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五十三章 偶遇
    “这车是不是到西堡中学的?”

    “到不到西堡中学?”

    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班车上的售票员,然后互相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于凤,是河东大学的学生。”女生首先熟络的自我介绍起来。她在学生会里工作数年,待人接物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薛达城也是个善言的性子,只因对方是个女孩子,才没有率先说话,如今对方先打了招呼,他立刻笑道:“我是平江一中的,你叫我老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于凤微笑:“薛叔是去西堡中学办事?”

    薛达城其实还不到40岁,但被叫做薛叔也无可奈何,点头道:“我到西堡中学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,我也是,咱们搭伴一起吧。”于凤不叫薛哥,就是免得薛达城有了别样的心思,现在建立了两人的“辈分”关系,她倒是愿意有人一起走,毕竟是没去过的乡镇,指不定遇到什么车匪路霸和乡痞。

    薛达城点头应了,又抬头问:“师傅,这车是去西堡中学的吧?”

    “坐在窗口位置的售票员懒洋洋的,道:“到西堡镇,西堡中学山上呢,哪个跑西堡中学载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西堡中学远吗?”薛达城笑眯眯的递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售票员眼一亮,见是大雁塔,就给夹耳朵上了,脸上也带了点笑,道:“西堡镇到西堡中学就是一条路,上山就几十分钟吧,我们上次班车上去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班车上去过?怎么现在不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西堡中学包的车。”售票员啧啧嘴,道:“他们的校办工厂有钱着呢。”

    锐学组的试卷生意对外宣称是校办工厂的。现在也没有微信微博什么的,小道消息随便传,想传出一个统一的答案是不容易的,尤其是这种小地方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薛达城点了点头,招呼着于凤上车找位置坐下。一中也有自己的校办工厂,每年都能赚到十万块以上,用来给老师发福利之余,还能改善校舍,是他们的一大财源。

    班车很快被塞满了,除了人以外,是大量的行李物品。现在的车费并不便宜,普通农户若是空着身子,多数不会坐车。只有薛达城和于凤这样的城市人,才会到哪里都坐车。

    薛达城和于凤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,又徒步抵达西堡中学,到了门房,薛达城让了一步,笑道:“你先问。”

    于凤捋了捋头发,冲着门房的窗口,拿出自己的学生证,道:“大爷,我找你们学校的杨锐,是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找杨锐?”大爷戴上一副老花镜,很认真的看了于凤的学生证,道:“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薛达城也很好奇的看着。

    于凤笑笑,说:“我们学校里有个项目,我看了他发表的论文,有些问题想和他讨论下。”

    大爷“哦”的一声,道:“和那个叫姚什么的女生一样,你认识不?”

    “姚悦是吧,我和她一个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进去吧。”大爷说着拦了一下薛达城,问:“你们一起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来找杨锐的。我是平江一中的老师,这是我的工作证。”薛达城此时变的严肃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门老大爷的战斗力不容低估。

    于凤的眉毛都飞了起来,忍到两人进了校园,才问:“你找杨锐做什么?”

    薛达城想了想,道:“这次的河东省高考预考,杨锐可能是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于凤愣了一下,问:“真的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她自己也是经历过高考的人,深知第一有多难。除了少数情况,大部分人一道题粗心了,第一的位置就丢掉了,要在全省的考试中拿到第一,即使有运气加身,这个难度也令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于凤的印象里,杨锐既然每天忙着做实验写论文,那就没多少时间复习课本。天资聪颖什么的也要精力来配合吧。

    第一名实在让于凤不知该说何是好。

    薛达城其实也觉得荒谬,现在又不是79年80年,乡中还有些遗留下的天才。如今的中考因为能考中专的缘故,设计的非常严密,好多学生拼了命的考中专,考不上也会优先选择好中学,天才怎么会留在什么条件都没有的乡镇中学,就算是家贫,也是越好的学校越容易拿得出补贴。

    各种心思一闪而过,薛达城哈哈笑道:“好些人都没料到,我专门拿了他的试卷出来看,除了语文和政治答的比较普通以外,理科的答案精炼清晰,比参考答案看的还舒服,确实是第一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杨锐的答案如此出彩,他也不会急急忙忙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一同去统计数据的数学老师都说杨锐的理科水平高,薛达城就想知道他水平高的原因,实在不行,把学籍转到一中也好。虽然距离考试很近了,如此做有点卑鄙,但只要和教育局沟通好了,倒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于凤的眼神闪烁,道:“预考第一,高考的成绩也会很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见到人还不好说,不过,就算是下次考的差一些,也就少一二十分吧。”薛达城心想:620多分掉20分也有600分,弄不好一样是状元。

