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二股东
    “不给生产企业股份不行!”海处长今天心脏就像是塞车时开了启停功能的破轿车一样,眉头深皱的说道:“没错,技术资本和渠道都很重要,但生产也很重要,你不给生产企业股份,生产企业消极怠工,造成的损失,比10%的股份还要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给了他们股份,就不用管理和监管了?”杨锐很无所谓。

    海处长摇头:“生产企业里的门道很多的,原料的使用,成品的损耗等等,都有各种规则,人家要是拿了成品卖到外面去,咱们不就吃亏了,总之,股份和管理是缺一不可的,再者,你不给生产企业股份,也不符合相关政策。”

    “国医外贸不是有生产企业?你们就不能组织生产?这样一来,你们既有了股份,又方便管理。”

    海处长的嘴张了张,笑了:“21%的股份再管理生产?小杨同志,不可能的。就算我同意了,下面的企业也不会同意,他们肯定得要求股份的,而且只会多,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们下面的企业直接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要国医外贸组织生产,但不要国医外贸的生产企业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我们反正是自建工厂,要什么生产企业。西捷工厂的时候,西堡肉联厂既是生产企业,又是原料提供商。现在不一样了,咱们直接采购粗制茄尼醇,不需要原料供应商了,纯粹的生产企业最多只能提供工人、管理和地皮,地皮不用担心,管理由国医外贸或者捷利康派人,工人直接招募,不就行了。给生产企业股份,完全是浪费。”在西捷工厂的谈判中,杨锐其实是坚持要求生产企业涉足的,因为他当时力量弱小,需要西堡肉联厂牵扯强大的国医外贸和捷利康。

    如今,情况再次发生逆转。

    杨锐不想生产企业分走股份,同时,他也有了一定的学术地位,没有捷利康的合作,还可以主动出击,寻找其他的制药商合作,所以,他此时坚持要将生产企业踢出去。

    海处长犹豫了起来,这是一个新情况,往小里说,是国医外贸是否损失了股份的问题,往大里说,是国医外贸和国外制药企业的合作模式是否会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了西捷工厂的第一次分红,再看到杨锐成篇的论文,海处长对杨锐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最起码,是承认他有相当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所以,海处长多问了一句:“不要生产企业,你有把握建成一家全新的工厂吗?你要知道,工厂管理也是一门科学。”

    “管理还请捷利康再派一名经理,像是西捷工厂的管慎经理那样,就挺不错的,他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一万元,一年也就支出十万块左右,我觉得比较划算。”

    弗兰奇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海处长苦笑:“一年十万块,有什么划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比一年10%的股份划算。”

    海处长默认了:“工人呢?”

    “麻烦国医外贸解决一些名额,我们社会招聘一些名额。”杨锐顿了一下,又道:“西捷工厂目前的工人数量超出编制,我们可以请一些西捷工厂的临时工过来,他们都接受了相应的培训,又三四个月的工作经验,非常适合新工厂。”

    海处长对杨锐挖墙脚挖的这么冠冕堂皇感到佩服。西捷工厂的主要工人都是没编制的临时工,虽然工资给的高,但明显是缺乏安全感的,稍微鼓动一下,挖人想必不难……

    而且,因为三方在西捷工厂都有股份,调动西捷工厂的临时工是很方便的事,西堡肉联厂即便不高兴,也只能忍着,谁让他们塞人去西捷工厂,反而把真正干活的人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海处长默默点头,问:“人够吗?我是说,怎么找来足够的工人?”

    “只是精制茄尼醇工厂的话,用不了多少人,我估计,30到50人吧,熟练情况下,30个人应该足够了。”生物工厂一向都用不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海处长和弗兰奇互相看看,依次道:

    “咱们暂停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再次出现,桌上已换了全套的茶具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重新谈谈股份了。”海处长笑的像是在狐狸窝里扫黄的狼似的。

    “以三家为基础的话,确实应该重新讨论一下股份分配。”杨锐冲着海处长说完,又将目光转向弗兰奇,说:“捷利康公司对辅酶q10,还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辅酶q10的市场前景很好,你想再开一家辅酶q10的提纯工厂吗?”

