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四十五章 审稿人
    姚悦将杨锐搜集来的外国期刊都看了个大致,又对比杨锐列的清单,将涉及到相关技术的文章摘出来,仔细对比以后,写成条陈,注明在纸上。

    这样杨锐再核对参考文献的时候,就能减少工作量,只看被挑选出来的部分。

    期刊是从捷利康的香港公司寄来的。他们还负责转送来自总公司的信件,除此以外,不定期有来自美国的技术札记tn,可以用于检索最新的技术工艺,免得专利和技术撞车。

    姚悦学习的很努力,但也有看不懂又啃不动的文章,这时候,她就会标注出来给杨锐。

    杨锐的英语水平其实也一般,但他看的外国文献实在不少,读研的头一年多时间,他在实验室的工作就是姚悦目前的工作。在有网络的情况下,一个学生一天能读十几二十篇小论文,训练的相当充足。

    两个人合力,一个星期就将积累的参考文献填的差不多了。实在找不到记忆中的参考文献的,杨锐就摘出来尝试走别的路子,或者以猜测的语气行文,若是还不合适,才自己撰写。

    实际上,植物提取法和半化学合成法生产辅酶q1o的技术,也就是未来两三年的技术,该有的参考文献都差不多有了,需要杨锐补充的,也就是寥寥几篇罢了。

    姚悦做的很开心,因为杨锐已经在两篇论文上,给了她第二作者的署名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自己已然在杨锐的剥削下,将一个以辅酶q1o的生产工艺为核心的大网,缓缓张开。

    周六。

    田世昌使劲的蹬着自行车,抢在天黑下来,带着两个脑袋大的包裹来到西堡中学。

    他是来参加本周的锐学组聚会的。

    校园内安静的像是鬼片里造气氛的时间段,只有几个教室的灯还亮着,其中一间是鸿睿班的教室,另有几间是给高二和回炉班的学生们用的。

    鸿睿班的教室里满满的是人,还有老师坐在教室里,随时等人来问问题。其他几个班虽然也有老师随堂,留下的学生却不多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锐学组刚刚赚来钱给学校交电费的时候,每个班的学生都恨不得整夜整夜的呆在教室里,似乎灯光下的每分钟都是赚到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少年的热情来的快也去的快,没人监督的情况下,今天少来一个小时,明天休息一晚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现在,还能维持一半左右的人数,已经说明渴望大学的学生们的自制力很强了。

    鸿睿班自然不会全凭自制力,他们有老师的监督,还有互相之间的督促,而在课表排列时,晚上自习时间也从来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。

    田世昌见时间还早,将自行车停好,就去小食堂里帮忙。

    杨锐每周都会召开锐学组的集会,通常是茶座沙龙的形式,一群人坐着聊聊天,讨论一些最近的课程,并决定接下来的福利待遇。偶尔,当锐学组有较多结余的时候,杨锐也会组织一场冷餐会将钱花掉,同时提升锐学组的品质和凝聚力。

    如今能够提供的食物并不多,背靠西堡肉联厂,冷餐会所能提供的美食也不过是一些肉肠、饼干,但在8o年代,这种冷餐会已堪称豪华。5o多人的平均花费在5元以上,一场下来就是近3oo元。

    杨锐只办了两场冷餐会,就让锐学组和其他班级的关系产生了天然鸿沟。

    毕竟,锐学组和其他班级的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半年前还是一模一样的学生,就因为加入了一个学生组织,于是不仅进入了更好的老师授课的班级,还能有奖学金报偿家庭,现在更享受其他人享受不到的美食和福利……任何圈外人都会觉得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杨锐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随着高考和大学,锐学组和其他学生的距离会越拉越大,除非西堡中学还有人能考得上大学,否则,十年或二十年以后,鸿沟自然形成。

    现在就有了隔阂,在杨锐看来,反而能够坚定锐学组的信心。就像是美国的兄弟会组织一样,加入兄弟会的学生与没有加入兄弟会的学生,本来就是两类人。

    田世昌脱离了学校,不太清楚这里生的事,但他仍然喜欢锐学组的氛围,同时喜欢锐学组的冷餐会。

    “今天准备的是什么?”田世昌进入热腾腾的厨房,顿时觉得眼镜片都被蒸汽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大厨从灶后露出一个脑袋,看了一眼,笑道:“小田来了,每次你都来的早,今天的主菜是熏肉,买了2o多斤,再就是鸡爪,正蒸着呢,我前段时间学了个新菜谱,淮扬菜,试试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您做的一定好。熏肉和鸡爪都哪里买的,弄的不少呀。”田世昌一下子觉得口水丰富了。

    大厨得意的一笑:“5o多斤肉才熏了2o多斤出来,能不好吗?两条好腿肉呢。”

    “从西堡肉联厂拿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鸡爪呢?”

