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大波参观团袭...
    食堂的小院里,姚悦垂首默然,心里乱的像是猫玩过的毛线似的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她没有生气的地方,给杨锐的实验室工作,令她学到了许多东西,且是在河东大学毕业都可能学不到的东西。除此以外,她还发表了一篇论文,得到了两篇论文的第二作者,这其中的分量,即使是学院的老师都不能等闲视之。以至于最近一段时间,她连得奖学金和优秀共青团员的称号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姚悦又不由自主的觉得委屈。委屈什么,她也说不清楚,毕竟,杨锐和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。

    一定要说有,也是师父和徒弟的关系。

    再者,我还比她大。

    姚悦转瞬又开始反驳自己:于凤也比杨锐大。

    于凤拽着杨锐的手的那一幕,开始不断的在姚悦眼前回放。于凤长的也挺好看,而且会打扮,杨锐更不用说,比演员都要帅,这样的场景,让姚悦不自觉的有种看电影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自己是芸芸众生,于凤和杨锐却是主角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对,于凤不是个好人。”姚悦猛的站起来,说:“不能让杨锐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吕芝在旁边劝了半天,竟而得到这样一个回应,无奈万分说:“你行了,杨锐比鬼还精,他能被骗了?”

    “于凤也比鬼都精。”姚悦这么一说,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道:“你说,他们两个都这么精,是不是更像是一对?”

    “于凤是小聪明,她想发表论文,还不是要找杨锐?”吕芝对于凤的印象可是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姚悦觉得有道理,点头问:“于凤是小聪明。那你觉得杨锐呢?”

    吕芝同样不愿意说杨锐的好话,哼哼了两声,道:“他们两个,一个是狈,一个是野狗,狼狈才能为奸,狗和狈凑一起,只能互相瞪眼了。”

    姚悦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间,于凤也施施然的从门里进来了,听见姚悦的笑声,立刻用闺蜜般的口吻道:“好呀,你偷偷躲在这里玩呢。”

    姚悦和吕芝的脸色不出意外的冷了下来,吕芝更道:“我们做什么,你管不着。你跑这里来做什么?炫耀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,我是来道歉的。”于凤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,然后问:“我道歉坐这里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道歉。”吕芝硬撅撅的道:“我们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才要道歉。希望你们能原谅。我和杨锐没什么关系,我是看了他帮你改的论文,想照猫画虎的也让他帮我改一篇,所以才来了西堡中学,没想到正好遇到你们……”于凤大大方方的解释,反而让姚悦和吕芝没了脾气。当然,也不会收到好脸色。

    杨锐在门口听了几句,觉得于凤很像是自己前世见到的牛掰医药代表,能说会道又善于利用身体条件,真诚的笑容和满腹的谎言,道歉不觉得丢脸,撒谎更不会脸红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真真正正适合市场经济的特殊品种。

    这样的品种,最不适合做的工作就是科研。不过,现在的大学条件确实够好,无论出于物质还是精神的要求,留校都是一个正确选择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说,在大学工作的漂亮女人,找对象都能高两个层次。

    食堂的小院里,于凤滔滔不绝的道歉,诚意之足比杨锐期望的还要多。看的出来,她虽然不清楚杨锐的目的,却知道怎么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杨锐听了一会,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了,却没有进去,而是转身回了实验室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,他可没功夫参与进去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平江市二中和师范附属中学也派了老师来到西堡中学,美其名曰学习经验。

    参观学习是七八十年代最经常的集体活动。想旅游了,就去参观学习;不想上班了,就去参观学习;给职工奖励,就让他参观学习……改革名人步鑫生在一年以内,接待了上百万的参观人员,以至于有关方面甚至规定“只有师、局级以上,才能面见步鑫生本人,其他人一律听录音。”

    步鑫生于是对媒体开玩笑,说:干脆干脆放动物园买票参观算了!

