太多太多的忙了。

    因为段洪昇的人脉广,他卖人脉都能卖出花来,景存诚这样的副部级干部,简直是不可多得的资源。

    但是,此事若是与段洪昇无关,只与杨锐有关,景存诚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我真的老了?”作为一名久经政治考验的干部,景存诚一时间觉得茫然。

    “景伯伯,你不用存着负担,我就是因为景老师的原因,正好手里又有钱,所以就帮帮忙。”杨锐继续安慰景存诚。

    景存诚根本不信,能帮这种忙的,脑袋里装的政治信息又能少了去?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说:“不管怎么样,总而言之,欢迎你来我家里做客,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一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杨锐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按说谈到这里,景存诚就该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景存诚眉头紧锁,却是没有要动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分钟,景存诚有些艰难的开口,道:“有些话,我本来是准备和你外公说的……既然你做得了主,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徐武做的渠道,能不能再动员起来?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想帮几个老朋友,德令农场的老朋友。劳改农场那种地方,环境很不好,有的人身体差,冬天就特别难熬。我想用你和徐武做的渠道,让他们也有机会平反。”

    杨锐恍然,所谓的渠道,就是钱了。

    将景存诚弄出来,杨锐陆陆续续的借出了上万元,另外还有上千美元的外汇,当然,这么多钱中有一半是出于保险的目的,比如送到德令农场的钱和外汇券,就没有发挥平反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只要一半,那也是数千元,成本是非常高昂的。

    杨锐想了想,实话实说道:“我现在还能拿出一些钱,但你要是想用来给老友平反,恐怕帮不了几个人。再者,同样的方式用的多了,就没有用了,写文章,开战友会这些,也不是适合每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准备直接去找办公室的人,说明情况。”景存诚笑笑:“我平反了,就证明我是没问题的,我可以为他们做证明呀,证明他们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没危险?我看我当年就是危险的事做的太少,才变的危险了。”景存诚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杨锐释然:“既然如此,您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1万块,算我借你的。”景存诚竖起一根指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景语兰忍不住了,一万元是多大的数目啊,要是比较的话,一万元能在现在的京城买一大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呢,若是在县城的话,买三个院子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杨锐咳嗽一声,说:“我有闲钱,钱用在这里,我也觉得值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赧然道:“我不能自己享福,放着兄弟朋友吃苦,小兰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景语兰微微摇头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杨锐却是看看手表,说:“你稍等一下,我去找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早一天帮忙,也就早一天把人接出来。我随便问一句,您准备帮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几十人,要是能行的话,多帮多少是多少。”景存诚想帮的不止是德令农场的朋友,还有一些曾经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杨锐点点头,出门找了弗兰奇,然后写了3000美元的支票给他,又让他拿现金给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分红都放在香港的银行里,买仪器用了大部分,剩下的虽然能够自由支取,可在国内还是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弗兰奇没二话的给了钱。他手里也是有人民币的,但用黑市价兑给杨锐并不合适,还不如直接给美元。

    绿钞在稍微大一点的城市都能畅通无阻的换成人民币,只是不能直接购物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反思中的景存诚就见到了3000美元。

    杨锐说道:“我在平江不好取人民币,这里3000美元,应该能换到2万人民币,你也可以换成外汇券来用,总而言之,祝你顺利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莫名的有所感动,不知道因为杨锐,还是因为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