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四十九章 考砸了
    溪县将几所学校的教室都腾了出来,也不能保证所有来参加预选的考生都能单人单座。  .

    好在预选是由省一级来组织的,也不需要像高考那样严格的考场分配制度,杨锐坐的教室里就塞了4o人,这在正常的班级里算是人少的,但在正式的考试里则显的有些拥挤了,眼神好的学生,说不得要占些便宜。

    许静与杨锐一个教室,这个虎背熊腰的女子坐在最前面,宽厚的脊背像是一座山似的,将她后面的两个小伙子都给遮蔽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右后方,一连几个都是西堡中学的学生,杨锐叫不出名字,但觉得颇为眼熟。

    他们也高高兴兴的聊着天,显然觉得位置有利。

    杨锐暗自笑了两声,考场作弊也是技术活,考前斗志昂扬的学生,在落针可闻的考场里,兴许会缩手缩脚,不动声色家伙,说不定反而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恢复高考的头几年,作弊是一个躲不过的话题。因为高考的价值太高,以至于铤而走险不仅因为有利可图,还因为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对许多学生来说,如果面对的是作弊还是做农民的选择题,选作弊的明显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家长们作弊的危害其实更大,最初的几年,如果能找到有力的替考者,监考几乎无从下手。若是本县的实权人士作祟,作弊就更容易了。比如77年的河北故城县的县委书记,就打通了一串关系,给女儿改考号、换座位,还找了其他公社成绩好的学生跨区应试,给女儿保驾护航。他如果成功了,不等自己退休,女儿已经能独当一面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作弊的危险总是有的,学生自己作弊也就罢了,场外作弊的风险却是相当高,每年都有过万分之三的考生被抓出作弊,免不了会有各种麻烦。

    杨锐在观察其他人,其他人也在观察杨锐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但凡走进这间教室的人,目光先就会放在杨锐身上。

    长的帅是一方面,穿着打扮才是最主要的。

    在1982年的内地小县城里,杨锐就穿着来自香港的全套阿迪达斯,现在的学生兴许并不认识三叶草的标志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察觉杨锐的鲜亮。

    同时,为了考试时看时间,杨锐还戴了一块全钢的上海表,售价125元,外带6张工业券,后者属于锐妈存下的家当,其总价相当于职工四个月的工资,农民家庭全年的开支。

    这样的表,一般的老师都买不起。尽管现在的教师和工人属于高收入人群,但他们的负担一样沉重,月光族对8o年代的工薪阶层来说往往不是一种选择,而是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全身光鲜又长的帅,坐在考场里的杨锐,简直像是8o年代的展示模特一样。就连他自觉平常的毛寸,在一水儿平头的学生中,都显的另类。

    如今的监考老师喜欢的是朴实老实的学生,不喜欢杨锐这种“出彩”的人,等第一次钟声响起,即道:“都坐好了,卷子以后,不许说话,不许交头接耳,不许东张西望,作弊被抓住要通报学校和教育局,是很严肃的问题,不要以身试法……有问题先举手,等老师到了,允许你说话,你再说话。另外,提前上厕所,中途不允许上厕所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几乎是看着杨锐的脸在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未等杨锐有所表示,一名学生先忍不住起身,道:“我要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有了一个起头的,立刻有六七个人站了起来,往外跑去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地震演习。

    杨锐眼观鼻,鼻观心,不受监考老师的骚扰。他这一辈子,做的最多的就是考试和读书,可以说,他有限的生命,要么用来读书,要么用来教人读书了,对于考场,简直熟悉的像是自己的手心手背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还是准备以领头羊的身份,再做一次考场上的领头羊。

    预选考试是全省范围的考核,等于说是全省的学生都要参加考试并排名,前面的4o有参加高考的权力,后面的6o就等下次。

    杨锐虽然挺自信的,但要说就一定能比其他几十万名学生考的好,他也没有这么自信。

    8o年代的中国考生,大部分都是在运动后期的“读书无用论”中成长起来的,让他们唱红歌,跳忠字舞,一个比一个高兴,但总有一些学生,还是因为家庭或自己的原因,喜欢读书并且读书的。

    更有一些学生,纯粹凭着聪明,能用几个月或者几年的时间,读完别人十几年读不清楚的书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曾经的普通人,杨锐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能赢过妖孽们。