    事实上,南来北往,全国所有地区,从西双版纳到鸭绿江,参观学习已经变成了一种休息方式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大家也没什么机会休息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职工假期是很少的,每周要上六天班,只有一天休息,若是打出“大干一百天”之类的标语,意味着周六也要上半天班,每周只能休息半天,连睡懒觉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五一”和“十一”的黄金周还遥远着呢,中秋和端午没有特殊的含义。除了教师会与学生一起放寒暑假以外,其他的工人和职工,只有春节才能真正的休息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带薪假期和无薪假期,同样是不存在的,哪怕是高贵的国务院机构,或者闲散的地方国企,你也不能想请假就请假。当然,在很多国企里面,你可以打毛衣,可以迟到早退,可以打牌赌博,可以用工件堆一个小窝憩息,但你不能完全不来上班。

    停薪留职的风潮,得承认有些实在受不了漫长工作的家伙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参观学习等于是一次定向的带薪假期。

    工作量很小,有接待单位的招待,有免费的食宿,若是运气好或者级别高的话,还能带点好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是不常有的,国家也有详细的限制,大单位多一些,小单位少一些……不少人因此想尽办法增加参观的可能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出了一个全省预考第一,对河东省的不少学校来说,就像是闻到了蛋糕的味儿。

    早几年,河东省的预考和高考第一都是平江一中,平江三中和吕阳一中的。

    其他学校组织参观一次,以后就变成了例行参观。例行参观受到参观总数的限制,就带薪休假的价值来说,很快变成了鸡肋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的消息新鲜出炉,却是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首先,这是一家乡镇中学。

    国家一向鼓励乡镇中学的发展,而且要求政策有所倾向,比如各个大学就有农村学生的招生比例要求。

    但就像是所有关于农村的政策一样,任何一个面向8亿人的政策,都是很难实施的。

    西堡中学怎么得到预考第一,大家并不知道,可就政治正确来说,参观它是一定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其次,今年的预考第一的分数,也远远超过了往年。杨锐毫不留手的结果,是他比第二名高了72分,比往届第一至少高了50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差距,显然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释的。

    有志于占据高考金字塔尖的先生们,自然不会放过这么特殊的情况。

    平江一中和平江二中,以及平江师范学院附属中学是最先反应过来的。他们今年都有强烈的企图,校领导批准参观也就批的最快。

    杨锐估计,再过几天,才是最大波人群抵达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到你表现的时候。”杨锐看着一行近十名,分别与赵丹年握手的家伙,对于凤道:“不该说的话别说,尽量帮我保持低调,让来宾开心而来,满意而归,最好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”于凤听了一半就混乱了:“这些都是省里有名的中学的老师,你和他们熟悉以下,总不会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坏处多了,比如浪费时间?”杨锐微笑道:“我的时间有限,要是招待了他们,就没时间管你的论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导我写论文,能费多长时间?”于凤怨气难平,她最期望的是杨锐拜倒,直接给她写一篇论文,

    杨锐发出“呵呵”的笑声,道:“有时间的人很多,你可以找他们指导你写论文啊?”

    于凤噎住了,半天道:“傲慢。”

    杨锐嘴角溢出一丝笑容,做出绝对傲慢的表情。搞技术的人就是这样,我有技术你没有,你还想要,自然傲慢的起来。

    国内目前的学术水平比不上杨锐脑海中掌握的东西,国内目前的学术训练,也比不上杨锐接受的训练。

    即使不做文抄公,正正经经的写论文,已经建起一个简单实验室的杨锐也不虚任何人。

    对于凤这种一只脚踩在门槛上的学生来说,杨锐有太多可以傲慢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并非每个学生都是理智型的。

    如今傲娇的学生不比30年后少,玻璃心的文艺青年动不动就站在路上“哎呦”一声,像话剧一样的诉说社会不公和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于凤却是个现实人格的女生,杨锐的欺压令她产生了巨大的挫折感,但为了自己的目标,于凤仍然能低下头,虚心问:“人家来访问,不就是想知道你的情况?他们要问起你来,你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就说我回家报喜去了。”杨锐突然觉得自己的主意太好了,拍拍脑门,道:“正好,你提醒我了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杨锐说着拔腿就走。他准备让大舅派几个人过来,帮忙守着实验室。西堡肉联厂是副地级的工厂,职工的纪律性也不错,加上有西捷工厂在前,让他们保证实验室的安全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而只要实验室是安全的,其他人爱在西堡中学怎么转悠,杨锐根本不关心。

    于凤不能理解:“有必要这样吗?你就不怕我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“少说多做,说错了也没关系。”杨锐心想:你说错话了,总比我说错话了好。

    发言人什么的,不就是用来背黑锅的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