    海处长咳嗽一声:“咱们是不是先谈好精制茄尼醇的项目,再谈辅酶q10。”

    “我恐怕两者是一体的。”杨锐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海处长和弗兰奇都是业内人士,异口同声的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正在进行的研究,是通过茄尼醇来半化学合成辅酶q10,目前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果,所以,我认为新建的工厂,应该考虑到茄尼醇合成辅酶q10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杨锐说到一半,弗兰奇和海处长就坐直了。

    80年代的辅酶q10根本就是有价无市,出现多少就能卖掉多少,而且,因为数量稀少,普通消费者根本接触不到它。

    和精制茄尼醇相比,辅酶q10的附加值更高。

    当然,即使是高附加值的辅酶q10,若是产量太少,也没有意思。总共只需要10个人,100美元投资的西捷工厂,就将河东地区乃至附近几个省份的猪心牛心采买一空了,继续采取组织提取法生产的辅酶q10,想要扩大产能是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采用茄尼醇做基料,情况就截然不同了!

    事实上,凡是挂上化学合成法的药品,都意味着极低的成本。

    维生素c用化学合成法来生产,100粒的成本以“分”来计算,辅酶q10尽管不可能降到这个程度,极高的成本优势却是摆在眼前的。

    生产精制茄尼醇,还不是为了做药赚钱。

    若是能直接生产高价值的辅酶q10,那显然比生产维生素k要好。

    弗兰奇留了个心眼,问:“怎么没有见到杨先生的相关论文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论证结束以后,分阶段发表,嗯,算一下时间,第一阶段的论文,也差不多要发表了。”杨锐回答了一句,接着道:“现在,咱们能重谈股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谈?”

    “海处长想怎么谈?”杨锐将这个烫手山芋丢回给了海处长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得意的海处长,像是在狐狸窝里被扫黄狼抓住的鸡似的,垂头道:“这个新情况,我们得重新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要再评估一番。”弗兰奇也再次离席。

    和杨锐不同,他们都是有老板和上级的人,自然得不停的沟通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想到,今天的谈判,会演变到需要沟通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海处长原本的设想,他最多就准备给杨锐5%的股份。

    可是,新工厂若是再次变成辅酶q10工厂,兼且生产精制茄尼醇,这其中的利润和产业价值,就太出乎他的预料了。

    弗兰奇关注的不仅是收入,更多的是技术。

    正如杨锐最初开发辅酶q10的植物提取法时做过功课一样,弗兰奇也做过功课的。植物提取法和半合成法生产辅酶q10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技术,却是该领域专家钻研二三十年也没有突破工厂化生产的极难技术。

    过来阵子,弗兰奇回来了,盯着杨锐的眼睛,问:“你做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不用细说,杨锐也知道他说的是半合成法生产辅酶q10。

    杨锐想了想,说:“关键部分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拉普先生想了解详情。”

    “等华锐公司帮我注册好专利,论文应该也发表了。”杨锐停了一下,道:“我以技术入股,希望捷利康能让出20%的技术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向海处长,说:“国医外贸的决定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维持21%的股份要求,粗制茄尼醇工厂可以由我们出资解决。”海处长增加了筹码的,一系列的粗制茄尼醇工厂建下来,恐怕也要上千万元,不过,国企向来都是不缺人民币的,无论是拨款还是贷款,此类问题解决起来都很简单,但对杨锐和捷利康公司来说,也是减轻了不少的负担。

    杨锐点头,看向弗兰奇。

    弗兰奇用花手帕擦擦额头,缓慢的道:“如果特拉普先生看过你的技术,并认可的话,我们让5%的股份出来,但你也要注资,以保证工厂的进度符合大家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注资多少?”

    “30万美元,相当于总投资额的10%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10%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29%的股份加上5%的股份,你已经是拥有34%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了。”

    杨锐撇撇嘴,心里已是同意了。按照这个分配方式,捷利康将有45%的股份,杨锐全资的华锐制药是34%,国医外贸是21%,算是三赢的局面,毕竟,大家都有付出,也都有收获。

    而捷利康要他出资,大约也是为了保证技术能够合理的应用在新工厂,毕竟,若是采用植物提取法和半合成法生产辅酶q10,杨锐的技术是不可或缺的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拿不出30万美元,可以延期支付吗?”杨锐问。

    弗兰奇点头:“就以你接下来两个季度,在西捷工厂的分红来做抵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杨锐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三人明显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喝了几口茶,海处长问道:“粗制茄尼醇工厂,你们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虽然在原料地建厂是个不错的选择,不过,今天参会的企业代表,作为竞争者也是不错的。”杨锐现在记起了天津制药三厂的韩大姐,想来,一个粗制茄尼醇的工厂的参与名额,也算是不错的收获了。

    海处长同意了杨锐的建议,他也知道地方上的原料垄断企业有多难缠,笑道:“这方面,要小杨同志多多帮忙了,最了解技术的,我看还是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半合成法生产辅酶q10,还真不是一般的技术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