    于凤用五百七八十分做比较,结论也没有太大的差别,这让她的眉头都皱了起来。显然,杨锐的情况和她预想的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问人,在卧推处找到了杨锐。

    正在锻炼的杨锐上身只着一件背心,肩胛大臂都露了出来,汗水挂在肌肉上,闪着光泽。

    于凤的脸瞬间就红了,薛达城也有点不自在,问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健身。”杨锐将位置让给别人,站起来擦了擦汗,上下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薛达城疑惑问:“你们想做健美先生?”

    健美先生是从南方传过来的词,也是国人目前唯一所知的健身结果。

    杨锐笑着摇头,道:“就是为了身体健康,劲大。”

    型男什么的,现在说给他们,都是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于凤本能的觉得好看,却又不敢盯着杨锐看,低头道:“你先穿上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稍等一下,我顺便洗个澡,浑身臭汗。”杨锐又将王国华叫了过来,让他先招待两人,自己回宿舍去了。

    天气转凉,各个房间都烧了炉子,使得热水的供应量大增,杨锐就花钱弄了一个大铁盆架起来,自己往里面灌热水和凉水来洗澡。尽管水量有限,不够痛快,却是比到西堡镇去洗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薛达城见杨锐说走就走,有点不太高兴,还是按捺着性子等着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杨锐穿的整整齐齐的回到操场,却是满面笑容,说:“两位找我什么事?不好意思,我也没有个办公室之类的,咱们就在这里谈吧。”

    要找个坐的地方还是容易的,食堂就不错,可惜杨锐的心思根本不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他也觉得自己的预选考的不错,接下来除了论文以外,他关心的也就是高考了,对于两名来自本地的成年人,杨锐首先感觉到的是麻烦。

    杨锐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节外生枝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薛达城却没有察觉这一点,做了自我介绍,道:“杨锐你还没见到预考的成绩单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这一两天下来,尚未收到。”杨锐听到他的名头,就猜到了一些,表情更淡了。

    平江一中固然是河东省最好的中学,与他又有何关系。

    薛达城这次有点感觉了,习惯性的掏出烟来,抖了抖没递出去,对方年纪太小了。

    他呵呵两声,道:“不瞒你说,我是见到你的预考成绩才过来的。你觉得,自己这次考了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600分上下吧。”杨锐对自己的理科成绩有绝对自信,要是做了好几年的补习老师,还不能把数理化搞定,他哪会有创业的自信。丢分只能是语文和政治,杨锐往宽裕了算,才给出个600分的答案。

    薛达城眯着眼点头,说:“628分,预考第一。看到卷子,好多人都惊讶坏了。我也是想来看看杨锐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对了,你的老师们呢?今天在吗?”

    他还存着挖墙角的心思。如今由于缺乏人才,有文凭和水平的人,调动起来很常见,尤其是年轻人,免不了有水往高处流的想法。在这方面,省城首都等城市,具有先天的优势。平江一中之所以是河东省最好的中学,也是因为它的政治资源丰富。西堡中学若是真有厉害的老师,薛达城肯定是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现如今,会弹琴会运动都可以是企事业单位挖人的原因,何况是高考指挥棒下的中学。

    杨锐有点惊讶,又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惊讶是因为预考第一,好笑是薛达城的态度。

    杨锐也不多想,指了卢老师的办公室,即道:“老师们今天都在,你过去找就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薛达城记下了地方,又道:“对了,杨锐你去过平江吗?”

    “去过一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喜欢,感觉有点脏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低头看看自己一裤子一脚的土,失笑道:“城里还是挺干净的,像我们一中跟前就是广场,天天有人打扫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的成绩,你有拿到成绩单吗?”杨锐把他的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薛达城一拍脑袋,笑道:“看我这个记性,我复印了一份,要看吗?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了。”杨锐等了一下,就见薛达城从夹克内侧的口袋里,拿出了一个信封,取出来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复印纸。

    一排名字、分数与“合格”,写的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“黄仁,再来一个,你们对一下名单。”杨锐直接将复印纸交了出去,道:“先对咱们鸿睿班的,有没通过的告诉我,曹宝明,收拾一下,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琢磨着杨锐话里的含义,于凤却悄然捂着嘴,眼睁睁的看着好几个壮汉收拾好器械,摩拳擦掌的活动起筋骨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