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八十九章 危机公关
    景存诚是见过世面的,六十年代,他就代表中纺去过日本,还去过坦桑尼亚等数个非洲国家,回来以后,他与当时对外贸易部的职员们一样,也都有外汇额度,可以带回家。

    景存诚清楚的记得自己带回家的电风扇,老婆专门扯了两尺布,给电风扇做了个衣服,平时就摆在客厅里,只许看,不许用。

    其后,景存诚升的越来越快,出国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当时的出国补贴都是美元计价,稍微节省一点,都是不少钱了,他也从来没觉得缺过钱。

    作为少数几个有进出口权力的央企,景存诚做到副厅级的时候就开始经手上千美元,等到副部长的时候,一个批条几十万元亦是平常。

    但是,回忆归回忆,经历归经历,景存诚在德令农场呆了近1o年,美元是什么样儿的,也都忘记了,家里是什么情况,从家人和好友的信件中,也能猜度一二。

    1ooo元外汇券,等于5oo美元,这是老婆和女儿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的,大舅哥同样不可能拿出5oo美元。

    这可是5ooo元人民币,不贪污不挪用公款,没有哪个普通人能拿出这笔钱。

    莫非是上级部门拨付的?

    景存诚不由自主的想到此点,旋即否决。

    上级部门有什么理由,拨付大笔的外汇给个人呢,这是从来没有的事,至少不可能给副部级干部。

    劳改农场的干部们同样疑惑。

    作为司法惩戒机构,他们这几年过的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虽然释放的干部从没有找回来的,可谁也说不上,下一位平反的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平反的命令毕竟没有下来,一切都是猜测。

    场部的干部依旧没有出面,他们本来就刻意疏远与关押人员的关系,不结仇的最好办法是不要接触,不得不与关押人员接触的陶峰就不一样了,他现在万分庆幸白天的时候没犯浑。

    虽然也说了两句不好听的话,还将煤饼的钱揣到了自己兜里,但毕竟是给了煤饼和药的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陶峰还是留在了景存诚的房间里,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老张,并从看押室拿了大量的煤饼过来,将土炉子烧的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医生同样留在了这里,给张钧输了一晚上液体,不到天亮,人就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景存诚见此,也就不管那么多了,在农场里呆了十年,喜怒哀乐早就尝遍了,他只当没这回事,吃了睡,睡了吃,每天照常参加农场的操练和工作,若有难友要帮忙的,亦是毫不吝啬。

    1ooo元的外汇券,没两天的功夫,就借出去2oo多,1ooo元人民币也用掉了1oo多块。

    在这德令农场,有太多人有太多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存诚的大舅哥徐武延迟了一天才来,随身带了一个大背包,里面有衣服、有食物,有书,还有报纸。

    本地接近3ooo米的海拔,令徐武气喘吁吁,景存诚却是锻炼了出来,抢在陶峰前面,接过了包,说:“陶管教,东西应该是检查过了,我们自己忙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帮帮忙。”陶峰有点讨好的笑着。

    景存诚拍拍包,道:“陶管教忙着吧,我们说说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有事找我啊。”陶峰恋恋不舍的走了。

    徐武比景存诚小几岁,看起来却年轻不少,等陶峰走了,问:“这人不能信?”

    景存诚“嗯”的一声,问:“你寄来的钱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兰有个学生,借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国学生?”

    “中国的。他外公出面请的小兰,段洪昇,以前是河东省轻工系统的,级别不高,认识不少人,也是转业干部,现在退休了。”徐武尽量将自己知道的信息说出来。

    景存诚皱眉道:“他一个退休干部,怎么拿得出1ooo元的外汇券,小武,你可别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徐武也是个瘦干干的中年人,和他的同龄人的模样几乎一致,此时喘着气,边走边说:“钱不是段洪昇出的,是他孙子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2o多岁的年轻人,哪来的钱?”

    “稿费,还有技术费,这个事情我怎么能不小心,我专门查过了,他半年前给好些杂志和报纸写了稿子,人家付给他不少的稿费。其中科学画报一家,就给了他2ooo多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打断道:“2ooo多稿费,还不犯错误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讲三高了,安全的很。”徐武笑了,说:“2ooo多的稿费的确不少,但国内毕竟是改革开放了,中央也说了,不再搞运动了,这个稿费的来源,总归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改革开放自然是好的……”景存诚沉吟片刻,没有继续说下去,这些政治问题是讲不清楚的,他也只能按捺住心情,又问:“2ooo多的稿费,借出1ooo是不少了,那1ooo元的外汇券呢?”

