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五十四章 修文
    黄仁做着鸿睿班的班长,其实就是大管家。他做事认真,能把班里每个人的家庭情况都背下来,核对名单只用看薛达城拿出的一张纸就行了。

    手指在纸上轻轻的划过,黄仁心里自有一份名单做比较。

    薛达城和于凤不明所以,也都看着黄仁。

    须臾,黄仁已将名单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再次凝神,从前往后的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预选对学生们来说不是简单的考试,这是人生路上的重要一步,若是让人空欢喜一场,可不是普通的尴尬。

    几个在跟前的学生也悄然围拢过来。然而,不像是平时那样,他们竟然没有主动去看名单,而是等着黄仁说出来,仿佛自己去看了,原本有的名字就会消失了似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黄仁不光盯着通过与否,还顺道看了一遍成绩。

    杨锐628分的预考成绩,让他眼皮数跳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西堡中学最高分是李学工的412分,已经是够得上重点线的分数了。

    黄仁自己考了367分,如果不看其他人的成绩,他早就高兴的不行了。要是报的低一点,这个分数差不多是能上本科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预考,是预考……”黄仁定了定神,继续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锐学组的学生,大部分人的分数都在320分以上,少部分人考到了300分稍过,黄仁仔细看了一遍,竟然没有发现300分以下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多人都说考砸了吗?”黄仁心里默想:不知道哪里又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现在就不用提出来了,黄仁确定没问题了,抬头道:“我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鸿睿班有没通过的吗?”杨锐问出此言,周围的火热目光简直可以将名单烧起来。

    黄仁轻轻摇头,笑了:“全体58人,全部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王国华先乐了,重复道:“全都通过了?”

    “要是名单没问题的话,全都通过了。”黄仁说话间看向薛达城。

    “名单肯定是没问题的,这个单子,我是看着他们装入红封的,今明两天就能寄到你们学校来。”如今的邮政尚未分家,是仅次于铁道部的强大之所在,邮路之畅通,在某些地方远超快递,平江到西堡镇的省内挂号信,又是成绩单这样的特殊邮件,两三天必然送到。

    杨锐清咳一声,道:“既然红封未到,暂时不要公布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脸色微变,觉得人家是不相信自己。这让他颇为难堪,在省城教育界,他自诩“老薛”的名头是有些分量的,未曾想在此穷乡僻壤之地,被人给无视了。

    但是,薛达城也不好与杨锐争论此事,只是沉着脸立于侧,先前想邀请杨锐去一中的种种考虑,全被他给废弃了。

    于凤反而觉得杨锐谨慎。她自己在学生会里,就没少见老师们修改成绩的,若是现在公布了,结果与红封内的不相符,那又怎么办。还不如暂不公布,多等一天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曹宝明的想法简单,只问:“做吗?”

    要做的,自然是殴打小朋友。

    杨锐沉吟了一下,道:“等红封。”

    “还等?咱们又不欠他们的,凭什么要听他们唧唧歪歪。”曹宝明把毛巾拧的咯吱咯吱的响。

    杨锐不做解释,只道:“先把消息放出去,再给他们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将这当做是什么大事,但心里也不能说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同是西堡中学的学生,杨锐创立的锐学组承担了大量的水电费,还想办法从教育局弄来了资金,修缮了学校的设施,除此以外,大量的试题和试卷也免费提供给学校学生,杨锐自觉仁至义尽,西堡中学的学生,过的也比其他学校的学生好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还不能笼络人心的话,杨锐觉得一定是自己做事的手段有问题。

    学校就是一个学习的地方,做事的手段有问题,就学着换一种做法来做了。

    做同学不是做奴隶,杨锐没义务满足所有人的要求,但他自觉有义务维持锐学组的良好学习环境。

    周围环境的不和谐,明显不是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。假若物资和资金的补贴都不能令周围环境变的和谐,杨锐也不反对举起大棒给某些人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锐学组又不是一个慈善机构,不说放眼世界,就是放眼中国,从80年代到2010年,没有大棒的组织也是走不顺畅的。

    杨锐经常和卧推组混着,也属意曹宝明和苏毅做学校里的恶霸,锐学组的挥棒者。他们现在体力和身体都有了,就是缺乏实践经验。

    做恶霸也不是那么好做的。

    山姆大叔在全世界做恶霸,把多少国家和人都做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,那也不是一天练出来的。看看美国学校里的情况就知道了,最酷的男生十有*是恶霸,最炫的女生十有*是恶霸,进入社会,一样是恶霸制霸的套路。

    像是大小布什这种总统,从小就是当恶霸来训练的,当了总统以后,更是将恶霸工作发挥到了极致。相比之下,做过学生会主席并拿罗兹奖学金的克林顿如同美国政坛的暖男。

    而在80年代的中国,社会风气粗糙的像是戈壁滩似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政治是强硬的,商业是强硬的,连文化都是强硬的,杨锐看看周围的锐学组成员,将曹宝明拉开一些,小声道:“做的效果要有震慑,但做的时候不能大张旗鼓。另外,不要伤人,伤人是犯罪,轻伤都要惹麻烦,为这种事惹麻烦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曹宝明晕了:“不能打人?”

    “能不打就不打,打人也不能制伤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意思,给他们按摩不成?”曹宝明不爽了。

    杨锐更不爽:“笨,不打人就不能做了?霍老四下面的那只花豹,你说是吊旗杆上难受,还是被揍一顿难受?”