    “只能尽量答一个高分了。”杨锐搓搓手,并给自己鼓劲。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通过预选,而是想借预选的全国性排名,竖立起自己的标杆地位。

    他要将自己锐学组核心的地位,一次又一次的强化。

    表了论文到外国期刊的少年,在预选中考了一个好名次,也并非什么出奇的事。

    总得有人名次前吧。

    “都坐好了,现在准备卷……”监考老师瞅着一群尿频的学生落座。

    语文试卷也随之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锐自前向后的扫了一遍,才慢慢的做了起来。

    语文和政治是他的短板,得尽量少丢分,才有机会在全省排名中名列前茅。好在他的脑海中有各种字典和政治书籍他自己读书时看过的书,不可避免的被记录了下来,虽然经过了很长时间,某些课程的调整却远没有想象的大。

    作文同样可以借用脑海里存下的文章,杨锐毫不在意的参考着它们来写作,反正都是存在自己脑袋里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许静就不像杨锐这般游刃有余了。

    她的成绩在鸿睿班里是顶好的,但在去年,她也不是那么轻松就通过预选的。在正式考试以前,许静大约复习了一个月左右,就像是西堡中学的其他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如今,在完全没有复习预考的情况下,许静看试卷的时候,多少感觉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她还在复习动能定理呢,语文却是有好几天没看了。

    预考语文试卷的开头,就是给词语注音。

    许静平常说话就有口音,方言用的比普通话顺畅的多,现在看到第一道题,瞬间就懵住了。

    按照鸿睿班的复习步骤,给词语注音根本就不是重点。因为修正它的难度很大,赚到的分数却不多,说不定高考的时候都不会出这样的题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杨锐的设计中,词语注音是被放弃的。会的人就做,不会的人就猜,鸿睿班的目标不是国内顶级的高校,尽量让最多的人考上大学,才是鸿睿班的主要目标。

    名牌大学和普通大学之间虽然也有极大的鸿沟,但这道鸿沟,是不能与本科与高中之间的鸿沟相比的。

    然而,听杨锐说明的时候很冷静的许静,看到第一道题就不会做,冷汗刷的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太担心预考不过了。

    如果预考不过,无法参加高考,以前的复习自然是白费。不仅如此,家里人或许还会逼自己去嫁人。

    连预考都不能通过,继续复习也就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许静能够继续读书,原因之一就是她的成绩够好,好到家里宁愿咬着牙供她读书。

    一旦预考失败,家中的老父老母,却不会理解复习与否的区别,他们只知道女儿的成绩大大落后了……

    背着孩子,踩着浑黄的泥水锄地割草喂猪,被喝醉酒的男人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画面,许静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选c吧。”差不多纠结了五分钟时间,许静才将这道选择题完成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许静又将之改成d,才强制自己看向下一道题。

    而在这份卷子里,拦路虎明显不止一题。

    许静的双手很快沾满了冷汗,教室里的温度似乎也上升了,让她的棉袄都黏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搓手,才能握紧油滑的钢笔。

    连续数题,许静只能凭借本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3o分钟。”监考老师的声音,像是催命似的,将许静整个人炸醒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没戴手表,不由的左右张望,想确定时间。

    监考老师立刻厉声道:“不要东张西望,做自己的卷子。再看的话,我就收卷了。”

    许静连忙将目光收回,整个人已经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,她还有半张试卷没做,几乎全部是大题,还有重中之重的作文题。

    “当题做不完的时候,要转换思想,不要觉得自己会丢多少分,要想自己能抢回多少分。”杨锐的声音,不知怎的回想在许静脑海中,她再顾不上其他,集中精力去抢分。

    杨锐始终都没有交卷,他认真的答题,认真的检查,尽可能有效的使用时间,进而保证自己在最容易失分的科目上少失分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虎背熊腰的许静的表情动作,即使看到了,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,杨锐才注意到许静整张脸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杨锐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没考好……可能,考砸了!”许静低着头不敢看杨锐,声音呜咽的道:“好多题我都会做,来不及做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止许静哭了出来,刚从隔壁教室里出来的刘珊也开始掉眼泪。

    同样来自西堡中学的普通版学生诧异的望着这一幕,心情迥异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