    外汇券的计价单位是人民币的,也就是说,用人民币吃一顿饭是1块钱,用外汇券吃一顿饭也是一块钱。不过,能用外汇券吃饭的地方,可不一定会收人民币。所以,就连美国人来中国,都说中国的外汇券是特权货币,船员们则将之称作旅游货币。

    可以说,外汇券在施行过程中,等于是中国有两种货币。

    而这种货币的获取难度,又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中国人来说,合理合法的获得外汇,实在是艰难的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县城就不用说了,一个稍微偏远一些的省份,每年想靠卖资源赚到1oo万美元,都像是西天取经里的九九八十一难,不光得自身过硬,还得找到靠山。截留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难。

    在1983年,中国的出口总额是222亿美元,进口是214亿美元,换言之,贸易顺差仅仅是8亿美元,如此精打细算的账目,中央全部捏在手里都不够,根本是地方政府难以插足的。

    景存诚离开社会十年之久,思维也变的迟缓了,又问:“段家有海外的关系?”

    侨汇是普通人唯一能获得外汇的渠道,至于出国公干带外汇回来,这种事情也就是北京才稍微能见到一两例,其他地方,只要想想2o14年,身边有多少人能公费出国,再除以1oo,就能约略的理解到其中的难度了。

    徐武嘴角挂了点笑,又收起来,严肃的道:“段家有没有海外关系我还不清楚,但外汇券,确实是小兰的学生赚的,就我刚说的,技术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技术能赚1ooo块外汇券,还是外汇券贬值了?”

    “外汇券涨价了还差不多。”徐武摇摇头,说:“人家搞的技术我也不懂,大概就是有个英国的制药公司,来国内设厂,用了他的技术,给他付了一笔外汇,总共6oo美元,要都借给我们,好说歹说的,让他自己留了一百美元。”

    这笔钱,其实是杨锐通过香港华锐制药付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外汇现金在国内是没法用的。当然,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,美元英镑都是硬通货,河东省毕竟落后,杨锐想用外汇,或者说,想买点进口的东西,就必须用外汇券。

    而且,他换外汇券的外汇还得是有来路的,莫名其妙的一笔黑钱,虽然不会被立刻没收,被调查的可能性依旧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景存诚更能体会外汇券的价值,叹口气,道:“人家一个学生,好不容易得了一笔积蓄,说是借给你们,你们就好意思收?这怎么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徐武也挺不好意思的,低头道:“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。他外公也同意了,说是等你出来了,会一次性补偿历年工资,到时候,人民币还人民币,外汇的话,按黑市的价格补上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眼神亮了一些,问:“平反的事,有希望了?”

    徐武左右看看,趴在景存诚耳边,说:“我这次来,就是为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前面说。”景存诚指着一处田垄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田垄,能看到四周的情形,觉得不会被人偷听了去,徐武才擦了一把汗,大口的呼吸着高原的空气,道:“事情有好有坏,我慢慢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景存诚坐在田垄上,虽然衣着如老农一般,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犀利。

    徐武看着此时的他,突然觉得很有信心,道:“中央搞平反搞到现在,我们觉得快要结束了,接下来,会有大批的人员被平反,等这一批结束以后,再想平反,就会更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景存诚天天琢磨着平反的事,也能从报纸上看到端倪。

    徐武点头,说:“小兰的学生,杨锐,这个年轻人很有想法,他提出一个理论,我觉得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杨锐说,现在不能平反的就是三种人。第一种,是确实犯了错误,而且被人记住的。第二种,也是被人记住的,但是被人嫉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分析的有点道理。第三种呢?”

    “被人忘记的。”徐武看看景存诚的表情,说:“我们觉得,你应该是第三种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失笑:“没想到,我老景也有被人忘记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徐武勉强笑了两声,说:“上面人做事,肯定是有板有眼的,但弄混了,弄丢了信息的也不少。我妹这两年去了几趟北京,也被接待了,但得到的都是些场面话,套话,我们觉得,不能再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啥主意?”

    “杨锐把这个叫危机公关,先一点,想请你写几封信,或者说明情况,或者陈情,还可以聊聊以前的事,总而言之,得找到帮你说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景存诚不置可否的摸着下颌处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第二点,叫软文。我们准备找一些你老部队的战友,还有中纺的老同事,写一些文章,提一提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三人成虎嘛,再者,帮你说话的人,手里要是拿些报纸,不是更有说服力?”徐武说到此处笑了出来,他乍听到此主意的时候,可是异常惊讶。

    正如景存诚的表情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