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四十三章 韩式五花肉
    姚悦感觉自己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名人。

    大二的女生发表论文,这样的消息在一个省内不能说是新闻,但在一个学校里,还是颇为轰动的。

    恢复高考也就是几年的时间,头三届厉害的学生有不少,里面多有年长的家伙,比如30多岁当父亲的人机缘巧合进了研究所,胡混了几年以后,突然听说能参加高考了,一朝考入,自然会继续做研究,发表文章。

    姚悦却是80年考入大学的,大龄考生和已婚考生都被限制不允许高考,她也就成了普通学生里,最早发表论文的理科生。

    与那些天天写散文,写诗歌的家伙比,理科生其实更受到重视。

    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!

    宣传口号如此,国情亦如此。

    文青的年代,只是因为大家除了文学,什么娱乐都没有,什么都不会罢了。

    坐在食堂里,姚悦都会遇到三五个来问论文发表的同学,还有人一手暖壶一手稿子的,来征求姚悦修改意见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还觉得新奇,持续两三天下来,姚悦就有崩溃的趋势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西堡中学呆几天。”姚悦实在忍不住了,悄悄给吕芝说了一声,让她打打掩护,就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吕芝理解的帮忙,问:“多久回来?要不要我陪?”

    “一两个星期回来好了,我这边的实验做不下去了,有新的实验你得帮我做。”

    吕芝不满的道:“你的论文发表了,结果却把活丢下来给我,我的论文又不发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,我去西堡中学是要翻译文献的,你帮我在实验室里顶两周,我回来请你吃肉。”姚悦抱起来求情,就差献出膝盖了。

    吕芝哼哼两声:“我又不是老虎。”

    姚悦顺从的点头:“行,不请吃肉,请你吃雪糕。”

    “天凉,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,我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巧克力吧,要甜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什么就什么,我回来就给你买巧克力。”姚悦头点的像是拨浪鼓似的,明显是认宰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确实无法忍受校内名人的环境了。

    吕芝笑着摸摸姚悦的头:“真乖,到了西堡镇要小心,别被杨锐给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被骗去……”姚悦其实不怎么反对吕芝拿这个来开玩笑,尽管有些羞涩,但这些日子来的通信,却让姚悦的心情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边说边笑,一会儿就将衣服整好了。

    除了换洗衣服,姚悦带的最多的就是书籍和笔记。来来回回确认了两遍,姚悦却是心里一动,道:“小芝,和我去买件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买衣服,为什么?”这一次,向来机灵的吕芝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姚悦赧然一笑:“庆祝一下,买件衣服奖励自己不行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和你去。”吕芝此时想到什么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姚悦抵达西堡中学的时候,杨锐的茄尼醇提纯的实验都做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要在1982年生产高纯度的茄尼醇可不容易,日本公司也是研究了多年,才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步骤。

    尤其是提取90%纯度的茄尼醇,能让人抓白头发。烟叶中初步提纯的粗制茄尼醇只有17%以下,就杨锐所知,还没有能一步提纯到90%的工业化技术,所以必须先提纯到60%,再从60%提纯到90%。

    当杨锐读研的时候,国内通常都是出口粗制茄尼醇,进口进口茄尼醇的。这一方面是技术不达标,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市场被日本人抢去了,做的太慢,就要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吃灰。

    杨锐提前几年开始开发新技术,只要技术保密的好,成本降低以后,其他公司的新技术研发一样要吃瘪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生物技术和网络其实是很像的,都是赢家独赢的模式,技术或者市场占有率落后的公司,只能不停的烧钱才能维持,一天烧不动了,就要被淘汰。

    尽管距离整个生产链完成还有一半的距离,杨锐其实已经相当满意。

    茄尼醇的应用前景也很广泛,到杨锐读研究生的时候,除了用于生产辅酶q10,茄尼醇也可以用于生产维生素k2,以及一些抗癌和抗艾滋病的药物,高纯度产品的每公斤售价高达300美元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杨锐现在其实已经做出了能卖钱的技术。

    至于从茄尼醇到辅酶q10的化学合成法,技术并不算难,许多研究者只是没有想到,必须要用90%纯度以上的茄尼醇才可以化学合成辅酶q10。

    或者说,不是他们没有想到,而是因为这么苛刻的要求增加了太多成本,他们不愿意以此为基础继续研究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,科学界的许多研究,都是事与愿违的。

    从烟叶中提取茄尼醇,能写的论文就多了,粗制有系统的降低成本的法子,精制又有精制的技巧和方式。

    做完了实验的杨锐,每天就烤着炉子写论文。

    姚悦到的时候,就见他在炉子上放口小锅,一边烤火,一边趴在旁边写东西,像是个被罚留堂的小学生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到桌子上去写?”姚悦进门跺了跺脚,也跑到炉子边上去了。

    杨锐抬头见是她,笑了笑,说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姚悦莫名的脸一红,点头说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冷不?”