    曹宝明乐了:“那肯定吊着难受,当时多给他个绳子,他能自己吊死在旗杆上。你的意思是,咱们把找麻烦的些人,也给吊起来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想点有新意的?”杨锐叹口气,道:“我还指望着你以后能帮手呢,你先自己想几招再说。另外,不是不让人说话,爱说啥的说啥,不能干扰咱们锐学组的人,把跳的最厉害的弄起来,让他没脸在咱们跟前跳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好了,我保证弄个招,让他回家里都能让人认出来。”曹宝明被提点了两句,脑袋顿时清明不少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没见识,现在可是82年,全国农村到处都是混混儿。在西堡镇这块地方,一个自然村能有两三个暴力组织,一个行政村能纠出近十个报号的大小混混,有些地方还处于没事找事,打架斗殴的状态,但有些地方,混久了的混混们,就开始过渡到车匪路霸、拦路抢劫乃至强*奸拐卖这些事儿上了。

    曹宝明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,心里顿时琢磨开了:不光要让这起子人不敢乱说话,还要保证杨锐等人考了大学以后,剩下的锐学组成员,也能压着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的回炉班就是个例子,以前作威作福的胡燕山在学校里呆的久了,认识的人多了,上下串联,就变成了学校里的老大,谁都要听他的话。要是再出这样一个人,锐学组赚到的经费肯定都要交出去了,锐学组和鸿睿班也定然要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曹宝明越想越觉得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,表情沉沉的构思起来。

    杨锐见曹宝明上心,立刻将此事抛开了,扭头看向于凤,问:“你找我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,我是河东大学生物系的学生,我看了你的论文,觉得很有启发……”于凤莫名的觉得紧张,一方面是因为杨锐的论文,一方面是因为脸。

    会读书长的帅又有前途……不止是于凤喜欢,这就是80年代的佳偶标准,用21世纪的新词来说,就是男神了。

    于凤前面看杨锐的表现,险些忘记了此行的目的,不过,被杨锐一提醒,她还是藏着羞涩,道:“我也有写两篇论文,想请杨同学教正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来的,正是未能发表的两篇论文。

    杨锐笑笑,道:“我不擅长修改论文。”

    他是懒得修改。于凤长的是挺漂亮的,而且有着这个年代少有的大方,但这并不意味着杨锐就会为她浪费10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大家萍水相逢,靠脸就想混一个助攻,那脸得长的非常漂亮才有机会,挺漂亮是不够水准的。

    于凤明知道杨锐睁着眼睛说瞎话,还得委曲求全的配合着笑两声,说:“不擅长没关系,只要看看,我就很感谢了。你帮姚悦改的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姚悦?”杨锐皱皱眉头。姚悦给他翻译文献资料,能省他不少功夫,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,现在的姚悦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实验室劳工了。国内的科研环境差,训练一名劳工也不容易,像姚悦这种水平的,锐学组的何成等人首先得数年的知识积累才能比得上。

    因此,如果是姚悦的关系,杨锐确实会考虑一下。毕竟剥削了不少劳动力,总共才许了三个第二作者,还没给全,杨锐多少是有点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于凤不知道杨锐和姚悦的关系,却是果断抓住机会,道:“我和她挺熟的,我们一个系的,宿舍也在跟前。”

    “行,把论文给我吧,我有时间了就看。”杨锐说着问:“试着发表过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国内期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锐撇撇嘴,将之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国内期刊的标准并不高,可以说,是相当低的,当然,这是与国内的科研状态相适应的。与后世的学生一样,1982年的大学生要是找不到一个牛掰的导师,正常情况下,他也只能写一个国内平均水平的文章,想写高端一点的,没有实验室用也就只能想想。

    就目前的状况看,国内的平均水平就是国外60年代的水平,过去十几年,国内学术界的发展乏善可陈,实验室也基本没有更新,投寄国内期刊还没有通过的论文,水平可想而知。想到自己即将阅读两篇陈旧的论文,杨锐的脸色也好不起来。

    做科研的人,最厌烦的就是看陈旧的文章,尤其是套着新鲜皮的陈旧货,最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相反,审阅真正有创新的文章,对审阅者本身是有帮助的,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外许多学者都会给期刊做义务的审稿人,这能让他们接触到学界最新的发展,还有更丰富的思维方式。

    杨锐的表情突然令于凤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,脸色变了再变,终究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太想论文发表了,这将令她很有机会留校。

    河东大学是副省级的大学,又是河东省唯一的一所大学,政治地位和学术地位明显。在河东大学留校任教也好,做行政工作也好,都是比去普通的地市政府要好的工作,总归是在平江市,若是有心仕途的话,大学里的一些显要位置也丝毫不逊色于地方。

    于凤即将毕业了,要是能留在河东大学,她在校学生会期间的工作将成为起步的资本,会比到其他单位发展的都好。

    不过,留校的竞争同样激烈,学校的好处大家都看到了,反而是其他的国家单位,许多学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因此,想要留校,不光要找领导表决心,还得有拿得出的硬条件。

    薛达城饶有兴趣的听着两人的对话,到杨锐收起了于凤的论文,问道:“杨锐你发表过论文?什么论文?”

    “一些生物方面的。”杨锐简略的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你喜欢生物,怪不得你生物成绩都是满分。论文发表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一些期刊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于凤觉得应该吹捧一下杨锐,接着话茬道:“杨锐在《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》发表了好几篇论文,都在很重要的版面。《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》是国内生物领域很重要的期刊,国家级的。”

    国内目前的评价体系就是按级别的,国家级的期刊就是国内最好的期刊了,反而是横向比较不流行。

    薛达城肃然起敬,道:“是学术期刊?我一定要见见你老师。”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