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五十二章 最高分
    预考批卷和高考一样严格。

    被选中的阅卷老师被集中在了平江教育中专,这里也是教师培训的地方,最近几年,河东省每隔几个月,就要组织数千名教师进行短期或长期的培训。

    来参加阅卷的老师,每人每天都有2块钱的补助,三天就是6块钱,和平时上班时的收入差不多,不过,因为本身的工资并不减少,这就算是多出来。

    阅卷的工作量很大,全省的预考卷尽皆集中于此,每个老师每天都批阅几麻袋的试卷,加上核查与找雷同的教师,教育中专热闹的像是过节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与日后机械化的阅卷工作不同,80年代的阅卷还是颇有革命浪漫主义气质的,老师们一边在拼命的加快进度,另一边,当他们看到值得称道的好文章或好解法的时候,又会不自觉的传阅,有的人甚至会当场朗读起来,让阅卷的教室里充满文艺气息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其他老师也会自觉不自觉的停手,听对方的朗读,并肆意的评价一番。

    最喜欢此类运动的自然是语文老师,平江市一中的薛达城就经常这样做,他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朗诵诗歌,而今喜欢朗诵文章的片段。

    预考试卷中,能称得上精妙的作文并不多,薛达城仍然尽量寻觅,有些时候,即使全文不够精彩,只有其中一个段落精彩,薛达城也能很满足的读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朗诵作文,薛达城的主要工作是比较各个学校的成绩,他从阅卷组要来各个学校的分数统计,再计算了各科目的平均分,然后与平江一中比较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才是薛达城每次带队来阅卷的主要目的。平江一中是河东大学唯一的重点中学,硬件条件是最好的,软件条件也是最好的,若是考分落后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为此,平江市一中每年都会做此类统计,虽然不能统计的有多全面,但学校还是想要知道某些竞争对手的预考成绩,从而有的放矢的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语文比人家低了就加强语文,数学比人家低了就加强数学,全低了就找教导主任的麻烦。

    平江三中、吕阳一中等传统强校常有超过平江一中的时候,单科超过是最正常的,平均分超过则比较烦人的,最怕的是录取率超出。平江一中面向全省招生,中考分数也是全省第一,若是高考录取率不能保证第一的话,只能说是教学水平有问题。

    薛达城看完了第一天的语文阅卷结果,就和一名数学老师呆在教育中专的教导室里,等着他们将各个学校的分数分别抄出来,做完初步统计,然后装入红信封,寄给各个学校。

    遇到薛达城关心的学校,做统计的老师就会招呼一声,薛达城跑过去递支烟,再用复印机将分数统计复印一份,交给同来的数学老师,当场做简单的计算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薛面子大。”数学老师坐在边角,用一台日本产的计算器做平均分的同时,还有空低声聊天。

    薛达城手里没活了,哈哈一笑道:“都是以前的老同学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老同学,可要不来这么多的数据,人家还给复印了。”数学老师比薛达城小几岁,说话有点快,性格爽直,他的确有点佩服薛达城的社会关系。其他学校都要等到快公布分数的时候才能拿到数据,就薛达城每次都能混进阅卷团,不管是在教育中专还是师专。

    薛达城又是一阵谦虚,却是高兴的递了他一包烟,低声道:“校长给批了5包,用了两包了,这包你先抽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,你一会还请客呢。”

    “请什么客,都忙着呢,送了烟就行了。”薛达城将牡丹烟硬塞到他口袋里,问:“算出来没?今年三中好像挺牛的。”

    当教师的,等闲买不起牡丹烟,数学老师眉开眼笑的将烟塞裤口袋里,翻了翻前面的数字,道:“三中的应届生预考通过率82%,是比去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呢?”

    “78%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脸色一变:“通过率比三中的还低?”

    “咱们回炉班的成绩比他们高。85%对80%。”回炉班不一定都是自己学校的学生,只是本校学生的收费比较低,外校学生会比较高。在平江一中这种学校,回炉班的高考成绩也许会比应届生强,预考通过率却不一定,总有缴费生会将平均线拉下来,这也使得许多学校在招收复读生的时候,同样要求一定的分数。

    薛达城咂咂嘴,问:“总的通过率呢?”

    “三中高。”数学老师暗叹一声,这下子回去,肯定又是一箩筐的补课。

    薛达城对此无能为力,又问:“别的学校呢?”