    “冷,比平江还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让我到桌子上去,想冻死我不行。”杨锐说着自己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纯粹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80年代的北方是很冷的,如北*京降温到零下10度很常见,东三省能有零下40度的奇葩天气,没有燃料和取暖设备根本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现代人常用的空调和暖气,在80年代都属于奢侈品,尤其是空调,基本上都是单冷的,就是能制热也用不起电费,三天时间就能把一个工人的月薪花光。

    暖气一般只有大单位才有,有钱的单位给办公楼或者家属楼通上管道,再建一个锅炉房,就能让整个冬天都舒服起来,最好不过。但在80年代早期,能拿得出这笔开销的,非得极有钱的单位才行,别说西堡中学了,南湖地委都享受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炉子就是西堡中学的唯一取暖工具。

    杨锐宿舍里的炉子,是他新购置的铸铁炉,蠢笨的外型,有一根烟管通到房间外面。

    比较好的地方在于此炉自带烤箱,上面还能烧水和热饭,就是产热少,不干净,一个冬天下来,房间里总是脏乎乎的。

    姚悦从外面进来,被热气一喷,反而觉得寒冷起来,将手放在炉子上,翻来覆去的烤。

    杨锐看的好笑,将写了一半的论文放下,笑道:“你来的正好,我本来准备吃独食的,给你分一半好了,你负责加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杨锐给烧热的锅里放了点油,又从写字台下面,拿出化冻的一个盘子。

    姚悦伸头一看,竟是满满的一盘猪肉。

    “韩式五花肉,我让西堡肉联厂挑选以后送来的。腌好了,一片片烤熟就能吃了。”杨锐解释的同时,用筷子将两条长长的五花肉,放到了铁锅里。

    至少有四层的五花肉,发出滋滋的烤肉声,香气更是一瞬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现在一个人住宿舍,要不然,每天都得打抢肉战争。”杨锐自嘲的笑了笑,盯着肉渐渐变的灰白,才快速翻了一遍,又拿了双筷子交给姚悦,道:“窗台上有我拌好的调料,味道没那么正,凑活着吃吧,现在想配合适的调料也不行,西堡镇就不卖。”

    姚悦早就看愣了,左右看了半天,问:“主食是啥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主食啊。”杨锐点了点盘子里的五花肉,看它们有点卷曲了,立刻捡出来,一块放到自己碗里,一块放到姚悦碗里,放下公筷,将碗里的肉在调料里痛快的一卷,大口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悦唾液拼命的分泌,还是忍住了,说:“不行,你一个人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了,我准备了两盘呢,本来准备中午吃一顿,晚上吃一顿的。找点材料不容易,就是一顿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你负责烤肉好了,我顺便还能写点东西。”杨锐不由分说,将公筷塞给了姚悦,又给她说了注意的几个要点,就拿起笔来,一边琢磨语言,一边等着投食了。

    姚悦学着杨锐的样子,将两块五花肉夹到锅里,几秒钟后,立刻有浓郁的脂香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杨锐抽动两下鼻子,赞道:“我就知道散养的猪肉烤五花肉好吃。可惜没有辣白菜,也买不到好牛肉,咱们国内肉牛太少了,耕牛没法烤,肉老的很。”

    姚悦完全听不到杨锐在说什么,除了办酒席,她还没见过有人把肉当饭吃呢。

    就是办酒席,也没有哪家能让人吃肉吃到饱,现在的人,都是能独立完成三斤肘子任务的牛人。

    等姚悦又烤了一轮,杨锐再次劝说,姚悦终于给自己的碗里加上了调料,将一块寸许的五花肉放入其中,轻轻的拌了拌,塞入口中。

    焦黄的脂肪用两百多种化合物,瞬间收买了她的味蕾。

    ……。.。