    “西堡肉联厂和叶县的屠宰场换的,他们不是给东欧出口鸡胸肉吗?剩下的下脚料,就都散开卖了,西堡肉联厂送了一堆猪蹄过去,换了一车的鸡爪,我去捡了些。”大厨边做菜边说话。

    国内还很少大批量的养殖肉鸡,土鸡也往往是以活鸡的形式贩卖的,所以分割鸡肉在目前的市场上难以见到,有也是出口企业剩下的。西堡肉联厂的猪蹄,同样是出口剩余产品,但比鸡爪要好卖的多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的,不到1o点钟,就将剩下的几道凉菜给弄了出来。厨师又抓了些挂面丢在边上,笑道:“这就行了,谁想吃面了,过来说一声,我再弄。馒头就在灶上热着,想吃的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田世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满足的道:“要是天天都能吃这些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呢,一个人算下来要四五块呢。”大厨挺着大肚子在灶台上蹭了蹭,艰难的弯腰,低声道:“别让人听了去,幸好咱们在学校,要不然,票你都弄不到。要我说,这么吃,可是要败家的。”

    田世昌嘿嘿的笑了两声,道:“等以后日子好起来了,总有一天能天天吃肉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等不到了。”厨师叹口气:“你们赶上了好时间呐。行了,东西摆出去吧,他们也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动手,一会儿就摆出了七八道菜色。

    虽然以冷餐会的标准来看,档次低到没有,但就国内目前的经济状况,至少在乡镇地方,这样的聚会豪华到爆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杨锐反复说明锐学组的性质,指不定有人要带家里人来聚餐了。

    鸿睿班照例提前一个小时结束自习,一窝蜂的涌入食堂,还有人高喊着“夜宵”的口号,直冲厨房。

    冷餐会自然是随便吃喝的,但总有吃不饱的学生准备先大吃一通,再出去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杨锐也属于肚子容易饿的一类人,他等了一碗挂面,又给自己配上熏肉,呼噜呼噜的吃光了,才出去坐在椅子上,和锐学组成员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田世昌借机将捆好的包裹拿过来,道:“今天送到西捷工厂的期刊,另外还有一封信,我顺便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信怎么送到西捷工厂了?”杨锐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田世昌摇摇头,道:“是英文的,从伦敦寄过来的,我想是不是什么捷利康寄过来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捷利康寄信过来不如打电话给香港经理。信在包裹里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锐将之拿到小桌上,就着灯光拆开,找出了一封大大的信封。

    生物化学系统生态……杨锐只扫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长串英文。

    不熟不行呀,他都在上面表了两篇论文了。

    他最近写的几篇论文中,头两篇也是投寄给了它们。

    按照规律来说,只要论文水平相差不多,投寄给熟悉的期刊是有更高的录取几率的。当然,很多学者都希望自己的论文投寄到更有影响力的期刊,在时间不紧张的时候,他们都会选择高影响因子的期刊投递,被拒绝以后再投寄给下一级的。

    杨锐的目标是技术本身,表论文只是为了完善其技术壁垒,自然会优先选择好的期刊。

    再者说,生物化学系统生态终归是sci期刊,影响因子低是低了点,也不能说弱。

    而在杨锐最近做的几个实验中,较为重要的论文是表在几家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上的。这也是他自信水平比较高的论文才会如此做。

    毕竟,杨锐两辈子加起来,也没有表过高影响因子的期刊,即使是照抄,也得有一个适应过程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吧?”田世昌吃着鸡爪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应该是论文表了。”杨锐抽出里面的信纸来看了下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田世昌音没完,忽然叫了一声:“论文表,又是表在外国期刊?”

    “还是以前的期刊,没什么稀奇的。嗯,别传出去,锐学组内知道就行了,闹的人尽皆知,又是麻烦。”杨锐故作镇定。他其实也挺高兴的,这说明后面的一系列文章都会顺利起来。但也正是考虑到后面的一系列论文,他才刻意低调一些,免得引来太多好奇的眼睛。

    田世昌却不觉得这种事情能低调的起来,他哑然道:“您这是表的第三篇外国期刊了吧。咦,里面是不是还有一张信纸?”

    杨锐倒出来看了一眼,略显意外的挑挑眉毛。

    这次不止田世昌,旁边的刘珊也好奇的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家期刊,就是生物化学系统生态,请我做审稿人。”杨锐读了一遍短信,简略回答。

    刘珊问:“审稿人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判断其他投稿人的论文是否合乎要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考试阅卷老师?”田世昌瞪大眼睛,觉得杨锐身上的光环闪亮无比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