    “二中和铁道附中都比咱们低,石化一中的英语平均分高咱们两分。”铁道附中和石化一中都是平江市的学校,也是一中的竞争者。这些大国企由于经费充足,教师待遇比市属和省属学校都好,很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不过,大国企由于要照顾企业内的子弟,生源难免良莠不齐,能在平均分和录取率方面赢过一中的情况很少。薛达城想了想道:“我去问问最高分出来没?”

    他掏出一包烟,出门流窜到了隔壁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里是阅卷组设置的统计室,他们统计的是全部数据,比如全体预考生的单科平均分等等,各科的最高分也会被摘出来,通知学校但不通知个人。

    薛达城进门先散烟,接着问:“今年的总分排名出来了没?最高分是哪个学校的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也是个熟人,瞅了一眼卷烟笑道:“牡丹啊,老薛的档次又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给特批的,我哪里买得起,一个月四十八块八的工资,抽大雁塔都嫌贵。”薛达城说着自己也抽出一根牡丹烟,再给周围一圈人都把烟点上,笑道:“我是蹭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薛会说话。”熟人乐了,从乱糟糟的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上来,看了看道:“预考前十有两个一中的。最高分不是你们哦。”

    “哪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西堡中学,正复查呢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还琢磨西堡中学是哪个中学,听到复查又讶然问:“复查什么?作弊了?”

    这位吸了一口烟,用焦黄的手指挠挠头,道:“作没作弊不知道。不过,这学生考了620多分,阅卷组的觉得奇怪,正调试卷呢。”

    各科试卷是分开批阅的,要到考试结束以后才会统一装订,现在想看是比较麻烦的。

    薛达城好奇心大起:“620多分,去年理科状元是577分?”

    对方点头,道:“预考的题简单,学生也放松,不过,620分肯定多了,这还有好几个月才高考呢,至少政治就背不出来,所以才调试卷呢,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薛达城左右无事,越想越觉得有意思,干脆坐在办公室里,一边聊天一边等。

    没多长时间,果然有人送来了核对后的统计表,上面还有阅卷组长的签名。

    薛达城伸头一看,最高分赫然是“西堡中学杨锐”和“628分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没改?”

    “说明调卷没问题。那今年就是这个分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是556分,差的有点大不是?”河东省不是高考大省,同一年度,山*东浙*江等省份的高考状元起码要六百二三十分才行,本科和专科的录取线也比河东省高10分都不止。不过,河东省最近几年的理科高考状元都没有600分的,却也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统计室里的老师都过来看了一下,有人就摇头晃脑的笑道:“这就是天才了,老师能教500分的学生,可教不出600分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西堡中学是哪里的?谁知道?”这个问题同样困扰了薛达城。

    好一阵,才有人一拍脑袋,去拿花名册,翻了好久,才找到了西堡中学的名字,念道:“是南湖地区下属的,溪县西堡镇西堡中学。是个镇上的中学?”

    “镇里的中学拿了第一?”薛达城第一感觉是不能相信,忍不住道:“西堡中学的分数表红封了没?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总分的统计表上就只有总分,要看单科的就要找单科的统计表,还没有直接看该学校的统计表方便。

    比薛达城无聊的老师多了,不用他动员,就有人出去要分数表去了。

    好一阵,这位才耳朵里夹着烟回来了,笑道:“不止咱们想看啊,阅卷组那边也传疯了,我干脆复印了两张。”

    两张表格,一张是密密麻麻的合格,一张是密密麻麻的不合格。

    薛达城不在乎有多少人不合格,手指压住合格表的第一行,就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头塞满空隙,更有人诧异的道:“数学120分,物理100分,化学100分,生物50分……数理化生物全是满分?”

    “英语92,也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语文102,政治64……”薛达城呲了一声,道:“政治这么低,还能涨分呀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还没怎么背政治呢。”这位是冤枉杨锐了,他复习政治的时间比其他几门课都多,考不到高分是真考不到。

    60多分的政治其实也不算少了,和英语数学正好相反,现在的政治考试要求极其严格,某些知识点是一个字都不能错的。某些一辈子学政治的学生,上了考场,政治也就是六七十分,考三四十的照样大有人在。只是杨锐其他科目的成绩太高,才让政治分显的低了。

    统计室的老师们很快也就杨锐和西堡中学讨论了起来,薛达城眼珠子转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